天問

哲一

是哪一束向霸權媚悅的煙花
嗆澀了懵鈍而朦松的天眼
要你非落不可,這一抹洶洶
朝無浪的水平線驟急瀉來
便教一船淹沉滿城傾頹的鱷魚淚?
還是凌霄一殿早習慣淒冷夜懸
在瑟瑟迷風之中,如此獨特一枚
專事引航的大熊北斗
居然就此攤臥,於軟軟漠漠的雲枕上
更決意選擇失明,竟都為
偷不過一刻人間暇晷的歡愉?
但迸濺的怒濤湮滅的檣櫓愁傷的汽笛
已錐穿每寸罹禍人的心肝
且任戚切的血淚一染維港成彤彤的哀河
而你,猶然全無回辯。問你啊!
難道衹報以滄桑大地
可存可殁一次延擱的香江幻彩?抑或
一次只值閉目三分的默禱?

附識:二零一二年十月一日,南丫島發生撞船意外,為香港四十一年來最嚴重海難,事故造成三十八人死亡,十月四日中午,全港有哀悼儀式,默哀三分鐘;而香港旅遊事務署宣布,為表達對南丫島撞船事故中遇難市民的哀悼,十月四日及五日的「幻彩詠香江」暫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