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花

和子

一斜枯枝
數朵乾蕾
一枝風乾的花
將它的花容凝固在
微放時

盛放的花兒總有期限
乾枯的花枝卻可永恆
它將生命鎖定在
枯死的那一刻

就像一棵
被砍斷的樹
一旦製成紙書
就成了永不枯萎的
長青藤

種子樹書

和子

一顆種子
從樹上掉下,跌落泥土裏
在黑暗與擠壓中找到
突破的方向
生命破土而出
喝著風雨陽光長大

一棵大樹
任伐木者砍倒
粉身碎骨化為白紙
印上人的悲歡智愚
成為書架上的長青樹
在人的共鳴和熱淚中永生

它本已死亡
卻獲得新生
它本無天分
卻是天才思想的居所
它本為木心
卻與靈性生命共呼吸

它本是草木之軀
卻藴藏最剔透的靈魂
它本是有限的厚度
卻承載最悠長的文化歷史
每一張紙都壓進樹木的機遇和命運
每一本書都是流淌的人類智慧與史詩

嚴冬的試煉

和子

冬至
像神奇的咒
僅一日,就結束了一年中
最短的晝
僅一夜,就結束了一年中
最長的夜

時鐘
像利索的刀
僅一敲,就分開了
除夕和元旦
僅一秒,就斷開了
去年與今年

嚴冬
是蕭瑟的劍
僅一季,就殺滅了
脆弱的植物和動物
僅一雪,就埋葬了
金黃的秋色

烈火
是試煉的爐
僅一燒,就分出了
鳳凰與山雞
僅一煉,就試出了
真金與爛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