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的詩(一首)

《空間》

我背著纍纍的數學書
一邊解,一邊等待
等待 等待
等待升降機降臨
終於降臨 進入 我
按七字 連擊關門

在漸窄的門關中
有老嫗緩緩走來
馱著好大的一卷
棉被?不記得,只見
將閉合的又敞開
她進來,按四字和關門

老婦人等著四樓,我倚著欄
散散漫漫呆望鏡壁
打量憔悴的自己,絞
腦汁,裝作有頭緒
心算的樣子

然後到了四樓,她離開
這狹隘的空間
只留下我,卻依然倚欄
不願去按關門鍵
但門空着,什麼也沒來

沒有人,沒有風
甚至像是連自己也不曾進入
這狹隘的空間,彷彿
被天花板發霉的白光
把空虛放大三千倍

我盼有人會來 看他關門
卻盼了好久 好久
盼到鏡壁又徐徐掩埋走廊
剩下一個空間
和兩個影子

而我到達終點時
發現自己什麼也沒有解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