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頌與浮士德

子衿

人類最愛犯錯
一雙冰冷小手
緩緩探望
孤單
看不到嗎?
也許是騙局……

1831年9月,策爾特回信,歌德完稿了。重新編寫的《浮士德》傳說:一場魔鬼天使的賭局,從耶拿小房門縫,靜靜地溜走;怨憤與憂愁,告別了寂然在窗台上的歌德,逃到了彼岸。彼岸住了人,愛與智慧,見證這口禁果。

浮士德信任梅菲斯特,押上靈魂,挑戰時間。他愛瑪格麗琴,如同對海倫,如同對人世福祉,不斷奮鬥,浮士德烙下了抗爭的史詩,在歌德筆下,如同席勒十年交往間留下的遺囑,還有來自貝多芬的眷戀,最後更毫不驕飾地昇華為一種對勝利的呼喊:「逗留吧﹗你是多麼美﹗」,然而多少年青也終要落幕,永恆的女性張開那誘惑的嘴花,好讓凡人的靈魂消失於穹蒼的另一端,遺留梅菲斯特的控訴,也彌留了人間的孤寂。

這就是《歡樂頌與浮士德》,前者席勒詩,後者歌德的「世界」,在他還未提出世界文學一詞時,我深深相信,混和室光與夕照的房間,就是他的「世界」。詩篇中罪者贖罪,魔鬼冷笑,天使成了勝利者,一幅歡樂圖騰,如同浪漫與古典完婚:那是許多鍾愛此詩篇的文學愛好者的共同遺產、意念,與人性虛幻終結無關、與自由國度無關:沒有多少真正的自由,唯名乃囚牢,囚住了這位詩人對未來的憧憬,即使童話,也只是個較大較堅固的井底。然而彼邦的一位滿身破舊老人,他願意留低﹕「神聖真奇異啊,你看夜空的精靈,不就藏著漆黑的米迦勒嗎?」

席勒早死,如要擬一份專屬於他的獨白,我想會是

「為何要阻撓我遠離煩囂?一刻自然也不寧靜,貝多芬啊,你讀讀我的《強盜》吧,翻開我的歷史劇吧,那不就有了《命運》?不就有了比莎翁更直白的浪漫?不就有了歌德的泉源?摰友,最需要歡樂頌的頌者,不就是你嗎?我於一七八五年的抒情短詩,很匹配你那沉鬱的雙眸。永恆在上,主在跟前﹗猶豫嗎?請下跪……在世界的頌樂前,不容許任何搖擺。」

浮士德
不嚮往湛藍晴天,
不迷戀嚴冬,
偏愛四季。

不論好懷
追隨她的薔薇吧
聚齊在溫柔羽翼下
重現人性歡樂時尚

和解、擁抱全球吧﹗
吃人也溫柔
不再流淚的恨也沒
和解吧
盡情顯現卑微的勇氣

魔鬼溫柔
天使粗鄙
全都結為兄弟
兩位德國古典詩人
在祕境高歌

《歡樂頌與浮士德》要你認識自我,魔鬼、天使。德爾斐門楣上刻著的不就是一生?「要認識你自己﹗」阿波羅啊,蘇格拉底的虔誠如同對你的屈辱,尼采說,人愛追逐那虛幻的快樂,尋找時間,追逐著花,永無止盡。浮士德,浮士德,你的靈魂也許一度迷失,但沒有靈魂,你憑什麼君子好逑?為甚麼你最後要我們嚮往那些堆在星空上的垃圾?引領我們飛昇到繁星與道德之上,永恆的自然,詩人的怪癖,嚮往神秘的美。

《歡樂頌與浮士德》要你知道甚麼才叫德意志的狂想、冷笑話。黑幕、弱點,時序騙局與耀眼的霞彩在灰沉的鏡子面前透射。請回答我,如果詩是虛構,那我在對虛構的模仿,又真實麼?曾有多少人在你的身上堆放著不知多少詩情畫意的花瓶。

世人啊,你們滿意吧?歌德在撒謊,讓你們追逐了百多年,比百年更孤寂。

一隻灰色的墓園小貓,配上粗鄙、頑固的音樂:聲樂與器樂可以完美諧和嗎?人性虛幻的真正歡樂,巴洛克的莊嚴、沉靜、高貴,從浪漫的不羈閃電中掠過,最後留下了潘朵拉不實的希望。比烏托邦更幽默、狡黠、神聖的玩笑,在人世歡樂的大鐘前,魔鬼與天使舞蹈,還是席勒真誠一點,他在歡樂世界裡贏走了不朽的空虛。其後貝多芬自然完成了全部。

寬容、真誠,開玩笑?然而浮士德與梅菲斯特是有微妙而真摰的友誼。冷月下葬花,誰能體會身為惡魔的寬容?誰願與魔鬼共舞,跪下、忍耐、擁抱甚至震臂高呼?梅菲斯特的誓言,誰能體恤?也許,不重要了。黑夜,在盲人的眼裡,早已與白晝同行,化作永恆幻想的旋律。

毫無意義的命運
煩人的歌謠
華爾滋被劃破
妥協?衝突?命運?
意志消磨,到頭來
騙局
不可再笑。

注:此文的初稿原刊於《文學村》,因聽樂有感,遂決意重寫。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