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草一顆露水養

蔡定康

一棵草一顆露水養,
在中國,我沒有家鄉。
爸爸是民工,媽媽是廚娘。
我像候鳥一樣的飛來飛去,
在南京在北京在洛陽
一直到黑龍江。
黑龍江黑夜裏的黑眼珠呵,
他看不見黑色的太陽。

一棵草一顆露水養,
在中國,我沒有家鄉。
爸爸沒有工作,媽媽沒有口糧。
他們老家的田地荒了,
他們公司的老闆跑了,
最富裕的人群移民了,
最牛逼的法官眼花了,
鄂爾多斯鬼城回不去了。
一百年也買不起的房子瞎了,
他看不見黑色的月亮!

一棵草一顆露水養,
在中國,我沒有家鄉。
要麽是留守,要麽是流浪。
多少眷戀的街坊,
多少收藏的瓦當,
多少遠大的夢想,
多少大風的劉邦,
多少拆遷的惆怅,
多少滴血的創傷,
也像流星一樣飛來飛去,
在南京在北京在洛陽
一直到黑龍江。
黑龍江黑湖裏的黑魚沒有戶口,
他進不了壟斷的考場。

一棵草一顆露水養,
在中國,我沒有家鄉。
魚多水不清,
人多心不甯。
四座皆群英,
阡陌獨凄惶。
遊子久不歸,
烈烈北風涼。
都會非吾鄉,
逃離北上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