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分

句芒

赤炎的太陽立在赤道的正端
彷若女神的天秤把兩極瓜分
我從天秤的另一偶伸出頭來
火熱的帶子纏繞着我的脖子
如眾僧侶的佛珠掛在頸項
我彷彿聽到六祖說
“無樹無台本無物”
看到道濟沿門托缽
瞬息間,一把銀光閃亮亮的鉸剪
從天而降
無情地把牽曳著佛珠的線條剪斷
我魂隨着佛珠四散逃竄
滾入了一個平凡的甕缸裡

蘭姨

句芒

「良心的事,誰人能説個明白?」

蘭姨離開我家返鄉已經三年多了。現今我們已請了個菲傭,但我們感到她始終不及蘭姨的䏻幹。蘭姨離開的時候,說過歡迎我們去順德探望她。畢竟我們主僕相處時,關係融洽。她經過這次的打擊,又是孤苦一個人,確令人同情!至今我們也沒有去探望她,只是恐怕再面時勾起她的往事,畢竟芳姐是我們的小姨。

回想三年前,我倆因年紀老邁需要個傭工做點家務,若然請個菲傭或印傭,我是個頂厭尖的人,恐怕與外來者住在一塊兒,感覺窘迫不太習慣。我倆本打算雇個家務助理之類,但聽了親朋對此類的員工,多是劣評,便打消了本意。

我倆為了請傭工發愁的時候,小姨亞芳帶來了個好消息,她的同鄉姊妹亞蘭剛申請了單程證來港定居,正想找份工作。亞蘭提出的要求:早上來晚上走,不留宿。這正合我倆的心意。自此之後,蘭姨就成了我家的傭工了。

蘭姨若五十歲,順德人,丈夫早死,沒兒女。在鄉間的時候,靠幫人車衣做些針黹養活。最令我倆愜意的是,她煑得一手美味的順德菜。有時候,我倆的衣服需要修補,這都是她為我們一手代理。老伴對她讃不絕口。有一天,我見她滿懷心事,做事總是心不在焉。我又不是個多事的人,也沒有去追問她。

過了不久,蘭姨沒有來我家幾多天了,我們找也找不到她。我去問小姨芳姐,芳姐囁嚅且吞吐地說:“蘭姨,她嘛⋯現正踎緊監啊!好似⋯要踎⋯三個⋯個月啊!”

我追問其中究竟的原因,芳姐初時說不大清楚,當我再追問,她才含糊地說:“好似,聽講,她⋯她呃⋯呃咗政府的錢喎。”芳姐有意地避開了我倆,再不願說下去。

過了三個月,蘭姨特然来到我在我家,懇求我們再次雇用她。老伴聽了非常開心,而我總是覺得她是個不老實的人。我要她老老實實地告訴我倆離開的原因。她悲憤地說:“我在鄉間賣了那間小小的裁縫店,拿到了六十萬元來港。到港亞芳慫恿我去政府處攞綜緩,礙於那筆錢,亞芳說可以暫時待她保管。於是我就照她的意思去做了。當時,她並沒有把我的六十萬保存著卻把它買了一間房子。現今,那房子已升值幾百萬了。我打算向亞芳取回那筆錢及希望她也給予我些少的利息。豈料她竟然說:『這間房子早已給了我的孩子住,等他賣掉了就會還給你。』這件亳無理由的事,我怎能答應呢?於是我频頻地向亞芳追討。一個令人憤慨的事終於出現了!亞芳的孩子走去舉報我,説我隱瞞了一筆錢卻去呃政府攞綜緩。最終,我坐了三個月監及被追回我已拿取的二十萬元綜緩金。現今,我什麼也沒有了,希望你倆讓我繼續留在工作,貯點錢回家鄉。”畢竟,這件事與小姨芳姐牽上關係而且彼此是親戚,我只好拒絕蘭姨了再在我家工作。

每當我回想這件悲劇,就念及人性良心的問題,也想起蘭姨和小姨亞芳。小姨亞芳所作所為固然不妥,令人憤怒;但是,難道蘭姨沒有錯嗎?她的錯是貪念作祟吧而亞芳就涉及良心的問題了。只不過的是:蘭姨已經受到了懲罰,那麼,小姨亞芳呢,她是否遭受到良心的譴責嗎?

匈牙利點滴

句芒

從捷克的布拉格南下,來到了斯洛文尼亞。在酒店的早餐上,與同桌的一對美國夫婦搭訕;我對男的說,你們的總統夫人梅拉尼亞是斯洛文尼亞人,從而打開了我們的話匣子。最熱門的話題,當然圍繞著他們的總統特朗普,我對男的說,你對於特朗普,你們的總統有什麼的看法?他的答覆令我感到驚訝。他説,噢!他嗎?是個無赖騙子!我好奇地再問這個剛認識的美國人,為什麼這麼有這樣的說法呢?他回答,譬如說,有人同他做完一單工程,他稍有點不滿意,就會斷拒絕付錢,而且對你説,我不怕同你打官司,我有的是金錢和時間。

離開斯洛文尼亞再南下,進入了克羅地亞。旅巴停在克羅地亞與匈牙利的邊界等候過境。在我們的前面,早已停上二輛旅巴在等候。我們在旅巴上等了大約45分鐘,前面的旅巴開走了,才有一位身裁高大的匈牙利邊防員走上來,逐個團員收集了我們的証件,便下車走回他的辦公室。我們在車上再苦候15分鐘,他拿著我們的証件,吩咐全體下車,在導遊的協助下,他逐位團友叫名,拿回自己的証件后便返回車上,這就辦完了過關手續。旅巴繼續向着匈牙前進。

旅巴在匈牙利的平原上奔馳,大幅草原上,星羅棋布的銀色閃亮的風力發電桿高聳雲端,風車的葉片隨風緩緩地轉動。對面的公路上,一輛輛的貨櫃車川流不息如貫地奔往奧地利。匈牙利位於東西方的交滙點,東方的貨物經匈牙利輸往西歐。

我們在路邊的一間餐館享用了驰名的匈牙利杉木烤羊肉。羊肉鮮嫩肉滑而且發出微微木杉的馥郁。猶如廣東的荔枝柴燒烤鵝般,別有一番風味!

旅巴稍停在路邊的候車處,讓大家去洗手間方便方便。我看見一群男學生飛奔地像赛跑般跑往廁所。奇怪的是,他們都排隊輪候廁格,尿兜卻又空著,他們沒有用。難道他們各人都在拉肚子嗎。我站在尿兜前方便時,噢,我明白了。尿兜的設計高了點,連我有米七的身高也要踮起腳尖來相就相就。這即時想起過關時那位身材高大的邊防員。我也留意了匈牙利的男兒真的個個昂昂七尺。

進入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聞名的藍色多瑙河緩緩的流水,流過西岸的城市布達和東岸的佩斯,二個城市合而為一,這就是匈牙利的首都布達佩斯—多瑙河的名珠!

匈牙利人擁有亞裔人的血統—馬扎爾人。馬札爾人從西伯利亞南邊的草原進入多瑙河盆地,建立了現今匈牙利。布達佩斯見證了匈牙利的多災多難的城市!13世紀,它遭到蒙古人入侵,燒毀布達佩斯;16世紀,又遭遇土耳其人入侵,落入諤圖曼帝國統治了150年;第二世界大戰,又遭到納粹德軍蹂躪。因此,匈牙利人是多麼渴望響往和平和自由!正如,他們的愛國詩人裴多菲說:「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不幸地,斐多菲為了鼓吹匈牙利獨立而被統治者奧地利王朝哈布斯殺害,死時,年僅26歲!

走在布達佩斯的街頭,看到有的建築物,外牆還留下纍纍的子弾孔,凹陷的孔窿,它們正在告訴我們:戰爭的殘酷!和平的珍貴!看看,哪聳立在布違佩斯中心,蒼翠的山丘上的自由女神像,高舉橄欖枝向着蒼穹訴説和平和自由。不遠處的英雄廣場是紀念馬扎爾人定居匈牙1000週年建立的。廣場的中竚立的阿爾帕徳王及七位追隨者的部落首領的雕像。阿爾帕德王朝(889-1301),由一個部落聯發展成為一個稱雄中歐東部的強國。望著英雄廣場上匈牙利歷史裡的著名的國王、大公及政治人物的雕塑,仿佛他們正在向我訴說:「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淺談布拉格

句芒

歌德説:「布拉格,世界最美的鑽石!」
尼釆說:「表達音樂時,我想到維也納;而想到”神秘“,只有布拉格。」

踏足布拉格,腦海即時想到著名作家《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作者昆德拉以及《變形記》的卡夫卡。昆德拉與卡夫卡都在捷克出生,昆德拉後來去了法國,成為法國人;卡夫卡是個猶太人的后裔。

著名電影「布拉格之春」改編自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這套影片的背景是從蘇聯聯盟軍入侵捷克開始,年青的知識份子紛紛逃亡海外以及當地人對抗蘇聯聯盟軍的鬥爭。《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談到愛情的「輕」和「重」,政治與哲學的抵觸,人的性慾與靈性的分別。昆德拉的作品是拒絕接觸政治,也不把政治的事件放到他的著作裡。他的作品只是專注描述人性的丑惡。正如昆德拉說:“令我反感的,遠不是世界的醜陋,而是這個世界上戴上美麗的面具。”他另外有句名言說:“我開始慬慎的選擇我的生活,我不再輕易禳我迷失在各誘惑裡。我心中已聽到來自遠方的呼喚,再不需要回頭去關心身後的種種是非與議論。我已無暇顧及過去,我要向前走。”這是多麼的發人省思。

走在布拉格的街上,我懷著希望䏻看到卡夫卡的雕像,但是,失望了!問帶團的導遊也不知道。幸好,我在一間書店的窗櫉看到他的肖像,便迅速地把他畫下來,填補了我的失落感。卡夫卡的濃眉大眼,深邃的眼神,顯露出無比的內心的孤寂和絕望感。在他的《變形記》也許能找出了答案吧!《變形記》的主角格里高爾從惡夢中醒過來,自己變成了一隻巨大的甲蟲。格里高爾是這個家庭的經濟主柱,這遽變使到他已退休的父親被迫重返工作,他的妹妹無奈退學。直到有一天,他(這條甲蟲)死了,他的家人才如䆁重負。卡拉卡的經典作品還有《審判》《城堡》。卡拉卡的名言也俱震撼力,例如,「書必須用來鑿開人們心中冰封的海洋的一把斧頭」,「美國充滿無限的可能的魔幻國家,歐洲越來越變成無比狹隘的國度」,「盡管人群湧擠,每個人都是沉默的,孤獨的」。

布拉格爾雅塔河上的查理大橋和舊城區的聖維特大教堂,是遊客必到訪的地方。查理大橋的橋廊屹立著各尊的雕像,每個雕像告訴了我們,歐洲過往的歷史。教堂古堡的畫和雕像,也讓我們清楚地了解到歐洲歷史的發展和痕跡。查理大橋上就有很多画匠和樂隊表演,這也是歐洲街頭上常見的。舊城區的聖維特大教堂,金碧輝煌,聖殿內的環廊圓廓鑲滿金片閃閃生光,不知天上的神靈是否被燦燦的金色所炫惑?布拉格的市內有很多教堂古堡,圓穹金頂,湛藍黛綠的尖塔處處何見。橫街窄巷的牆壁,繪畫現代的塗鴉,與荰重雅典的教堂古堡,遙遙雙望,極不協調格格不入。

我處身在布拉格鵝卵石板的街道上,只渴望䏻沾染一點點昆德拉和卡夫卡的文學的靈氣,只管是萬分之一,也很知足了!

老去

句芒

可聽到秋天的風聲
看到夏天的雷雨?
我的容貌在風雨中
漸漸憔悴!
青春的歲月啊
在嘻哈歡笑懊惱中
倏忽而逝!

已遺忘,怎又勾起
那條小巷
它的面貌早已改變
地上的磚石
依然見證我倆
曾經纏綿的日子!

高鐵

句芒

彷若銀龍
穿梭峻嶺
泥黃衰草平原上
狂飈
鄉間市鎮
瞬間變了容貎

瓦頂陋寮
庄稼農舍
桑梓田壠
變身
石屎高樓
片片如積木
重重疊疊矻立在
光禿禿黃泥土上
石屎天橋
曲曲折折在山腰間
在平地上
蜿蜒架空地迴環

閃亮的大小鐵売
如貫地
左衝右突
來來去去
川流不息

鍋蓋似的天缐
圓圓發亮的水塔
片片灰白電路版
硬繃繃般
橫在疏落的
石屎磚砌的屋脊上

逶迤的山嶺
條條樹椏般的鐵塔
頭朝天穹
腰間伸出枝枝的長臂
互相拉攏
對山的靈空廟宇
飛檐翘角
腼腆而笑
互嘲

傳播
聲色犬馬

晨鐘暮鼓
打開人間心靈之殿。

盼望

句芒

誰把你遺棄
在齷髒的路旁
你纖瘪的莖上
鈎著
數瓣羸弱的葉子
我把你
安放在陽光底下
昨夜
一瞥間
你枝頭已冒出
點點淡黃的蓓蕾
今早
你已穿上
橘黃色的衣裳
綺麗妖媚
奈何短短的數天
你已枯萎凋零!
明年的春天
落下的綠葉
還會萌芽嗎?
還會長出淡黃的蓓蕾
鮮豔綻放的花朵嗎?

赤口

句芒

年初四的早上,我「逃離」了渡一晚的路邊酒店。下午,數位公安偕S來找我,我旋即被帶到T鎮的公安局查問,他們發現了一具屍體,在我作晚住宿的酒店的房間隔離。

年初三,俗稱「赤口」,親朋當天,互不拜年,這是中國人的習俗。當日,也沒有什麼地方去,我便搖了個電話給S說晚上來見她。S在T鎮當美容師。晚上,我們在一間湘菜館聊天喝酒。S說今晚陪我,她就不返回宿舍了。她又怎可返回去呢?她們的宿舍是一間大房,房內安置了數張碌架床,每張三層的,住上了十多位員工。S在她宿舍附近租用了一間狹窄的房間,在她放假期間可以有個地方歇腳。

我們離開飯店已零晨時分。我騎着單車,她坐在車尾,慢慢地走在這條暗淡燈光寂靜的馬路上。S租住的那間房子是一所貯物的貨倉,看更私自租與外來工,因為這是間貨倉及私自租用的緣故,租客們都沒給予開關大門的鑰匙,只是倚靠着看更去開門的。S按門鈴很久也沒有反應,料看更的已入睡或是詐聽不到,因為從來就沒有人會在這麼晩回來的。那怎麼辦呢?難道我們踏著單車整個晚上走在這條寂靜闇黑無人的只有稀疏的車輛往來的馬路上嗎?這真的太過冒險和不安全吧!投宿旅館是唯一的選擇了。

我們走到路邊的一間簡陋的三層高的酒店,酒店樓下是間飯館,因新春期間已休息了。這類酒店是方便往來的貨車司機在此宿一宵以便明天趕路。迎面而來是位老人,料是看更的。我把單車交給他安置,順手也給予他一封紅包。辦理入宿的櫃臺在二樓,S跟著我的背後走上樓梯,她刻意把樽領羊毛外套扯高至鼻子,把半邊的瞼捂著。那位女的服務員登記了我的身份證、給付房租及$50按金後,她拿著一條鎖匙,打開了其中的一間房間。我們走進後,我剛把門關上,那服務員忽然把門房打開,把頭伸入來,用貓兒的眼睛看著我說:「你們還要些什麼?」這間房子迫仄,只安放一張不大的床及一張細小的枱及一張椅子。牆壁上的油灰斑斑點點的剝落。黃舊的綿被、睡枕和褥墊散發陣陣的糗味。我轉侧難眠而S卻很快就睡著了。

翌日的早上,我醒過來,S已走了。我走下樓梯到辦事的櫃臺找服務員,櫃檯前沒有任何人,整間旅店闐然無聲,靜悄悄的。我走落地下去找昨天的老人,也沒了他的蹤影。我的單車還擱在停車場的一角,我對自己說,還是走吧,那按金算了吧。忽然,有位路人走過,我問他:「為何整間酒店沒有人呢?」他答:「有!你上櫃臺處,大聲喊,就有人出來的。」我便回身再走上樓梯,在辦事的櫃臺前喊了一聲,那櫃臺後的木板墻壁忽然打開了一爿門,昨晚的服務員睡眼惺忪的從那爿門攢出來。啊!真可怕,昨晚整間洒店只有我們三人而那個服務員還「躲藏」起來的。更可怖的是,我們伴着隔壁的一具死屍整個晚上。

公安吿訴我,他們發現隔壁的一具男屍是自殺的!

黑手

句芒

我聽到電鑽的聲響
在我的骨頭處打窿
為什麼我神經末梢
沒絲毫的感覺
難道我的靈魂出竅
飛離了我的軀壳?

孤魂站在街頭一角
來來去去的過路人
他們,像受電子操控的木偶
淡漠的神態
冰冷的表情
年長的狡猾
年青的暴戾
孩子沒童真
啊!是否隻無形的黑手
把他們牽扯愚弄?
我願掀起那張帷幕
掄起尖銳的匕首
把那躲藏者 砸掉!

我總喜歡沿著牆邊走

句芒

我總喜歡沿著牆邊走
並非想依傍著個靠山
而是,慵懶的我
不想去追趕別人
我緩慢的步伐
希望,我靠著牆邊走
不會妨礙他人的前進
我喜歡沿著牆邊走
在前方荊棘的路上
牆角的平直缐
給予我正確路標指示
使我在漫長的路途裡
在惶恐中
內心踏實
免踉踉蹌蹌走入歪途

別了,我們的日子

句芒

我吻着你濕潤淡紅的口唇
你眯着雙目
柔弱的頭顱
俯伏在我的肩膀上
我再三地回過頭來
與你吻別
這意味著
我們終於分離
我無奈地踏著
沈重的腳步
漸漸與你遠離
遠離我們曾經歡渡過
激情的日子

歸宿

句芒

冷血的屠夫無情地把
我撻在黏稠污垢的砧板上
兇手把我的頭顱向上擺正
他掄起那柄鋒利的刀子
唾液吐在雙手裡摩擦
把手掌掬水
抹在我的頭売上
在我前額切割了數片的表皮後
利刃就在那露出白晢肉處砍落
鮮血如噴泉般湧出
灑落在屠夫的身上
濺瀉在那濕滑地下
圍觀者立即喝釆
我的頭顱登時與身軀分離
帶血的頭顱被放在攤上當眼的地方
血還在流淌著
我的嘴唇上下翕動
作了最後垂死的控訴
屠夫再掄起那張大刀
把我身體一片片切割分離
一塊塊丟在攤上的盆子裡
圍觀者即時拋下數枚的銅錢
把我支離破碎身軀逐塊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