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片天光中

暮云

每一棵樹。未來就是成蔭的地方
還有一些未命名的枝節
除了日隙穿透之外
擲出來的聲籟
就像飄落下每一片葉
都是大地上已說過的話

從話語中
先占領一個空間
擺出時間的尺
不難發現
有剛上演的蟲鳴與鳥叫
有陳舊難遇的過眼雲隙

只要靜靜聽取那聲音
不難找尋,愛與恨皆有重量
生與死皆有其深度
只為確認了,我們
在一片天光中
壓箱心裡是否有遺憾

從熱到冷
從灰燼到存活
日西斜設計出千種甚萬種
開始焚燒的理由
該沉默告別過去
抑或溫柔轉身接受黑夜降臨

春雨

暮云

絲絲入扣,是為了約定
一種前世的
延伸,就像雨水在天空的
描述,逗點又逗點
圓潤了大地

幾次,蘊藏在一片黑雲後
用深耕的路徑,寫成一粒粒種子
埋首於寧靜,又蠢蠢欲動
也是一種盼望嗎?

雷聲貫穿了隱瞞的心事
閃光,是為了探路
一條細長的圖紋
帶著愛劃亮了天空
映照著一種懇切的呼喚

知道嗎?
甘露潤澤了荒陌
一條找回春天的路
已然發芽,躍躍欲試

歸屬

暮云

向晚有雨,如葛藤長長
扣住輪迴邊
一頁燈火放光
照著一盤棋局似的長堤

滿天飄落的纏連濃霧
沾濕每一根智慧的火柴
一步一步中翹望悟出迷失
如光年眨眼一閃而過
藏在空無一物的暗黑中擺渡

當因果凝結天色
頓時在眉宇間形成透的轉語
我的回程在哪
橫越亙古青空
我的歸屬像燈與我俱醒

追雨

暮云

猶如千萬個黑暗
對你訴說天空的孤寂
雲層聞風飄動
裸露的湖面緊繃着
在預言裡
待釋放一批
關起來的雨

最高音
十面埋伏
是奔向世界的速度
就如飛車一路追趕天涯的浪跡
汨汨狂洩而下
我是混亂的音符
盤踞路面扯拉著起起落落
未來的生涯

我聽到粗鄙的回音
豎起沾了泥的魂魄
高高舉起喧嘩的旗幡
向著一地
來不及準備的我
呼喚

角落

暮云

我需找一個地方,好好等待
一朵美麗的微笑
我躲在人群的眼波中
正偷偷孵著一顆美夢

看著每個旅人的匆忙
我則等待自己
久違的,一份悠閒
不經意間,闌珊與我
擦身而過

方向

暮云

暮色,餘溫,墜入殉身一般濺飛的浪
在潮間帶的岸邊,我是
三月的蕭風,緊抓著一枚牽掛

在一片時光流洩著最脆弱的瞬間
無法減去垂如斷弦的因緣
一幕對折後罩住半眼的
地平線,漂浮,渴望

渴望潮水的泣
退一步
標記出前進的路線

遠颺

暮云

擲地有聲要風起時
撕裂與墜落,註定的季節
誓必要。而你無法
用解開的方式述說去向
是要將行徑的方位
瞄準紛飛的角度
但見無以算計的葉片朝自己的方向
離去(將抱持一種信念)
自遠古以來墜落流亡遠方
包括內心無以名狀的顫慄
一次一次輪迴
你開始有著謳歌的弦
彈盡晨昏入最寬廣的空間
以抖動翅膀的颺飛鎖住情節
護持塵埃與時鐘併進
輪流抵達最後目的
而你一直踏著步履
離開起點至最遠的距離

雨的愛戀

暮云

千年後
只要你一聲輕喚
我就會從荒涼的曠野接收
從天而降撩撥琴弦的歌聲

我原愛一池的鍵盤起落
入盡是大地描繪的塵處
非無心的錯失降下天色涼露
從一條微醺的地帶開始
一只舟子的戀情氾濫
翻身入一灣潮海聚首

在那無垠裡預定個席位
你將落款的詩箋寫在我耳際迴盪
而我用老去青髮的雪絲
在交響中細讀給你
靈魂深藏的愛戀

詮釋

暮云

我問河水
所有曲折的故事
終將走成一條路

一次飛行的距離
就能將一座山的揮別
翻越到故事的終點

如果仰頭飲盡
最孤絕的星辰
嚼破了隔世最近的地方
眷與戀也可以找到
淒美的結局

夜風說
風景
掉進了夜色裡
最接近,也是最遙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