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的緣故

哲一

以為風雨吹度時針,彆扭了自身,
彆出期許已久的彩虹如期而曲。
如果再遇斑斕的日子,活像痙攣
的背後,不知道,還算不算天堂。

終須附身的行囊、更行更深沉的腳踏石。
無法驚醒的那頭雄雞歡迎繼續噤口,
無從一白而飛的鳳凰,無視過的故地足跡
才如舊一步,穩接一步。

眾目沉溺的潮汛翻騰即是氣象;
不合漲退的止水,涓滴已深淵。
不妨擁抱不見浩瀚的汪洋,不疑那些
洗劫的大盜、滿口的白沫、吐不出的口音。

如是呼嘯過了滂沱過了,連時針
都會過時的空中樓閣,的確輕易仰止。
踏出虹橋,滾落危坡 ……
一個來回複沓的傻瓜,的確似曾相識。

現實

哲一

一個人容易躁妄,
於是水,最適合降溫。

刻意延緩一些時候,
重新窺視,一杯子拿起,
一輩子隔膜的世界
便開始倒流。

如是者,眶下滴瀝過的,
瓶嘴就補注多少,
直至漩渦回歸漣漪,漣漪
回歸靜止。

永恆不均源於永恆的博弈。
傾側的水平線上,的確
沒甚麼好嚮往。
層樓堆疊,倒映目前的都會
繁盛,煙花與夢魘,
泰半終於虛浮。

細味泡沫爆破以前,
不如杯中淹沒、滌清自己。
反正真妄可以顛倒,
一身淡漠,也沒甚麼不好。

活動公告

編輯部

第四十輪結果(10/4-16/4)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秋雨《她會住在無人之境》及外五首,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敬請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小害短評《她會住在無人之境》及外五首:

短詩雖然文字不多,但若能運用適當,即可以直接切入痛處,營造豐富的意想。

**************************************

第三十九輪結果(3/4-9/4)

第三十九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三十八輪結果(27/3-2/4)

第三十八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三十七輪結果(20/3-26/3)

第三十七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三十六輪結果(13/3-19/3)

第三十六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三十五輪結果(6/3-12/3)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綺軒《孤》,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敬請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詩人秀實短評:《孤》

對城市或說是個人生活在這個混濁的城市,有相對深刻的體會。詩人以〝色彩〞來表達他的看法。詩不直寫,指涉了生活上一些情節。詩人努力在〝呈現〞。內容與形式都正確了。但詩言仍生硬。詩歌縱然豪放或激昂,都是一種柔軟的存在。那表示語言在陌生化後的成熟可解。

**************************************

第三十四輪結果(27/2-5/3)

第三十四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三十三輪結果(20/2-26/2)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王田喜《被一場春雨喚醒》外四首,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敬請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角角短評:《被一場春雨喚醒》

行筆流暢,自然清新。

**************************************

第三十二輪結果(13/2-19/2)

第三十二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三十一輪結果(6/2-12/2)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木果《最後晚餐》,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敬請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小害短評:《最後晚餐》

最後晚餐暗示著一種完結,甚至出賣,亦是往後的寬恕、救贖及重生;由一餐盛宴過度至乾癟的蕃茄,實是人生百味,生活林林總總的味道,終局往往是新的開始,開始也離不開結束的命運。
而一點必需補充,個人認為以俚語、方言、俗話套入詩中是無不可的,但能否突出詩中意旨,對整首詩意有所提升是重要關鍵,若用不恰當可能會破壞語境,弄巧成拙,所以採用時需慎思。

***************************************

第三十輪結果(30/1-2/5)

第三十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九輪結果(23/1-1/29)

第二十九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八輪結果(16/1-1/22)

第二十八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而陳德錦博士的新作〈獵貓者〉已加入本活動的贈書名單,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七輪結果(9/1-15/1)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星沉《睹物》,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敬請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作家鍾偉民短評:《睹物》

意象可更統一,結尾收結不錯。

**************************************

第二十六輪結果(2/1-8/1)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暮云《宛如懸垂的一朵溫情》,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而稍後陳德錦博士的新作〈獵貓者〉將加入本活動的贈書名單,敬請大家留意及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小害短評:《宛如懸垂的一朵溫情》

如臨異境,將憤懣撫平。

**************************************

文學人.com及新詩.com重組大致完成,感謝各方體諒,因網站重組而暫停的贈好書活動將於下星期(24/10)重新開始。第一輪,包括作家鍾偉民新版的《四十四次日落》及秀實新詩集《台北翅膀》已全部送出,現只餘下少量第二輪才加入,由陳德錦博士編寫的《易悟寫作法》,希望各位朋友珍惜機會。投稿時請清楚填寫電郵地址,方便我們日後聯絡,至於22/8-28/8/2016之結果亦於24/10公佈,謝謝!

**************************************

哲一

現謹代表《文學人》同仁,欣然向各位讀者作者宣佈一好消息。為鼓勵各位積極發表,同時為了增進各界接觸,本刊將舉辦送書大行動,以好書饋贈好手,機會實屬難得。

參加者必需為《文學人》的會員(有意參加者請預先登記)。作者可如常利用本網右上角的「投稿」功能,將作品發表於此,字數、體裁不限。經編輯部同仁細心甄選後,表現最佳的將列入獲選名單。至於讀者,則可就《文學人》所刊的作品發表意見評論,字數與體裁亦不拘。見解精闢獨到者,一樣可以獲選。 所有參加者投稿、評論,甚至獲選次數一概不限。而本刊將會送出的好書,第一輪包括有作家鍾偉民的新版《四十四次日落》及秀實的新詩集《台北翅膀》各五本(附親筆簽名),第二輪將加入陳德錦博士的《易悟寫作法》。獲選的朋友則可從三部書中任選其一,作為獎品。編輯部屆時會通知得獎人,並按照相關聯絡方法,逐一將獎品送上。 是次活動即將在16/5開始,每周均有編輯負責遴選作品。活動時期不限,萬一該周未有作品入圍,亦會自動將得獎名額懸空至下一星期,直至好書送完。 鑒於費用全免,參賽次數亦不加限制,反應勢必熱烈。欲免向隅,歡迎有志者從速參與。

***************************************

首輪結果(16/5-22/5)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靜謐《酒瓶裝不下》,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主編哲一短評:《酒瓶裝不下》

空虛。就算裝滿更多的酒瓶,還不一樣空虛。
其實主角並不真的討厭思考,惹人討厭的,總是「你」,那個佔有生活每個細節的「你」。明明要及時放開的一旦想起,再怎麼努力,就是離不開「你」。
刻意忘掉的,偏偏銘記到底;空虛的生活,偏偏好不沉重。

***************************************

第二輪結果(23/5-29/5)

第二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三輪結果(30/5-5/6)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星沉《命紋》,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作家鍾偉民短評:《命紋》

意象再統一一點更好。

***************************************

第四輪結果(6/6-12/6)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靜謐《螢火》,繼首輪之後,再次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編輯角角短評:《螢火》

意象完整連貫,以「微小」貫穿全詩;如一點螢火,不用記著自己的微小,知足常足,微弱卻能溫暖。

***************************************

第五輪結果(13/6-19/6)

第五輪暫未有獲選佳作,而陳德錦博士的《易悟寫作法》從本星期開始加入贈書名單中,希望有更好的作品來稿,請大家繼續支持,謝謝!

***************************************

第六輪結果(20/6-26/6)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靜謐《我仍在尋找屬於我的國度》,第三次獲選,再次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秀實詩人短評:《我仍在尋找屬於我的國度》

設想巧妙,神思飄逸。惜語言略顯生硬。

***************************************

第七輪結果(27/6-3/7)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句芒《堅尼地城 科士街》,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小害短評:《堅尼地城 科士街》

在香港堅尼地城的科士街有一綿延的樹牆,意象藏在詩題之中,增加讀詩的趣味,惟內文較單薄,未能把「共生、共毀」的意念完全發揮。

***************************************

第八輪結果(4/7-10/7)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星沉《生如夏花》,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主編哲一短評:《生如夏花》

《生如夏花》,除了教人想起泰戈爾的詩,還有村上春樹的名句:「死並非生的對立面,反而作為生的部分,恆久存在。」(死は生の対極としてではなく、その一部として存在している)

環顧詩中一花一草,可這般熟悉、接近,一如生死。

***************************************

第九輪結果(11/7-17/7)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雨中陽光《米飯—致:妻子》及靜謐《漂流》,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由於靜謐已獲贈三本好書,希望把機會給其他朋友,所以贈品將撥給下期。)

主編哲一短評:《米飯—致:妻子》

言簡情真,有可取之處。

小害短評:《漂流》

過小的玻璃鞋/眾人欣羨的大道,汪洋/死海,投影/繁星等等對比,以及由開首發展至結尾的赤足爬上樹梢,都是很有心思的佈局,也能引出「漂流」這一主題,上佳之作。

***************************************

第十輪結果(18/7-24/7)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陳培興《死亡的本質 — 向人生獻花或豪奪》及永輝《關於愛情的一二三》,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陳德錦博士短評:《死亡的本質 — 向人生獻花或豪奪》

能多角度思考死亡,尤其引用現代詩來做引子,使人感受更深。能多一些實例或故事點綴引申一下更好。

小害短評:《關於愛情的一二三》

輕鬆幽默,不禁莞爾,令人想起假牙的《我的青春小鳥》。

***************************************

第十一輪結果(25/7-31/7)

第十一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十二輪結果(1/8-7/8)

第十二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另外秀實新詩集《台北翅膀》已全數送出,只餘少量鍾偉民新版《四十四次日落》及陳德錦博士《易悟寫作法》,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十三輪結果(8/8-14/8)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靜謐《大氣層》及綺軒《寄居蟹/流亡之城》,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由於靜謐已獲贈三本好書,希望把機會給其他朋友,所以贈品將撥給下期。)

編輯角角短評:《大氣層》及《寄居蟹/流亡之城》

靜謐的《大氣層》文筆簡樸,以大氣層,虛無縹緲而存在之物,寫出與人或大自然一切事物的關係,因為無色無形、「稀薄」,故難以意識及言喻它的真實;然而,若欠缺了這份虛無反而使生命不能圓滿。

而綺軒的《寄居蟹/流亡之城》意象統一、連貫,比喻一直寄居和流浪,總是在半途裡,未曾抵達,亦無法逃出。故期盼的遠方/永恆,因身在「半途」尚遙遠不可及。

***************************************

第十四輪結果(15/8-21/8)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楊冰峰《安魂曲》,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主篇哲一短評:《安魂曲》

讀此詩之沉重,重重盡皆劫磨苦難,難以釋懷。

耳遮目盲,世相顛倒了,自然念念無明。

歷史,有時候挺殘酷的:千層塵埃之上,未必是天日;可見的,往往另有霧霾萬疊 ……

***************************************

第十五輪結果(22/8-28/8)

因之前網站問題,結果延至本星期公佈,獲選作品為星沉《夏日的逝詞》。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而活動亦重新開始,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編輯浩銘短評:《夏日的逝詞》

夏亡變得迷茫,令人覺得焦點落在其他三季,或許,這也是消逝的炎夏的另一種筆法。
悼夏之情的隱晦,令人在文字之中茫然。

***************************************

第十六輪結果(24/10-30/10)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綺軒《初夏情人》,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小害短評:《初夏情人》

溫馨的一首短詩,讓人感覺戀愛就要開始了。

***************************************

第十七輪結果(31/10-6/11)

第十七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十八輪結果(7/11-13/11)

第十八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十九輪結果(14/11-20/11)

第十九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輪結果(21/11-27/11)

第二十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一輪結果(27/11-4/12)

第二十一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二輪結果(5/12-11/12)

第二十二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三輪結果(11/12-18/12)

第二十三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四輪結果(18/12-25/12)

第二十四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五輪結果(26/12-1/1)

第二十五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不寫情書

哲一

一、
孤獨地,熬到了盡頭。

瞥得見那些憧憬過的飛鳥、
分外黯淡的燕尾,
幸而,未剪去日落前的山景。

跟隨而來的流雲
已失掉血色;
以為可即的後路,
還是相隔很遠、很遠。

終知道冷鋒,四時纏綿而結;
芒草多刺,適合低頭 ……

二、
印象中,該沒有一場雪,
勾銷痕跡的瞬間留有餘地
計較清白。

沒有流沙,駱駝
也不至一生拖沓。
放心,在憨笑離開的場合,
逕自咬碎滿口佯裝的記憶,
並提早告誡天色:
往後一再告解的世界
都只屬夏季,
都不要絢爛 ……

三、
本來白描的故事重新吐字,
頓變婉言。

同一所寺院、同一尊
不輕信的神祇,
不必執著地合十,不必了;
不復萌生的種子就放下,
著地,無聲。

飛絮的結局注定
不安於住。
用不著頃刻
就過渡的歸宿;
用不著頃刻相告下一株:
汲乾的許願池何以
一直迴流不住 ……

四、
對於不經覺的雨,
來時若仍細膩,
天虹藏起,不改淒美,
不會再躲避
所有未備傘的日子;
以後,眼前
惟一臉空茫,
毋忘別處,
總有沾濕的地方 ……

五、
抵埗的此時,離程就該開始。
只願慢駛的驛站報不報廢,
行腳,還會較彼岸遲到。

沒關係的。
點一根抽不下去的菸,
替歲月送行;
陌路凝冰,
好封住赤足的冷 ……

六、
循來時的路回望,
浩瀚再三,猶是野草的身份;
天地無暇不捨的,
破曉後,也不見得晴空;
謊稱的露水在善於低頭時如點滴
不漏,隱忍更多的
是晚景,
不懂,也不會再書寫了 ……

地圖:雲南之三

哲一

一、納西馬幫

「與女人相見,別忘了
帶上你的鞭子。」
一趟接一趟穿踏的嵐霧
未曾辭別每綹青絲,梭織
在馱行千里的馬桿下,
依舊策動有時,鞭笞髮落。
飛沙斷流的疆塞上可以果敢掮負;
匪盜的天眼全然無避,可以
躍身而橫戈,淌過的途程
終歸,想迴流心底的赤水瀘江。
千百回就此度去了,
才毋忘那些未求委曲的汗血
凝固好,還不如連串的緡繈柔韌;
墮地的駿驥韉毀軀疲,
縱有鬃毛柔韌如故,
永遠,不是回家的線索 ……

二、玉龍雪山登頂

遠赴越發高峻的山尋找冰雪,往往
捧回白色的謊言,且滿佈雜質:
包括了水的高估、鑽石的頑固。
太險惡的前途連良駒也卻步。
沒有持杖驚動的節令
不對,峰巒已囑咐自身
最巉峭刻薄的砂礫訓誨來者:
獨上栽倒的血跡,正是最真切、
最配得的水色。
馬夫不慣前方,尚有仰望的角度;
選擇趑趄的旅客迅速地善用敦促。
不難理解罷,他們
和適才碎石所謂的分別。

三、在束河古鎮,掛上一個東巴許願風鈴

想妳知道的那些片語,
僅僅收攏住零星的頭緒,
就算,會安置得這樣隱蔽,
風即將一切的思念吹成稀微,
要聽見的聲音,實在沒有動搖。
不止悅耳的故事,往往悠長得
用餘生取代風一一的答應;
若然相信,前世記憶短路
而散失的已及時落定,
依然願意,細聽銅鈴
不響時,與妳掇拾的安寧 ……

地圖:雲南之二

哲一

一、蒼山

不見塵埃的山間照樣會走得疲累;
照樣日月升沉,有著抹黑的時機。
隨身落下的點滴不需
教蒼山鏽蝕,總也亮得起,
心眼的那一片綠。

二、天龍八部城

收斂罷。英雄已選擇棄劍,
忍住了六道氣脈,免得
連搔癢,也驚動成神經病。
那廿八掌,應是不增不減,
不試圖降伏眾信的瑞獸,
不要放下自裁的結局。
木訥的僧選擇持守化功,便不好
道破吸納的百年功力多數
虛妄,一如敗竹。
記得俠者之大小,不離神話;
記得神話的八部天龍,
可如神,亦可如鬼。

三、洱海一角

一棵樹一直背但不棄
那些逆反的光,
存心讓鏡頭失焦般,
攝下無異暮夜的陰暗。
一片葉,非到了枯爛時候,
不會接近那一抔荒土;
一槳楫,在叢林無奈倒塌、
汽船通航以後,就形同廢物。
目睹的起滅盡說成天意;
無明裡,竭力晃動的那一片天
都不是僥倖。
配得的反照實在不至缺乏,
不要動搖,更不必過問
一切豎立的姿態。
即使拋離之際,
水猶常綠,風過邈遠;
即使,面對樹海,
早已失去安放的餘地 ……

四、南詔島上喝茶

要是害怕融掉自己,
炎冷的季節不再涉足,
煙霞,障眼還是引路
都來不及沉澱。
想像,是一磚普洱
落入壺中。順勢的奔流
泡沏下來終究不加泯沒;沒有
借剎那的風向,改變應有的溫度。
寒山碧水、陳葉香茗
消解了煩膩,那一抹煙霞
泛過一張復原的面目。

五、在洱海醒來咖啡店,讀阿多尼斯詩選

趁天猶敞亮,
及早朝顱頂開個豁口,
扯出憊倦的自己一手扔去。
滄海,在你醒悟時
便教曉甚麼是世間的冷,
甚麼才是陰影:
黯晦,永遠洗不走的,所有
都回來了。
不要為自己即位而王,
溼漉漉的記著
沉溺時,何等的渺小。

地圖:雲南之一

哲一

一、貴陽往昆明火車,軟臥上讀辛波斯卡詩集後

遠行。向叢生的荊棘道歉
卻毫無必要。
念及讀的第一部書,
連最後帶走的那一塊字也不可拋棄;
而對於拖欠已久的那支玫瑰、
康乃馨和小百合,再妥帖的花語
都賠罪不起。
但願理解,一張臉如初慘白,
螫飽吸盡的旗子如常跋扈飛揚;
一定是無法拽下或蒙蔽了,
但可篤信,看遍塵封的地籍,
總會迴流而來,這麼一點的血色。

二、西山

開始理解索道凌空的恐懼;
開始理解越擁堵的龍門,走得容易
越是一條下坡的路。
不像那群候鳥、天賦翅膀的,
就遑論長出羽翼;
不要忘記,哪怕蹉跎跌跤,
巔峰上的棕樹仍可攙扶,
且撩動湖的坦蕩
湧現下個值得攀援的海拔。

三、滇池海鷗

回溯一生長征的過程,
海鷗在意的
達渡了,便不再留神風向;
還是高舉的麵包片
足夠衡量牠的厚薄。

四、昆明動物園猴子

倒懸還是攀附的鐵索怎樣看來,
均不是度脫的橋樑;
佔據一個廢棄輪胎篤信
尚有轉圜,也好;
閤眼打坐以眉鬢花白,
代替失約的飛霜,也罷;
數數一再傾軋的利爪便猜著
玩偶山莊的規矩,生來就諳曉了。
高壓的電圍欄終究招惹不起;
也不用鐵幕的,天大的
玻璃箱早讓世相透明。
夥伴們,閉幕之前
可要找回自己的處境 ……

五、九鄉岩洞長梯

當機便要低頭。那些鐘乳石
隨心覬覦,且會嚙碎挨近的誘餌;
錐,不可再生,就容易把持
成全一切挫傷的來由。
只得越上越險的梯道,
駐足,不見得安身的臺階。
湍流原需急進促使退縮;
回身而去,原需果敢的一步。

地圖:貴州

哲一

一、黔靈山

雨,正好下得微醺。
獨個杖地的老翁翹首朗聲;
舞曲,念舊地踏逐彼此的腳邊;
風相傳的響音盡然陌生,話有靈氣
仍盡然聽見。

那三隻眼,終會倖存閉閤的。
你可以想像想像,
太陽不必照常瞄準;
跪地的向日葵不必照常
陪笑方得盛放 ……

二、民族博物館前石像

沒有人敢忘記,
在風雨打身的時候
你不忘筆挺,搶先揮手;
沒有人會忘記,
解放廣場上的偶像也筆挺地
倒下 ……

三、青岩古鎮

少數語族的蠱術未有失傳;
刀鋒過處,執拗的血經年就吹噓
乾透,貼成了國史;
容易動搖的人也換上新裝;
堡壘的第一塊磚,
會在敗瓦斷壁的遺址
重頭疊起 ……

四、西江千戶苗寨表演

不諳文字的蝴蝶,未嘗
抹去苗頭,以及連年迫遷的花間。

起鼓了,會有叩拜的飛舞;
頂負銀飾、身襲圖騰,
已是最珍貴的故事。

相信天地,乃至家鄉的神靈,
還值得敬重的。

地圖:廣西

哲一

一、高鐵:深圳北往桂林北

你原是知道的。先進的鐵路
如何擅長以疾速刷走
太陽煽動的狂喜;
當然,你害怕緩慢,
要跳過陰霾的過程需時;
更明白入神安坐,正正避免
不經意,莽撞索回記得的中途站。

二、七星岩 . 江山多嬌石

山積而來的骷髏越是逼迫,
終於會張出利齒;但再堆疊下去,
永遠墊底的水也只盤繞,不傷
重迭後鋪上的明鏡,
返照你半壁的廢墟;而其餘
都歸於不能置信的真相,
永遠柔弱,卻如點滴。

三、榕湖老樹

危立千年,人間定是瞭然領會;
所以累世的肩負過度,
青蔥已壓成滄桑;
枝折葉垂就此盪去,好讓
泣笑相忘於水 ……

四、龍脊梯田

不走速成的飛龍索道:
一生,始於一步;
一身腰脊便背起籮筐,
盤髮裹首,袒胸捋袖,
就這麼一簑、一鋤,
自個兒分明,
已替生活犁定了界。

五、印象 . 劉三姐

那一段遙遙撂下的心思
蕩漾,牽動過的漁火,更緩更緩
要網羅唱及的蒼山碧海;
教晴雪知曉,兼程的風雨都知曉:
寄你,只有千趟生世的綿長 ……

家書之一

哲一

《請茶》

奉上一盞,不慍不悲。
請好好細味水中
溫厚,亦偶有叵測的漩渦。

絕非調侃。無底的潭淵,
畢竟煉自無根的叢草,
即使風已遠颺,不過片刻
都足以荒涼。

天知道氳氤未均,
是否在於妄下調匙攪和;
但天會知道,
泡沫縱多,抵不住
沉著的一次吹呵。

願濃淡得宜;願茶上
一對眉目釋然,只記
滌濯與共的甘苦。

《垂暮》

縱使未及抬望,
想象,尤其沒打算留戀的,
偏要過分透徹,
惟恐,抓不緊煞尾的一眼。

怎麼恰當地告知,
不如收攏姿勢,包括
不忍揮別與目送的可能,
方會意失卻,
原是重新流連的憑藉。

多深多長的軌跡
若時刻記取,毋寧說:
會走倦的全屬裝扮,
而中途,也藏下逃遁的契機。

如無法抗逆的帷幕
依舊必須垂下,約定了,
就在篤信的止境
一同細數,歲月繾綣鋪過
最尾、最美的里程,
以至同行時
始終珍惜的刻度 ……

《飛人》

已然落伍的熒屏
落幕了,未言倦的戰靴要是退役,
總難免讓路。
是會再見每處死角
一發發怪炮長途來襲;
精於丈量的時代,
計分牌,動輒也會機械翻動。
是故拿手的都沒有分數,
空中在行,既未飛越
亦不叫時間中輟;
是故高懸那背號永遠
配得,一個舉球飛縱的人字
遠近無礙,但三
之於二號多一重迂迴,
注定位列在後;
何況三分一比下,
缺了,是一分衝鋒
竟以為失事的勇悍。

《雨季》

還要更狼狽嗎?
情願,罔顧雷聲而撞上
霾晦的日子,無心沉澱,
卻甚麼都不缺。

沒有絲毫忐忑的雨勢
沒有斷開。
總有人能會意
一直不帶傘的緣故。
已然稀微的餘溫、
密度,禁不起風的
不想填補,也按時跌落。
季節,仍在不變色、不皺褶的
約定裡,縱會濕透,
且必將成為故事。

不打算面前
敷起習慣瞞昧的妝容,
就不害怕融掉;未能夠
撿回的,該屬於過去。因點滴
要附身的,始終謹慎留住,
直至明白背地的陰影
跟隨時,一樣
沒絲毫的遲疑。

不再並行的雨季
多狼狽也好,
天,如今決心頂替
降下過多的分量。
已離開的腳步只樂於遠走;
不及,或說不欲走避,
都是晾乾以後
每段更難堪的日子 ……

《苦海》

一、
一切都晚了。但願潮,
半輩子的浪蕩不悔沉寂。
非得分曉的形相,偏偏,
在失向時沒認真留住
務必起伏的紋路;
歸程,緊拙才計及的時刻表
盡皆押下,而份屬點滴的原來
就不值依戀 ……

二、
要挽回的水劫,
不見得會異常划算。
連星也牽引不起的夜幕,
注定將漩渦淹沒。
是汐,淌著的旋律一直迂緩,
催眠總要淡忘的過處,
惟求洶湧時,不讓窺見
天空,早已不堪裂如碎鏡。

三、
「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
投入過多終於失語,沒法子
再驚動海往後的時日。
茫茫裡,祗如一枚卵石守候,
俯首的曙光沒有
在靜待回眸、相擁成蔚藍的世界
蒸掉記憶;沒有直言,海
根本推移一片苦澀,不曾沉溺,
卻是滿身淋漓 ……

《荒老》

一、
慶幸樹一直戀舊,
交迭隱忍的場合終須著跡。
重頭,摭拾的枯榮留住
斑駁與陸離,既往與以後
適宜無心的脈絡,
趕在渺茫之前蒐集、拼湊,
直至所有相遇的季節,不再空白 ……

二、
恍如記憶,並未讓自己老得更快,
色相要是過早褪去,
風,總會頂替而來,
卸落萬千晾曝的羽翼,
以為鋪墊,庇蔭
埋設彼此餘生的離程 ……

三、
失卻的,委實
拗作誇大的桎梏;
而斷落,根本是宿命
其中必經的段落。
非要片面將空蕩的枝節
逐一折取,碎葉縫補以求圓謊;
當風已選擇來去
了無聲息,一樣故意的
遭讀成留白 ……

四、
沒有荒涼也沒有老去,
只得夢囈的國度裡,一切都沒有 ……

如果天有眼

哲一

《歸空》

大地,畢竟匯聚過有限灰燼,
漸、驟、起、滅,以寄語
自詡無垠而不達的點滴:
亟需的每種跋涉,在於世界,
一切虛實同掌的世界,
並沒有逾常地賦予
所謂獨享的時刻,
無分,著陸還是離地。

總要忤逆去妄圖,
預言塵封凝結,不動了
亦如空設,侵蝕的前奏
好應該氾濫成流。

是故山嶺只得保持險峻;
霧露霜雪,除卻本色
不曾報以更多。

枉然偷渡的痕跡
意料般滑倒,仍想拖曳
扎根叢生,如今失散風裡的芒草,
以為陪葬等同解脫。

唾棄制肘順道全然忘本。
不必會意,莽蒼也有孤獨的自由;
不會意冷到盡頭,祈願掙扎的
都要還給天空 ……

《黑白》

死灰,早就擴散心頭,
當下若覆蓋成夜幕,
是要多黑,便有多黑了。
菸,如常晃眼間
抽光的霧霾,
仍不曾教漫天開明。

未嘗嚮往噴灑過來的劑量,
稀釋掉越噁心的真相;
總不能無辜地吸入,
強制高舉的氧氣罩內
一切不容許斟酌的氛圍。

如是者,會看見
伺機已久的魔獸持械橫行,
也看見更多證人或幫兇,
以迷信的烏雲
遮攔所有受虐抽搐的併發症。

沒有面目的地方,
口齒,只得抽成最霉最黑。
直到不支
逆反的白眼應該洞悉,
亂世,從來不分黑白 ……

《同根》

明知道技藝無成,
仍要密謀去強行連綴
親自斬截過,所有
貪圖擴展的指掌。
可見鎗柄哆嗦握住,
只會侷促,視作搶火的影射。

凝聚起零散的飛灰,
俱焚燒至沸點。
炙手了最適合趁機
拼死,砸向蓄勢的膛管,
或者勇擋,或者搪塞。

遂意般盡歸蕭條。點算荒島:
不必要的欄柵、強揠的芽苗
曾經善藏免疫的根蒂,
且希冀尋常時日,絕無拙劣現眼 ……

《盡頭》

一、
著實逃得冒失。
徐徐該隱瞞踽踽
去來的腳印,才不經意
消弭隨時獲咎、
原也無謂神往的進路。

二、
僅有的流沙。最淺陋、
通常最障眼的流沙。
耐住陷落的步驟,唯恐半聲,
便連帶置信的城池
永不回頭。

三、
竟是如此透徹。
天,未必有滔滔飄搖,
一地已流遍沉淪的水影;
況且泡沫久駐,
全為了等候不合的坑窪,
一舉沖激,乃至
洗盡點滴可行的濡沫。

四、
都無關清洗淹溺了。烹煮、磔裂,
或者種種絕命的方法,
終須填還多數重生的妄圖。
即使直白的孽業裡,
從無差異、詫異 ……

《變節》

反正袖手,索性
連白眼都藏起。
莽撞質難的
當然未嘗問及
瞼下,為何會這樣疲憊。

在無度的背景裡
做個人,恐怕也擔當不來。

不識推敲的病患,
誠然只配得
解讀殘障的肢體。
譬如撇捺淺陋,
足夠映襯守缺的濫調;
譬如暫泊的販檔、出租車,
煽亂的武夫可以邀功。

故此誹謗的同時,
忘本的一群不會知道:
袖手,不過是靜待
一次翦除的良機 ……

《脫節》

變臉過後,劫
就有了開脫的門路。
大多扛不起來的
節,老早綑綁成結,
不求,實際上
也不宜甚解。

退步、旁觀,
就未有那麼多境遇
談得上厄難。
第一次,必定猛力掙扎,
方能扔光務須的頂證。
鈣化的口齒不當一回事,
沒甚麼值得羞恥。

放心。功無犒賞,
其實天,一直很公平,時刻
都沒有報應 ……

《回頭》

執於來去不堪追尋的
結果,同時也止於目前。
跨出去,錯判的分量
連帶一切記憶,沉重擲下。

風聲倒流,足跡倒掛,時間
倒數了,卻注定找不到
尚能困乏的軀殼。

你不敢任日曆翻越自己;
你不敢回頭,報以及時的冷眼。

彼岸

哲一

《晚安,北京》

賞來這一大巴掌
夠黑罷。
自便的自辯、曾經的
城禁:光譜定好了,
活該遮攔。

嗔怪,勉強罩住,
沒瞧見;
想必動搖的舞步,搖動正狂,
沒閒瞧見。

要偏信天賜導航,祈求
點亮的明星,算五顆
還是五千顆?

胡扯。搧不走的影兒,
籠城而堅壁。誰
膽敢想到前途,
總得卸竹而成龍,出囚
以為人。

《美麗世界的孤兒》

一、
來不及
在莞爾的一瞬,
預先藏好各自的答允。
故意淘氣,揉皺打印過的眉目。
都老了,用不著
聽取走失的風聲;
不再在意築起還是拆掉
冷不得攀的鵲橋,且篤信
冰釋以前,永不相見。

二、
「所有交互忖度的足印 ……
自然不甘冷落;
所有借來 …… 爭高的喇叭
自然 …… 揚言不還 ……」

往往不願夢迴的,
了解雨勢徹夜張狂,
難得的託付總要驚碎。
點滴無情,
可以彌合隔世的漏洞;
同根默念的留白,不經相通
仍無法落定:

「所有交互忖度的足印,
不敢獨步,自然不甘冷落;
所有借來的虛榮、
堆砌爭高的喇叭自然無物、無恥
揚言不還世界,一副殷實的面目。」

三、
切忌授予過期酒精,
滿箱子有待麻醉的餘暇;
切記,間或開機,
拌一些塑模般的雋語,
齟齬,學會未嚼而咽,
一切倒過胃口的
適合反芻。
鏡照的自己如太乾癟,
勵志地,敷上吐滿的熱巾
乃至冒汗,定認同世界,
仍如孩提想像溫暖。

四、
恣意抓一把
向記憶保釋的日子。
風,並沒有原諒自己,沒有。
本應掙脫的溫差,
未讓更厚實的絨衣套牢;
軀殼,勉強回歸
也漸次晾乾。
直至擠出了最後一點
不合時的原委,
驚覺繭結過的絲絮、
彼此萌生的重量,
注定忘記還能輕盈的身份 ……

《我愛妳,生活》
- 致二零一零年一月二日

一、
流年必然截取的髮絲
再次斷滿一地。唯願推移
往後的每個時日,
照徹可以調皮匿藏的角落,
俯拾的形影,總能尋得
相互離合的憑據。

二、
要相信,告別的餘溫
一直緊扣於連心的被窩;
至於無庸架疊的私語,
都託付密縫的嘴角,
枕邊的毛絨熊會娓娓叮囑,
會明白許多寂夜不去,
白首也不來。

三、
寧可代替衣架的載量,掛住妳
不堪暴曬的裝束;
寧可,鬱悶的爐火已點不上,
沒有快餐務必烘熱。
頂多是一同歸納:
皺褶、收縮、發霉、吞嚥,
不過提早適應
終須老去的彼此。

四、
毛躁地拖拉掃帚,經過
並肩起伏,那些等待回收的空瓶,
總灌注過多的水分。
只好一場苦笑,
在吃力租賃的方寸,
辨讀妳無心設下的隱喻。

五、
抱怨失策,拔去了電源的鐘擺
會誤導營役的步驟。
忘了手機忘了手錶也忘了
定好的手勢。暫停,
是讓妳瞭解錯過,
始終追不上廝守的腳程。

《抽乾》

難以囫圇飲盡,
日夕變動,一杯子滿滿的渦流。
凝結,往往由時間
凝結了空虛,
適合細味的臉頰,以為清明,
如貓一般往返舔舐。
傷口益深,也不要忘記倒刺,
猶在屢屢針砭自己。

偶而探問的吸管其實
並不洞澈。
甚至嘗試衡量,誓不熔斷的渠道,
連同倒映消亡的溫差。

慶幸,捧起抽噎而成的冰凌,
顆顆行將枯窘,
決不如貓舌過敏。
不勾掉膚肉上疙瘩瘡疤,
不關流浪,還是寄居的地處,
委實親歷一切疼痛,記住
幻世抽乾前後的餘溫。

《你走你的路》

須知道因果生來,
白眼或青睞,
必有給摘下的命途。
吞下了,底細全然隱沒,
也失去半生託付的分量。
當下應取得回答:
葉子,沒可能管護物外,
終究留過椏杈的蔭蔽。
定時翻閱晝夕,
便明白欠奉日程的
還得逐一交還;
期待躡足成就飛灰,寄身
一切流風關照的飄蓬,
生、住、異、滅,問不問世,
路,還得安然走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