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陳德錦

秋日的郊道上,木麻黃
以瘦硬的枝幹素描天空,
像年少時用炭筆描畫
樹林和山脈,伏案完成
厚厚的作業,汗水和衣袖
把桌面的木紋磨滑。
秋日的圖畫在手邊悄悄溜走,
恰似在煩憂的年月上溜走的,
無法牽制的風。
重回南方這城市,
想念一幅褪色的畫,
畫裡有一條小路,
蹉跎成今古,
像髮叢中一莖灰絲,隱蔽起來,
一頭繫住已逝的青春,
一頭垂向荒涼的土地。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