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在宣夜圓方

林月關

不過像這樣
新鮮的小麥金黃馴化,像你的雲朵飄浮在空中之城
森林,如木成一片荒蕪
紙折出稜角折射五色抓不住的光波
波長
兩目數得出複數的,不知黑洞
在視界之前靜止
虛紋畫出的線條、條、點,扭成一個扭曲的圓
而這個空間靜止
呼。吸。
吃下在雲朵迷失的羔羊
你說了此前他也說的
隨風中焚燒的草秸是麵包和牛油烘烤的
包裹了一個
啊——
藍天的宇宙的夢
化成星塵
(不過是你的左手又或者右手)

南方可以止些

林月關

你緊握著我的手。

我帶你到我家後山那條零難度的行山徑,一盡地主之誼。你的休假在平日,被媒體報導過的新手山徑出奇地人跡罕至,連晨運客也不見蹤影。

我們從鄉師自然學校開始,起行不久便有小豹律蛺蝶迎接。蝴蝶低飛,撲向鐵絲網邊的野花;你說這種蛺蝶在香港不常見,我覺得遇到了,是幸運。

經過數間寮屋,路窄得只能單人穿過,你依然握著我的手。不放開。你告訴我,這種小村落內有惡犬,我說我不怕。

你說,你怕。

你對我娓娓道出幼時被狗追的經歷,還受過傷。我心疼你。

我喜歡你的坦白。

我說,山頂高峰可眺望無邊景色,看水天一線,同時懸崖萬丈、罡風嘯嘯,我酷愛高處風景,唯雙腳不由自主發抖。愛行山,但畏高,害怕重心不穩滾落山崖。凡人總有些恐懼之物,不恐懼,便不完整。

我總是經常問你:『你是不是對我下了降頭?為甚麼我會這麼愛你?』

你總會笑得含蓄而開懷,就像我發現了你的秘密。

有時我怕,你的愛會否如過眼雲煙,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點雲彩。

只是我渴慕此刻,和你攜手同行。

這條路起點便是無止境的石級,一步一腳印。你的體能比我好太多,我們步伐不一致,但上樓梯時你堅持拖手,寧願放慢腳步等十步一停的我。

每隔一陣,你便會問我要不要休息。

有時我需要,有時我不想拖慢進度。我調整呼吸,盡力跟上你的速度。

大概相處便是這樣。兩個截然不同的陌生人互相吸引,揭開對方的神秘面紗;你的習慣和我的習慣碰上火花,然後好像冰水撞入滾水一樣,慢慢調和,恰到舒適的。

樓梯欄杆阻擋了植物生長,強韌的樹天天向上,樹幹便陰柔地包裹了欄杆而生。緊握的手強勁有力,我只想沿路與你跨過高低起伏的丘陵。

直到遠近聞名的彩虹欄杆,我們的目光卻放在對面的青山。屯門市中心就在腳下,在這個山谷之間,輕鐵、汽車、一個個小如螞蟻的市民,來來往往,但世界彷彿只有我倆活著。

我跟你說青山紅樓的百年歷史,說那三棵檳榔樹,說每年雙十節的升旗儀式。喋喋不休。你依然耐心聆聽,手還是握得那麼緊。

路過了幾盆新年後被棄置的年桔,找到幾條扮雀屎的蝴蝶幼蟲。沿路山坡佈滿山火和植林的痕跡,這回反過來,到我纏著你,讓你不斷辨認植物。耳果相思、山油柑⋯⋯在松或柏或杉前苦苦思索,我偷偷親吻你的臉。

你含蓄地笑,好比冬季的鴨腳木小花,笑意低調而繁盛,我如同勤勞的小蜜蜂採摘豐盛成果般心滿意足。

於是用屯門市和青山作背景,我們合照留念。

高峰過便要下坡,我們仍然十指緊扣。忽聞遠方傳出嘯聲,你驚疑一陣,又一輪嘯聲來自山谷茂林,這回你確信了,是黃嘴栗啄木鳥。

快樂是這樣,遇到意外來客。你興奮無比,天色濛濛,然而我倆開懷歡笑。藍地水塘波平如鏡,我們在堤壩橋面拍了一幀又一幀相片,紀念我們此時此刻。

水塘沒有水鳥,池底綠濁無魚,中間漂浮了一個麻繩結,我開始散發思維,想到沉屍和失蹤人口謀殺案。環顧四周四下無人無聲,竟有一絲滲人恐怖,彷彿我們誤闖凶案現場要偵破解迷遊戲似的。

轉身,是聳直接近九十度的水壩,你說起自然環境中的人工建築對生態的影響,我想起舊港產片反派將人質綁在即將排洪的堤庫,讓人救而不得。腦補出一個又一個凶案,分析那些實現的可行性。

嘻嘻哈哈的,你摟著我止住我的胡思亂想,你的氣息如此好聞。一呼、一吸,充滿你的味道。全世界只得你。我含糊不清地、似是好奇探究,又似抱怨嘆問:『為甚麼我會這麼愛你啊?』

你用這天地萬物穹蒼宇宙間只有我聽到的聲音回答我:『因為我也用心愛著你。』

你緊握著我的手,一直不放開。

如此溫暖,如此被愛。
你是我的南。

20181225。1715

輪回遊戲

林月關

0645 玩家801與被窩怪奮力搏鬥拉扯
   咒罵寒流之聲不絕,玩家801卒之慘勝
   再被冰水精靈攻擊,直取首級
   原地復活,玩家801倉皇逃離,彼時飢餓度100%
   NPC賣價值十個金幣的麵包,和二十金幣的傳送陣

(在清晨與薄霧之間 呼一口 再吸一口
人縫間透明玻璃上毛毛的指紋 和黏著了的油
睡眠社區醒來 窗外路線不變的風景)

1130 這個節點是最難破的,容易破功
   玩家801不斷儲存
   進度難能可貴,初級紅藥漸失回血功效
   高級紅藥撲熱息痛,給了支撐下去的好理由

(全球期貨交易額度第二高的 中樞神經興奮劑
每條血管沸騰哀嚎
噓!別吵!沒有任性的本錢)

1300 玩家801、玩家176、玩家2482和玩家536離開公會任務大廳
   玩家536提議燒烤豬便當
   玩家2482表示想享用九層塔車打薄餅
   已獲榮譽頭銜的玩家176一錘定音,去嘉露咖啡店填滿飢餓度
   其餘玩家只好跟隊,默默吸收錫紙包裝的不廉價快餐

(時間彷彿渡渡鳥:渡渡 渡渡 渡渡 渡渡……
虛與委蛇的那條蛇吐信 吐出一字一句
毫無意義拼湊交際)

1600 顯然而見,玩家801需要使用第二次高級紅藥
   無法安裝外掛系統。榮譽老玩家176:自由騎乘者拉怪開戰
   玩家801被動組隊參戰,小隊身負debuff瘋狂扣血
   終於完成對戰,玩家176獲得勝利經驗值升級,大呼過癮
   只剩血皮的玩家801再補一次回血紅藥

(行軍蟻推進 置身當然一員
拚命抬起微薄的砂糖狂奔
觸角分到一絲甜蜜 依然要貢獻)

1930 日常任務完結得尚早,玩家801拾到少量戰利品
   離開任務大廳攻打下一個副本,且戰且走。
   大量玩家躲入地底深處的傳送陣,以為自己是最後一個
   玩家9499是個新手,不懂灰色地帶,遺留在陣外
   傳送一個再載三個,玩家777是幸運和苗條的

(收了的街市寂靜漆黑 彷彿城市死掉的細胞
新陳代謝 所以再無運動
翌日復臨 又再重生)

在水中央

林月關

我們又相約在一個陰晴不定的日子,探索香港的旮旯,這裡連經驗豐富的你都未曾聽聞。我不禁沾沾自喜。

一路上我們相顧無言,小巴座位之間隙好比深淵,一碰就摔。於是車窗外的街一幀幀掠過、一個個街區過去,由大埔火車站到了三門仔。食肆的水缸養滿新鮮海鮮,空氣卻不怎察覺海邊獨有的微鹹。你不知道路,我在科技的指引下領至入口,那塊塑膠似的石頭對我們招手。

我們沒有拍照。

不同於東涌或石澳,沿路只有寥寥幾間士多。我說:「大埔古稱媚珠都,因為吐露港有採珠行業,至宋朝,珍珠貝絕跡而式微。」「是嗎?」你走到自然教育中心的展板駐足細看,才確信我的說話。難以置信。

「不知道『東方之珠』是不是出自這裡。」我靠近你一同閱讀展板,但簡史沒有解答。你說:「反正都沒有人提了。」我緊接著回話:「倒是四小龍,到底是潛龍、抑或是匍匐,你覺得呢?」倏然萬籟歸零,連行過的一排四正的寮屋,我再懶得講解。

——明明同樣臨海,何以只見大澳的水上木屋興旺?

我想和你討論,但你不願回應。

靜謐默行,上山之前有本月的潮汐表,依靠科技的我早已查過天文台最新的資料,但你欲再確認。結果與我分毫不差,甚至我所掌握的每小時潮汐漲退更詳細。

然後你首先上山,樓梯一口氣衝上十級;我平均發力,一步一腳印,抬頭一望,你已走遠。

樓梯是小石砌成的,已被往來的遊人踩得平滑,然而兩旁的草木沒人打理,茅草長得粗壯茂盛、喬木亦垂枝,滿眼的綠遮擋了你的身影,而你默不作聲。這條登山的路只餘我一人,獨自一人,如同過往所有時候,困難都由我咬牙硬撐。

末段陽光展現,但無風,在草叢內濕悶翳焗,幸好終於到山頂涼亭可以乘涼歇息。你坐不久兩秒就說休息夠了,得要我磨蹭撒嬌方爭得一刻半分。正值潮退時間,連島沙洲凸現;慢活在天地一日,不知道你急甚麼急。

沒有風,你開始無聊煩躁,我趕在蚊蟲叮咬之前收拾起行。白日天朗,沒有樹木遮擋,太陽直直烘烤。馬屎洲一點都不臭,沒有青草味也沒有海風,聽起來多麼不搭。

隔海相望,遠處有一尊純白觀音像,另一邊遙望即見金色飛船,我們獨立的小島滿山都是墳,與築建陰宅遺下的殘木廢膠一同坐山觀水、四面環海,後人望風水祖墳可得蔭庇。你走得很快,但我不敢問你是不是怕。我想知道更多、想探索更多,卻怕你就此漂遠。

終於落地抵達連島沙洲,粗沙礫和貝殼硌在鞋底,我的裝備都是為了陪君子而購,然而我也很享受自然,想是相得益彰,沒料到的是你疾捲旋風的蠻勁,我無從入手只好跟在你後慢慢前行。

依然沒有風,於是也沒有浪。風浪是伴生的,星相說雙魚和巨蟹也是水象伴生的,可以相輔相成,怎麼你愈游愈遠出了深海,而我默默沉在海底漫步呢?

海水出奇地清澈,在這個特別行政區的特別地區可真是意料之外。雙手兜起一捧水,水在指縫流走,怎也留不住,愈用力想抓緊漏的速度愈快。透明的水珠滴落透明的海,便了無蹤影不來也不去;更甚者,皮膚沒有黏糯感覺,仿如無一物,卻似離了水脫了刺的海膽般空洞。

第三個觀察點、第四個觀察點……你無心看這些被海浪撲過萬萬年的嶙峋怪石,越過地上相異別緻的龍落水,沒有任何感兆,便不知氧化鐵是我心頭流淌的顏色。

海蝕平台也走過了,高高低低的岩石棱角鋒利;潮又退了些,可是啊,人無法在水上走。我無法在水上走,只可在這條崎嶇難路找尋落腳點——你依然故我,我無法踩在你的足印。

終於,一切都有盡頭,自然教育徑的地貌比地理課本真實,親手觸摸古生代給我們的遺物。寒武紀的動物只在海洋活動,經過進化趨向陸地,又經過二疊紀滅絕消亡。褶曲和斷層宣告地球的歷史,我們的凡壽有定,總是做著一些傻透了而邏輯無法解釋的事。

好比鮭魚洄游,誓死堅持。

還是沒有風,我和你並排而坐,浪輕輕的湧來、又悄悄地退後,大埔、馬鞍山和沙田的海都是同一片,拉扯而已。中大的鐘樓矗立,向海的樓房成為人工的防波堤。我向你說石油污染、塑膠垃圾,你跟我講的是東平洲和周公島。傻透了的船灣淡水湖在旁,風帆揚過不留痕;堤壩上人來人往,我們就在這裡,在這個歷史的洪流裡談論風馬牛不相及的——

彷彿浪拍岸,永不止歇,如果連島沙洲被海浪淹浸,就成了孤島。岩石一天一天轉成細砂,終究都留不住;好比這水色,無蹤無影。冬雷夏雨、地裂山崩不再極異,唯有江海不竭,乃至泛濫。只會有石爛,沒有海枯,金石是否就可以開?

沒有時間帶不走的虛妄,相知的交點大概只有水平線知道。

距離

林月關

我在布帛上寫詩
因為由經緯交織而成
在筆尖化開 化成一圈圈想像

和你看日落會有多美
而我竟然承受不起

笛卡兒將我們切成方格
從此思念有了數字

在維度的空虛裡
能給最寶貴的
花 與 沙

不是所有的話
或者是一無所有

但你不會褪色
共鳴迴音震盪

融化一段情的需要

林月關

我們是如此相似又與眾不同
在達達的人聲中與喧鬧潮浪裡
如同海岸線沒落的太陽,最後一絲金縷纏繞
纏綿的髮與愉快歌謠
誰是或非

青蛇在權衡
蛇人盤據的,窩
蟄伏狡眼算計
脂粉,如人相料誰在枕邊呼吸

空氣是甜蜜的而隱閉不見的
透光
 光影隨從
穿透無人知曉又公認熟知的
景點:桃花源,盤據不散
     ——遊客,人來人往
眾以聚眾驅之不去、揮不走
蝶與花;蜂採蜜
泥濘仰視著,枝椏上的搖擺的招展
若顰若笑,芳菲隨風

珍視而寶貴者、誰?

天擇

林月關

生存法則在我眼前上演
目睹的殺戮模糊失焦
視線早已遠離
戰爭者看不見血滴

裂縫中紫背草潰爛如發霉的紅冰磚
用一泡黃湯輕易淹沒
犬群咀嚼順序定奪地位
哀嚎滴滴冷卻
沉醉於那片快將腐爛的肉體徘徊不去

他的嘴的獠牙罕見於黏濕的口腔內
用唇微笑
用鼻呼吸 證明他活在當下
而我只單純地自覺倒霉
運轉 這地球的23又1/2度

吻與掌

林月關

聆聽。
他說她說衪說牠和它沒說
太懂自保
讓大家的謊話白手炒炙
餵給坐在旁邊的人
吞下的糖衣然後給個吻
告訴你一個床邊童話

彩虹盡頭只有歡笑,手心的紋
輕輕
柔柔
再毒發摑下一巴
聽就給個吻
哄著入睡

在下一個夢來臨之前
醒者忘卻開懷 沒有原因 只留本性
理性的動物欺騙遙遠
於是只記得實現不了的親 與甩

奇人其事系列

林月關

之一 草裙舞上的海鮮

二十八與二萬八橫亙的差距
你想
糊糊餬滿口,毋用頂立天地
你是臥於中間的,那一
 支撐點是忙於隨手扔走
    臭煙灰
    和品德
個呵斥野蠻的原始大腦

因為手停要口停,過路文明
然後繼續在虛擬的物競天擇,捕獲妖獸
追尋早已訂立的無目標
暢泳於染缸加色
聯群結黨抵抗後浪

風俗是免不了跟風的惡俗
趨吉避凶 渾然成天
沒有燃燒的火團殘存昏睡秘境
營營擾擾嚷嚷停停 紅鼻子跳跳轉轉
招搖過日
淪亡的 心的不希罕

之二 獸身

黃金法則是三七側臉
和棉花塞塞補補的填充
航空母艦一艘艘違反地心吸力,嗖的吸去個個精光的瞳
由點連成線連成彎彎曲曲粗壯的線條

矇瞍而視 搜掠天真
「就泡溲照面吧!」愚叟說:「恐龍穿衣太醜!」
公仔最可愛 隨性擺動

為求進化成人成神不做微塵
粉臉柳腰餵哺餓狼的都市傳聞
換取微薄醙水和激讚吊命
伊始 須臾一統

之三 大食市

因為有大食大 故事如此
現實太現實卻討厭現實
而實現夢想也錯
所以不思不想要封鎖
用力量圍堵

「不過是自命冷豔高貴。」
幫手吶喊推入火坑
甘香馳名芬芳共賞 想當然矣
共性是絕對要向上分享
歌頌自由 奢想地縛的拘束顯靈 心誠則靈
(可是會夜寐不眠喔!)

於是看不見的手複製一份份滋味快餐
上帝成就一間間甲級商廈
屠宰一隻隻肥羊滿地鮮血
和毛
(如此建立 如此崩衰 甘之如飴)

之四 群魚死死

役服膺成,生活構成相異的胎卵之別
要的是披掛身上的一縷金光
未及掌握。
頭上的金光圈比較易得

你們都太餓,你不理、吃掉想念
奇想是擁有一座水清沙幼永不陸沉的孤島
 在一開始 是在不擁有的水清沙幼釣魚
      是高級釣杆
      是鮟康魚肝
      是鱷魚皮革
      是坐在遊艇上品嚐東星艇仔去骨去刺球炒鑊爆一魚一食食不完做餌

汲汲浮游的鰯壓在鐵箱子
純屬一小時擠擁窒缺的走馬燈
走馬看盡綠樹青山藍天白雲 脆性的玻璃反映究極的夢
金魚被趕往牧草地 吸盡最後一啖氧
魚說,不過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