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

─── 周日黃昏,於元朗工業邨獨行而有悟

哲一

躡足這恍若無疆界也無人煙的迂迴長路
唯有假日的工廠區,方不懼市聲灌頂
在一行行規律無比的赤磚圍堵下
我把仲夏傳到耳側再三的諦聽
是乍有呢喃時還見清淨的風聲與蟬聲
而心聲呢,應隨那懸枯樹之上本來一身寂定的孤葉
乾脆便墜下。當株下蔓衍而不罣的根蒂旁邊
一群群朝夕戀垢的螻蛄飛蠅,願作起無明的業障
作起無止的攘伐,倘一心也只為一嘗
一直堆坐落葉之旁那糞泥上層層無窮的細滑。
而須臾之間,我但見一隻昂首闊步的螞蟻
踽踽然,憑心中一照青蓮引路,從那涫涫紛紛
真幻顛倒的道上豁地遁去,獨留下腳底每印
向牠身後欲脫繁華的同道者
誦以六根的自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