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

林月關

我在布帛上寫詩
因為由經緯交織而成
在筆尖化開 化成一圈圈想像

和你看日落會有多美
而我竟然承受不起

笛卡兒將我們切成方格
從此思念有了數字

在維度的空虛裡
能給最寶貴的
花 與 沙

不是所有的話
或者是一無所有

但你不會褪色
共鳴迴音震盪

融化一段情的需要

林月關

我們是如此相似又與眾不同
在達達的人聲中與喧鬧潮浪裡
如同海岸線沒落的太陽,最後一絲金縷纏繞
纏綿的髮與愉快歌謠
誰是或非

青蛇在權衡
蛇人盤據的,窩
蟄伏狡眼算計
脂粉,如人相料誰在枕邊呼吸

空氣是甜蜜的而隱閉不見的
透光
 光影隨從
穿透無人知曉又公認熟知的
景點:桃花源,盤據不散
     ——遊客,人來人往
眾以聚眾驅之不去、揮不走
蝶與花;蜂採蜜
泥濘仰視著,枝椏上的搖擺的招展
若顰若笑,芳菲隨風

珍視而寶貴者、誰?

天擇

林月關

生存法則在我眼前上演
目睹的殺戮模糊失焦
視線早已遠離
戰爭者看不見血滴

裂縫中紫背草潰爛如發霉的紅冰磚
用一泡黃湯輕易淹沒
犬群咀嚼順序定奪地位
哀嚎滴滴冷卻
沉醉於那片快將腐爛的肉體徘徊不去

他的嘴的獠牙罕見於黏濕的口腔內
用唇微笑
用鼻呼吸 證明他活在當下
而我只單純地自覺倒霉
運轉 這地球的23又1/2度

吻與掌

林月關

聆聽。
他說她說衪說牠和它沒說
太懂自保
讓大家的謊話白手炒炙
餵給坐在旁邊的人
吞下的糖衣然後給個吻
告訴你一個床邊童話

彩虹盡頭只有歡笑,手心的紋
輕輕
柔柔
再毒發摑下一巴
聽就給個吻
哄著入睡

在下一個夢來臨之前
醒者忘卻開懷 沒有原因 只留本性
理性的動物欺騙遙遠
於是只記得實現不了的親 與甩

奇人其事系列

林月關

之一 草裙舞上的海鮮

二十八與二萬八橫亙的差距
你想
糊糊餬滿口,毋用頂立天地
你是臥於中間的,那一
 支撐點是忙於隨手扔走
    臭煙灰
    和品德
個呵斥野蠻的原始大腦

因為手停要口停,過路文明
然後繼續在虛擬的物競天擇,捕獲妖獸
追尋早已訂立的無目標
暢泳於染缸加色
聯群結黨抵抗後浪

風俗是免不了跟風的惡俗
趨吉避凶 渾然成天
沒有燃燒的火團殘存昏睡秘境
營營擾擾嚷嚷停停 紅鼻子跳跳轉轉
招搖過日
淪亡的 心的不希罕

之二 獸身

黃金法則是三七側臉
和棉花塞塞補補的填充
航空母艦一艘艘違反地心吸力,嗖的吸去個個精光的瞳
由點連成線連成彎彎曲曲粗壯的線條

矇瞍而視 搜掠天真
「就泡溲照面吧!」愚叟說:「恐龍穿衣太醜!」
公仔最可愛 隨性擺動

為求進化成人成神不做微塵
粉臉柳腰餵哺餓狼的都市傳聞
換取微薄醙水和激讚吊命
伊始 須臾一統

之三 大食市

因為有大食大 故事如此
現實太現實卻討厭現實
而實現夢想也錯
所以不思不想要封鎖
用力量圍堵

「不過是自命冷豔高貴。」
幫手吶喊推入火坑
甘香馳名芬芳共賞 想當然矣
共性是絕對要向上分享
歌頌自由 奢想地縛的拘束顯靈 心誠則靈
(可是會夜寐不眠喔!)

於是看不見的手複製一份份滋味快餐
上帝成就一間間甲級商廈
屠宰一隻隻肥羊滿地鮮血
和毛
(如此建立 如此崩衰 甘之如飴)

之四 群魚死死

役服膺成,生活構成相異的胎卵之別
要的是披掛身上的一縷金光
未及掌握。
頭上的金光圈比較易得

你們都太餓,你不理、吃掉想念
奇想是擁有一座水清沙幼永不陸沉的孤島
 在一開始 是在不擁有的水清沙幼釣魚
      是高級釣杆
      是鮟康魚肝
      是鱷魚皮革
      是坐在遊艇上品嚐東星艇仔去骨去刺球炒鑊爆一魚一食食不完做餌

汲汲浮游的鰯壓在鐵箱子
純屬一小時擠擁窒缺的走馬燈
走馬看盡綠樹青山藍天白雲 脆性的玻璃反映究極的夢
金魚被趕往牧草地 吸盡最後一啖氧
魚說,不過生存

 

林月關

危如纍卵
不安堆積煩擾失望孤單驚慌絕境焦慮孑然恐懼抑壓倉惶擔心困局

(乖乖
吃一顆彩虹糖,然後別再失眠)

只要將肉身切割、切割
然後掩埋
把瘡疤丟在一角
腐爛成黏膜

異想天開

——怪胎的觸覺都太過敏銳
輕輕用針就挑起了事端

冷靜與憤怒之間留白太多
無法輕易看破
於是
無法理解
不能理解
無心理解
輕而易舉掉頭就走

暗戀(不安全感)

林月關

潮浪如同荒野中燈塔的鳴嗚
讓沈睡的人照亮、雷霆一閃
獨行的夜是浮木拍打的一節節章回
岸上沒有
斷句

於是決定堤庫沉靜,又或者繼續催眠
如果缺堤的話,就游到世界盡頭
在竹造的小舟上漂蕩
等候時間
拋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