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度幻想的單純

角角

承諾總是過於天真
說要與你游走赤地雪山。要
步進嚴冬釋放我們的夏
你幻成一首歌,而我是聽的本身
我聽。而音息早已失落。

於七色密林泥濘是深灰
未來,我產生異樣的通感
:我大概在世間消失。
你不知如何進入密閉
只聽得迴轉之聲:穿越深灰穿越地衣
你始知道旋律在思念另一個調子,發
情。

那將在未來被我明白,終於。而今
偶爾/聽說關於你對我的思念
原來已足以感動不已
那時,你始知道何謂沒有類似的失望
聽說:一個觸媒,穿越

──通,過去的靈
光會一閃而過
而速,將無法記住
那光,匿名著明滅的不定
過去有這般重要嗎,
未來如是對你反詰

可能你是存在
可能只單純屬於過度幻想:
過於美好,以至於
不管它的真實性

原來關於我們關係描述:
我們沒有回憶,只有命途。
快樂與不幸亦同樣
依樣:我幻成七色密林
,笨拙的泥沼把你藏著
穿越:在虛空打轉。幻成
:一種世外之情
它不曾存在卻,動人

2009年12月1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