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精選.二

鍾偉民

登城
  組詩

輓雪

古來英雄,策馬命運的高原
殲滅不了峯巒上列隊蠭起的羣星
古城坍下,攔不住洶洶銀漢
洗盡英雄

我不過似醉欲醉的歌人
早忘掉那英雄的軼事
但城下炊煙沉成冷霧的仄巷
醉者哼我歌來,自尋得
醉鄉的方向

飲吧,飲一罎醇醇的
雲深高處的鄉思
醉裏不要問我生在何世
欲語是少年,語畢,你已是古人醜老

也不要責難嘮叨
駝鈴上懸着一瓣雪,叮嚀不輟
還是落花滿途
我祇是來美化你的輓聯
且讓你生前知道

踏月

如果風,是千百年來思念的聲音
問槐花幾時開,每一瓣雪
總回答着每一場期待

我不慣於發問,不意卻臨窗
握碎皎皎明月,紛紛飛成白雪
便見你自雪中來
輕輕嫋嫋,重把細雪踏成明月

我說,就為我留下吧
長城如鍊,正戴在羣山的頸項
鍊上明珠,是月光磨亮的駝鈴

你卻望望窗外,窗外盡是
那樣茫茫的月
那樣茫茫的雪

獵星

再遼闊的雪原,也有個能繫馬的盡頭
再驃悍的驪馬,也有倦蹄的時候
馬背上的獵星人呢?
睡了?醉了?顛躓裏
展開天上熠熠河圖,仰望
只熠成細雪,卻熠不成星

下馬,撕碎一紙藍穹
風中、雪中,就從此忘記驪馬
一步曾是天涯
不駐驛站,沒一個關口阻得住
風裏的長嘶
不沾濁水,蹄起是雪綻的聲音
蹄落是天河琤瑽的韻致

也從此忘記寂寂的城樓,霞色的鬢影
甚至忘記這是為了誰
不起蹄聲

崩城

從此後,不為眾人而歌
歌聲裏自有眾人的淒楚

熄滅了的熊熊楓火,我不能燃亮
長城在羣山響起,抑揚頓挫
城崩——一個音符的錯漏
翻湧的天河還是兀自滔滔

就忘了城崩不崩,你來不來
歌起:藍天上,鳥翅的描畫未免草率
但白雲抹走的,卻自有定數

歌罷:身前是水水山山
身後是山山水水,藍天欲碎
別問再歌不歌
也別問歌者是誰;回首
遠天一行雁唳

12-1983

東北
   組詩

彩夢

太陽昇起,黑夜駕馭的篷車
還停在東北的雪鄉

他最深愛的人已然逝去,他還是
把她帶來這
雪,鋪得綿綿軟軟的松花江
讓她靜默地倚坐車上

疾飛的鷹羣只銜走雪上的雲影
冰上的急湍只沖去魚羣的嘬息

他回過頭,看到她
柔絲輕擾的臉龐,閃耀着
緋紅的陽光,閃耀着從他臉上
反映過去的陽光

這不過是較為寒冷的冬季
響着細碎鈴聲,幾輛馬車圍來
太陽斜照,穿過馬羣呼出的濃濃暖霧
幻起千百道彩虹,他浮沉其中
第一次看到生命
竟是那樣的燦爛而多彩

霜晨

在茫茫的雪中,一輛馬車遠去
有人說,馬車
已載走我今生最愛的妹妹

藍色的天際吹來藍色的風
白色的垂柳飄下白色的葉子

離別,只是一則謠傳的故事
六馬拉拽的車子,只載着
熟黃的稻穗東去
去傳旭日之火,把天燒盡

這不是憤怒之光,愁怨之火
是燦爛的早晨
我們靜坐河中,再沒有誰來打擾

而風過處,兩岸店肆的彩幌
藍色的穗子交纏着紅色的穗子
偷偷撩動你飄來的髮絲
未融的雪花,就在我掌心
融出一掬鳥聲

鳥聲裏,一個女孩走來
笑了笑,眸子溜向另一個冬天
她問:「你孤伶伶的等誰?」
我愕然了:
「這冬天……這蘆花……這片月。」

「這只是早晨;
這不是蘆花,這是雪……」

音塵絕

雪,終於落下來了
要是落到你的睫上,那翅膀一樣的睫
風一來,總會過盡萬水千山
路上不留淺淺轍痕
簷下不亂皚皚落花

在一座廢棄的劇場門外
蘆花舞成白雪
白雪舞成蘆花
猜想你初見雪花的樣子
彷彿一齣未啟幕就終場的戲
縱使這一趟是買不到票子了
來生,卻還是要看的

只是霧從江上掩起
如果載走你的雲靄
滑過我的心也是沒有轍痕
那該多好;但此刻

我沒有絲毫悲傷,甚至不覺一點孤獨
簷上正蹦跳來灰貂似的
陽光;濃釅的炊煙在幌子上
圍繞如小羊
這一切都很好,只要你
永遠不再回來

華年

雪河舒卷,皚皚如紙
紙上詩成,我寫下了你的名字

風一來,紙糊了;所有的名字都散去
空白的地方
待得春來,槳楫點染着逝水
淡墨上,輕舸
相對而來,總又相悖而去

要是你已經遠離,那載走你的
一定不是船,是河水
像真正的告別永遠用不着言語
只用沉默;沉默中
準有船伕的吆喝隨羣鴉起落
灩灩的千張臉,聚聚散散
還是漣漣一泓月色

如果我再回到這裏,那時
冬天老了,我也很老很老了
該學會了含蓄地訴說甚麼,或者
在雪地上,寫一些模糊、錯雜的字句

那也許不是一首詩,而是
溶解了又再冰封
冰封了又再溶解的往事
至於最無奈的兩捺,深深的
定成了你的眉毛

2-1984

燈塔

冰披雪蓋的大海,誰來掀開
命運,像羣魚淙淙游來
扣着暗礁,喪樂為誰而敲
彈着水光,舞曲為誰鳴奏

都去吧!一切聲息縱不再縈迴
千帆萎後,鐵錨
依舊錯鈎着月光
蚌貝雖死,銀珠還是浮滿靜夜的海上

而我,若能矗立於
海中的璀璨與漠茫
向我綻開的新帆,我將以目光昭示
我不是黎明,卻是通向黎明的方向

1984

凝視

戲總會完,有一天
我們總得離台,在眾人眼眶
淅瀝的雨季中上路
以一鈎新月
我鈎起塵世的戲服
你晾起人間的舞衣
透明的眼睛,望穿
鯨之路,鷹之路,星之路
路長,卻走得瀟灑

然後,星河流倦了
也許,我們也走倦了
都回到塵世的台上
扮兩個過路人
相遇而不相識
相見而無說話
卻又因偶然的一次凝視
重新排演
離離合合的身世

1984

身世

這裏沒有甚麼惱恨
這是風雪後的早晨
太陽自湖面昇起
像一個滿額星塵的人
濯髮於金色的盆中
金色的光華和污垢
已然沖去

我還年輕,心,倘若老了
也沒有甚麼不好

年輕有太多雨天,雨水
滴向盆內;縱不經意
也會驚動
魚兒的往事,漾起
浮萍的身世

1984

片段

之一

陽光,必須照落時間之河
因我在河上掬起閃爍的流波

鮫人,必須織起最軟的紗月
我縱是流星,也會向大海的緇絹投梭

詩人,必須傲然地登場,絕不可
在缺乏丑角的時候,才掩面走過

之二

如果情感和歲月也能輕輕撕碎
扔到海中;那麼,我願意
從此就在海底沉默

但月光,偏又浮晃在你的唇上
幽幽漾漾,竟是
最逗人的言語;只是

你的言語,我愛聽,卻不懂得
我的沉默,你願見,卻不明白

之三

不管是天地納我於畫裏
還是我撥天地成丹青
低眉揚手,只一步
已成人間仰望的風景

我對景入眠,不知
再青翠的顏色,也會
隨蟬噪而漸暗

烏髮的少年走過水湄,瞬間
已是蘆花梳白兩鬢的歌人

1984

雪天

這是東北的雪山之巔
雲浪拍打山峯,激起漫天水藍,降而成雪

曾繞我囂嚷的鴉羣,都已深埋雲下
我,一個詩人,踏天鷹的翅膀
來折取銀色灌木叢中盛綻的雪花

昨天活着的,今天將繼續留存
一株細草在冰寒中萎謝
再寬闊的天地,也帶不走草尖澄藍淨白的記憶

千萬雪封的巖穴都能引吭歌吟
當一整座水藍的天,向我指尖融落
永恒的沉默化成永恒的聲音

到明天,風,將唏唏淒淒,呼喚我的名字
但千穴悠揚,也奏不醒我的酣眠
如細草的榮枯

天藍雪白的夢中,我定已忘掉人間,忘掉你
如羣山在積雪裏,忘掉雨季

1984

人間

要是歲月轔轔,飛塵
把微笑都蒙得淒楚
最後的驛站
該有雨,洗去錯誤的路標
該有雪,刷去臉上的模糊

遠遠的路燈
也許在茫茫的雪中
也許在涼涼的水上

而回頭,已沒有車了
但這樣的雨季、雪季
風吹不散,太陽蒸不掉
路,也積水成湖

如果眼睛能變成魚
當會透徹知道
只有水——這最清之淚能夠不朽
而水中之魚,定不會尋路
溯返人間

1984

獵雁
   四首寫「人」的組詩

招魂

在中國蒼茫的雪地
我撿到大雁染血的羽毛
曾經冰湖掌開,掌心濡濡
顫飛着「人」的倒影。
但水寒風動,冰湖合十
鎖羣雁於冰下,從此
冰下泫泫,永流着
雁羣的哭聲

多少次狂風崩地府
多少趟大雪葬閻王
一頭雁的落羽能染多少血
一個人的心能碎多少回
泱泱蒼穹容不下點點雁
飄飄飛雪,是骨灰撒地
漠漠茫茫

都去吧
春縱不來,雪縱不解
雁魂有知,雁魂應隨我
到渺渺高崖
一笑江河闊,垂首千山悲
任湖閉掌合,掌裂湖開
只俯視獵雁者,千秋萬代
舉愚昧之目,狺狺拜祭

禁苑

哪一座古宮城
飛簷上的騰龍不窺伺飄雪
哪一道深鎖的宮門
沒傳出過宮女的敲門聲
重重輕輕,千年,萬載
不同的節拍,相同的期待

曾經,盈盈宮女給衞士戕殺
因溜過青石板上白玉欄杆,在雨天
才流淚的千百螭首間流淚
想宮外的「人」啊,臨終
擲起繡花鞋,化成雙雁
交織綻裂的霞彩

如今宮門還在
風雪後,墁磚上寂寂無聲
青石板下喁喁細水,不斷流傳着:
御花園中
鳴雁去了,鴉聒又來

故事

孩子不知從哪兒聽來這故事
笑說:
有一彎昏月似的船
在黑暗的海洋上瞎航
沒有定向,風一來,就變換船長
船長,只懂得變換
帽子上的紅星,或者白日徽章
不知道大水,已浸腐了
艙房內纍纍的希望

一次禍患,又一次意外
大大的月船,棄下
小小的破筏在海上漂盪
破筏上誕生的孩子,像我
管不了甚麼星星,月亮,甚麼太陽

只是月缺的晚上,我做夢,夢見
雁,列成「人」字
卻給鏽月,磨得淌血……

孩子沒有把故事說完
當我在渡口等船,他累了
只呆望着水上,一瓣瓣
越開越眩人的月光

臨帖

雁羣,竟在冬日的晨光中降落
驚飛禿樹上殘懸的三兩片葉子
他鬚白了,髮銀了
還在窗下伏案
臨摹着「人」字
一筆未了,曉風已捺他入夢
夢中:軟垂垂晾着一帖青空
雁翼剛蘸彩,把字揮成
揮成一陣墨香,下款處
印章泛黃,是園裏早開的忍冬

他不禁仰望,讚歎:
多挺拔的人!

可是寒風敲倒竹籬,把他驚醒
園中羣雁,也四散飛鳴;於是
墨化,紙糊,天空滿是皺褶

他只好繼續伏案
任鬚髮散成一場小雪;心想:
這園子太空白,怎能長久
只蓋着一印忍冬

8-1984修訂

冬日漫步

出門烟雲鎖路,這冬天
我竟遇到
四十年前夏日的自己:
那被溺寵的詩人,他驕狂、焦慮——
烏雲籠着廣額,眼中
雨絲雖未釀成陳酒
眉如奔馬,已踏出風雷
我該跟他說什麼呢?
說手杖雖斷,我仍挺立?
說他昂首霧中,但已迷途?
說他聽不到霧外的泉聲,要是
兩耳不通向更謙卑的心靈?
白霧纏着的一片枯葉,在我們之間旋下
我伸手,想擁他入懷
他退後,低着頭
額,廣袤淒寂,幾紋淺露的戰壕
還鞏守着貪勝的關口
眉的奔馬,已馱走他躁敗的愛情
我是秣馬者,也是逐馬人
安慰縱使徒然
卻只有我率寬恕入關
昭告禍事的終結和肇始,且珍藏着
他的笑和淚,怨和悔
枯葉旋下的途中,我看到
葉子的兩面,他卻茫然;領着他
一步,踏散一畦霧
一步,搖醒一叢花
多少霧散就多少花開
終於,把他邀進我的小屋子裏
我們有很多話說
帶笑,說彼此的墓誌銘
說那說不完的錯誤,帶點感傷
而真與假,像枯葉蝶在枯葉叢中起舞
舞酣,門掩;黃昏鎖不住的
長夢,已把短床鋪好
我閉上眼,掌心朝上,悠悠伸出床外
從木槿空萼滴落的水珠,在掌中
迴旋如
神祇眼眶淌下的星宿
在那重生之地
我和他,也許會醒來,也許沒有
也許當晨光從天窗斟下
土床上,已矗立一碑石枕
枕上的「詩」字蒙塵
青苔,卻用天使默許的翠色,在春天
鑲起最榮耀的一行小字:
他曾在這裏漫步,一個 人

20-3-1985

梆聲

一回頭,又七十六年
我敲着銀梆,在彎彎的長巷裏回望
太陽系,不過是節日裏
紅紅火盆外旋繞着幾團紙灰

路遙,我嘗透了孤獨
孤獨,我學會了平和
任銀梆漂於銀河,激奏出
時光的樂歌

我路經的藍元寶,動盪
不寧,表面分裂欲破
我卑微,卻堅定
依舊為劫火的猝來而示警

盆火之下,看失衡元寶
一端繪滿華筵;另一端
盡描餓殍;這一頭
饕餮狂噬乳豕的白嫩肉;那一頭
蒼蠅細嚼飢童的黑眼睛

飽脹的千瓣唇皮
笑問過:「遠方可有饑饉?」
又齊歎:「都是那
帶來災難的更夫彗星!」

我不抗辯,也不承諾
但我必定重來
敲響銀梆,來臨照富人貧者
輝煌的,或草草堆疊的塋塚
一切的饑饉必成為過去,紙灰飛揚
一切的飫腴也必成為過去
熔了忌恨的刻刀
熔了温情的墓誌銘

甚至當節日的燔祭完結
我還是白髮飄零
來時冷笑,去時熱淚
一樣的長巷,一樣的梆聲

12-2-1986

  附記:這首詩是寫哈雷彗星的。哈雷彗星一九八六年來過,再過七十六年,又會按時到訪,天空縱然一樣,人面必已全非,彗星有情,不知有何感想?當然,到時候,自會有新人再為這顆彗星寫詩,再發這樣的浩歎,念天地之悠悠,無聊得令人涕下。

思念

有一天,我發現臥房裏有一匹馬
白晝,鬣毛是長長的白
黑夜,是嫋嫋的黑

那是匹嗜飲的馬,有一晚
牠渴極了,飲去一罈金醇的月
又舔去了一條銀洌的河
到眼睛也乾了,牠還是探首窗外
嘶鳴着,望着那林,那縹緲的雨林
林中,一張俏臉,升起如荒烟

我覆上鞍韉,策馬入林
涓涓的月光,載着密密的松影
蹄聲一落,那已是秋
已是飲不盡的秋,所有的
落葉都是萍,都是浮萍
在記憶靜美的湖心
長髮的洄流,激起
熒熒眼波;倒影的睫簷上,有星
簷下,有雪,燙熱的積雪

而馬蹄,總得踏過雪季,總得
融入和風細雨的春天,直到
倦旅繫馬於朱紅的兩瓣門前
斷轡,橫枕在
歲月描黑又漂白的碑邊,才知道
那馬,本有個名字,叫思念

11-3-1986

針葉林中

紅日
投向千釘萬刺的針葉林
血,浸着城鎮

愛與慾
大地膚肉上種植的兩株玫瑰
一株在凋謝
一株,正燃燒


在灰燼上拖着灰色的影子
尋找
曾經黑白分明的眼睛

命運
在白雲和綿羊混居的山頭閒蕩
牧着時間,也被時間牧着
冰川上,留下凝固的幻影

  附記:一九八六年九月寫過一首名為<天堂>的詩,長四百行。重讀甚不滿意;改無可改,只保留幾段較像樣的,提醒自己寫過這麼一首劣詩。

地產商的葬禮

僵臥過一千九百八十七具屍體
停屍床
從猿人埋骨的荒山滑來,剝落的
金漆四散,朱紅車輪發出嘔啞之聲
黃昏
地產商的脂肉鋪在摩天樓上
整座城
縱以一炷炷烟囱聊表哀悼
他卻忘了預留一小塊
樹影搖曳的墓地,安葬
自己的油軀

發展,又再發展
綴上了萬家燈火,黑幛
就在文明世界的靈堂上高懸
可惜
電鋸刺斷哭號,夯聲將喪樂敲亂
推土機對一切的詛咒,代替了
誄文的美言

而送葬的,誰會關心墓碑是否空白
詩人的警語,不過是
一盞塵封的琉璃燈,懸在
盲人推策的運屍車前

黑幔,靜靜垂下如繐的黑雨
穿黑袍的盲人,扶着
黑色靈柩
沿黑色的柏油路,茫然舉步
一年,又再一年

春末,路旁
一堆塑料製的馬櫻丹
就為地產商的靈柩鑲了彩邊
地平線上
朱紅車輪仍運轉不息
黃塵裏,誰會顧念
是否有過可以埋骨的草地
以及
平靜的長眠

1-7-1987

幾片碎瓷

  一

上了閂,就棄幾個舊瓶子於門外
你問,那就是我昨日的戀麼?
我環顧空洞
但潔淨的屋子,說:都忘了,如今
我能想到,且願意為之落淚的
便只有那早夭的鸚鵡,牠死的早上
剛剛長全了雪白的羽毛

  二

華屋投影池上
枯葉於屋頂浮沉
一切真與幻,可觸與不可觸
漸能辨識
人生並不如夢,都醒了
只是醒得太早
有點累,有點惺忪

  三

在這樣的城市,活久了
就漸漸分不出真的檜樹
跟塑料的檜樹了
總之,關了燈,月亮就不住灌澆
甚至濺濕了我們的枕角
哭了?我問
你搖搖頭,只是温柔地躺着
那樣貼近我曾經馳騖的心
我撂下印有我詩稿的晚報
那沒有根柢的詩
粉飾過一些女人的夢
像沒有根柢的樹
粉飾過一些節慶;到如今
詩中,枝枝節節扭曲了
樹上,枝枝節節也扭曲了
落到床上的,只根根扎人的針葉
而明天……而明天
你也要走了
我只能輕齧你的耳垂,說:出門前
別忘了把今夜的月光抹掉

  四

太多的訣別
太多的離愁
心,便像一張打過太多孔洞的車票
失了效,且不能再印記什麼了
昨日隆隆遠去
我只想起
玻璃上斜斜掛着的水珠

  五

如果青春也是一隻易碎的瓷瓶
那麼,瓶中的花,我的確
用心養過,用酒澆過,且以為
那是人世間最美麗的花朵
但風來夢醒,驚見
床邊亂瓣:一片長蟲
一片霉壞,一片已無花氣……
於是,我縱聲笑了
且以瓶當杯,向窗外羣山
乾盡那用花瓣沏的
不如什麼味道的茶

3-3-1988

讀信

在記憶那紅紅的信箱
偶然,撿到一封灼人的信
信上,只寫着:
去年初夏,影樹失火
一樹繁花,炸得
比落日還紅。
讀畢,忽然滿掌灰燼
最後熄滅的一圈句號
縱又化成
你紅紅耳垂上蕩着的環扣
我還是回信告訴你
今夜,輕寒,只有冰雹
誤投在鏡湖之中

1-7-1988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