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一的詩(一首)

《海裡同眠》

「你什麼也沒有聽見
什麼也沒有聽見」
「我都聽見了,都聽見了」
不可能
自從土地開始呢喃
我們聽不見核裂變
聽不見核聚變
聽不見核衰變
我們聽見海水的聲音

自從土地開始呢喃
明天的人,就聽見我們說
海水包容了輻射
在無法完整的日子的後來
溫柔的海水包裹了地球
時間用靜默包裹宇宙
我們曾在土地裡埋下沒有成長的種子
你什麼也沒有聽見
什麼也沒有聽見
我都聽見了,都聽見了
不可能

宇宙的夜並沒有盡頭
我們聽到海水的聲音
我們聽見了
在身體裡
細胞裡
分子裡
原子裡
原子核裡
核子裡
夸克裡
無善的、無惡的
包裹著
無善的、無惡的
裡面有一把微弱的聲音
如果你聽得見:

__ ,這就是你的名字
而你的名字叫 __
__的__

自從土地開始呢喃
歸航的人忘掉了海岸
海洋忘掉了我們
「你什麼也沒有聽見
什麼也沒有聽見」
你捉著我
緊緊的捉著我

我都聽見了,都聽見了

註:
《廣島之戀》:「你在廣島甚麼也沒有看見……甚麼也沒有看見。」「我都看見了,都看見了。」「不,你甚麼都沒看見……」「不,我甚麼都看見了,我甚麼都記起來了。」……「廣島,這就是你的名字。」「是的,廣島就是我的名字。」「你的名字是納韋爾。法國的納韋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