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璜的道別

張穎

撥開恐懼的臉
你只用一雙健康手
觸碰這難得的溫暖
“幽蘭泣露倚月傍,
菊徑苔階霜晨冷。”
————於千年詩篇中
你我狹路相逢

好吧,我答應你
良宵之際將你擁入心懷
回憶曾恣意灼燒的日暮
所有功業不及鋼琴錚錚
——–亦不及孩童嚶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