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桌詩刊]

編輯部

[典藏版]相體裁衣—-新詩的10種形式 專號,圓桌64期已出版。
香港民間純詩刊物 [圓桌詩刊] 創刊于2003.8.。2019.6.已出版至第64期。每年3/6/9/12月出版。
2019年開始徵訂。一期台幣160元含陸路郵資。四期台幣600元含陸路郵資。訂購者請注明 期數 並附 郵址和電話 ,聯絡roundtable28@hotmail.com。
從第60期開始,每期都推出 [專題策劃] 以供典藏。採约稿方式。不接受公開投稿。
另,本刊接受贊助,以保持續出版。如刊出未收到樣刊請告知奉寄。

《破敗之美》、《致瑰頭飾》

秀實

《破敗之美》

我喜欢破败因为那才是真实的世相
譬如败絮般的爱,我也喜欢,因为那个女子的爱
也必定同样是真实的

真实的不会恆久,它沒山盟海誓的虛假陈述
但虛假的可能终老一生。而真实的
在一个诗人手中,会成为一场永不息止的雨水

如流的岁月中,那个女子静静地往复著
她以外,一切都是那么的堆砌为完美的段落
讲究起承转合,并擅用修辞与冗長的述说

如戴上帽子般,那是一种寓言体具有
纯真与教诲,而智慧的人会悟到
爱即慾,真实而短暂,破败而至美

《致瑰頭飾》

兩朵红玫瑰诠释了一种美。它生長在妳如流的
发河之岸

相遇的那天,這个新兴的城下著细如丝氈的
黃昏之雨

读到汤玛斯的话语,人类的思维,天使的翅膀
与乎我对妳那种扫瞄的目光

夜天使点亮了所有的螢火,让我看到黑暗里
所有的默不作声

而那确实存在著的赤裸,并沒有刺与泥土
只有露水的光华

仅仅是兩朵的依靠,即便拥有完整的花圃
拥有各在一方的完整的天涯

寿与诗

秀实

很多亊物现在我已经不甚理解
譬如寿。寿也有其终点,而我希望看到
八十三年后在北纬三十七度上空掠过的一场流星雨
那时我在一个古老的城市,那里都是战火的痕跡
天台的风很紧,她把一条驼羊囲巾搭在我肩上

又譬如缠绕我一生的诗。它等同于语言吗
或者说是独特而活著的稀有物种,而非养殖之物
我不间断地书写,较之案头的一场灯火更为持久
寿终正寢与油尽灯枯,那个词更为贴合
未来的结局。或有人说那是相同的
抬头时,我便看到這个伪诗人身后的万物

沐溪水库遇雨

秀实

雨落在沐溪水库时,我们正躲在一个掤屋內
我想起不属于這里的一种海產叫蚝
艰澀的名字叫牡蛎,市井的名字叫蚵仔

玩弄词语只因我想隐瞞一些亊故
日子是良辰,眼下是美景,蚝为珍珠的制造者
如此竟都出现在一场不期而遇的秋雨中

竹棚外的雨水相当无奈,它就说著简单的话语
为了嫉妒我们的行程它一直缠绵地落著
我们把傘遗留在一家饭店內,叫蚝庄

如此所有书写都変得合理化了。那即才华
传说有许多,而活著只有一种方式
那叫命,可以注定也可以无常如這一场雨

听诗

秀实

[门笫]

我彷若看到那空气里的涟漪,我如坐于扁舟之上
地表在震动而水皮在颤抖。我沉溺在梦土

有一种门笫叫书香,有一种女子叫佳人
卻并无一个可以讬付终身的诗人

孤单不是世相的伪裝而为生命的本质
身外都是多余的,只有自己的存活

声音是一种溫度不以华氏来计算
我感到里面极细微的粒子在竄动

平静的表情与眼神都不过是繁华灯火
并无什么可以让妳洗尽鉛华的,這人间世

[规格]

初始是慾望,而后成了一种礼仪
最后并无终站,抵达一种亙古的性別言说

标志总是简略的書写,一阵风雨或一场烟火
一条断桥或一夜间的二次会

有一种规格是家猫养尊処优,卻也有叫大猫的
在夜间以声音传播著治癒孤单的神諭

那是另一种规格,纵然过了夏至
卻让无数的梦停留在春天里

今夜我穿过這个丛林,枝桠间的月色如稠
那声音浮荡著,万里无云的空旷

被窩里的蛇

秀实

凌晨二時我从浴室出来。我刚用过玉衡送给我的手工皂淋浴。手工皂材料是薰衣草混搭沉香,並且是粗粒子的。

睡房只点燃著一盞LED枱灯。床上的被褥卷曲摺叠。小方巾丶抱枕丶書与纸笔等杂物散布床上。香炉丝丝的白烟渗出沉香。長时期失眠的我,料今夜很快抵达梦乡。

休歇下来,脑里自然想到玉衡。想到那些亲暱的话说和行为。玉衡瘦而均称,像一株秋日的榆树,有细碎的叶子,卻也有幼小而绰约的枝干。我常笑说,漂泊如季候鳥的我,迟暮了,想歇下来。但枝桠如斯单薄,不辛苦妳吗!有一次玉衡带我到边城一爿小区。那里有间露天茶座。我们边喝咖啡边谈小说。马路外的海滩,水渐后退,终于露出了难看的泥泞。水底与水面,本来就是兩个世界。玉衡说。但我不明白所指。

亊情总有一个真相,只是我们能否等待。我躺著軟枕,右腿搭在被褥上。我想,玉衡当日这句话,是这个意思吧。有时,我们连几个小时都等待不了。在这样的述说里,时间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终究会出现什么真相。假设,你等不及真相的出现,则当日你会把海面视作你所有的认知。你会说出,碧海蓝天和天涯海角等等的词彙,而你始终距离真相遙远。于她而言,在水一方,你好比局外人。

而我终究看到真相。但我现时不能述说。因为,我左腳踝処开始感到有东西慢慢鉆进我被窩里。我猜测,那惟有是玉衡。以前她也曾试过鉆进我被窩。我听到她那肌膚与棉被磨擦声如细碎的落叶声。然后她爬到我胸口,並把右腳搭在我小腹上。我开始吻她。我們的吻是独一無二的。因为每次我们都会把对方吻伤。然后,在飘漾的沉香气味中,我们嗅到那轻微的血腥味。玉衡此时会说,来吧。

但移动的那东西,皮膚沒玉衡的柔滑。玉衡爱泡浴,常护膚。雖则年过三十五感觉卻如嬰儿。我轻轻吻在她皮膚时,一直沉默無语。玉衡卻总在这时说,用力吻,把我灵魂吸吮出来。我不回话。我觉得爱是一种行为,而非语言。但过程中若有语言,则会比诗歌更具有感染力。我在書斋工作时,对玉衡说过,我把妳这些话语纪录下来,便是一篇先锋诗歌了。玉衡笑不拢嘴。而后来她也写起诗来。

移动那东西逐渐接近我胸口,我感到紧張。难以想像打破了浪漫会回归到怎样的现实!不是玉衡,那夜里在床上爬进来的,总不会是一个丰膄美人吧!此刻,我感到翳悶,因为圧在我身上的确是丰腴的沉重。我瞥见窗帘外城市的夜空,光怪陆离。一颗星子熠熠閃耀。而整个城都黯淡下来。我想到在玉衡居住的城东村附近海边,也看过类似如斯閃烁的星子。那次四野無人,我们相拥著抵抗海风。

疑惑中我迅速翻身下床。在凌乱如波涛的床上右角,大蠎蛇一截的身躯出现在我眼前。斑纹极其美艳,不同层次的黑色里,混杂不规则的橙色块和蓝色块。我沒有慌乱。我想,这是不是玉衡的梦,我终于进入了她那神秘的领域了!

忽尔門鈴急声骤如雨。我把大門打开。玉衡一襲黑色连身裙上的橙蓝色块狀,出现在我眼前。我拉她进房。狹小的睡房內,大蟒蛇竟消失得无影无踪。

驚蟄,又過穗園小因

秀实

我在树影与灯光下穿过了永恆的日子
生命里所有的色彩与溫度都已然出现
在有红綠灯的闾巷中,一切卻如禾穗般简单
一个信念孕育在夜间,在梦里,复在清晨的雨水声中

龙口西路是一条短促的河流,但流水平静如惦念
店铺灯火亮了又熄灭,人脸桃花般往来
我宁願无名,宁願让一个爱可以轰然的来到
那些文字的声与色,都裝点著妳的朴素无华

简陋的旅馆內,困锁著一个洒落微雨的夜晚
寒意在这个惊蛰中悄然来臨
想念著的柔软,想念著的体溫与宁静话语
远离繁华,拒绝盛世,是我的暮年

2017.3.13. 凌时45分,將军澳婕楼。

情人節

秀實

夢中,簾子是垂下的隔閡著一個甦醒的城市
那裡有耀目的高樓和彎曲的巷道,也有數算不盡的有情眾生
那些花被告以不能凋萎,叫永恆的季節,叫等待果陀

頭頂上的盡皆雪域,可以遼闊為廢墟,為異域
旅館內的方桌狹窄得僅容下流離失所的羸弱燈火
形骸已然僵化了,背後的翅膀仍有飛翔的慾望

我的情人哩,在一條不知名的河流對岸
她有時安靜,有時放蕩,常把我失卻了的慾望勾引回來
她是全然的裸裎著,並以此為愛與不愛的語言

孤寂的是日子和整座旅舍,還有那些熟稔的店鋪
我愛著,在翻讀一些詩,紀錄著那條暗巷子和那張空椅子
情人們聆聽著悅耳的歌聲,忘卻了空洞的眼眸,都說

這便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