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逆襲的人生劇本
除了一時眼熱
我仍是那個我
胸腔充斥着熱氣
從來不是甚麼勇氣

單純寫着我的志願 末來
隨時間變得斑駁一一落下
空話最終變成謊言
當時的我多麼幼稚
現在就多麼窩囊

對於明日的風憧憬
用盡全力找尋
除了白色襯衫留下汗迹
甚麼都沒有
也許,你是對的
當我想笑,現實就會迫近。

鏡子的影像
沒有光線會怎樣
染上燈紅酒綠身驅
陪隨的不安份影子
不過是光的遊戲
光照射的我 真的我?
歸入黑暗 鏡子的我去那?

依附着光生存的眼晴
所指示的事物
不過是世界局部的形
受着光和影戲弄
隱藏黑暗中的我
慢慢看清楚

仰望着光前進
就將一切惡都鎖起
「你才是不我」
拒絕接受 慢慢累積
如要清算會怎樣?
潛入黑燈瞎火世界
「由我孕育的你。」
其實才不是恐怖

伸手不見五指
就算在熟悉地方
也許變得徘徊不定
如果逃走
就會不明氤氳水氣
虛無的昇華。
就在天明前
在黑暗裏翩翩起舞。

風起了

風起了
你在想甚麼?
頭上盤旋的黑雲
彷彿在叫囂着
但,風起
四處流竄的水氣
彷彿不是你預想
原本結局竟然出現轉折
遠方的藍正在慢慢渲染
因,風起了。

種子

過去這點重量
怎會變成現在樣子?
是期待交織音符心
或是讓音樂流傳下去夢
過去和現在又相遇

不停延伸分枝,不斷伸長身軀
是想接觸藍色天空
或是為了黑暗細喃故事
沿着光緩緩
一點點與未來接觸

仍沒有成形旋律
被光滑、脆弱布幕包裹着
等待着登場驚艷
如果綻放時間到
會吸引它带來怎樣,遠方的旋律
未來又會是甚麼色彩?

兩份只有一半五線譜
融合
重新排序
會譜出怎樣歌曲
那未知結果
那首古老童謠又會怎樣變化
現在,沉睡吧

「我會否有足够能力? 」
反覆地問着自己
凋謝的它
對沉睡的新人說着那故事
因為種子,無限可能性。
在適合那天,將其唱下去。

種子和大樹故事

可否灑一點陽光
喚醒那沉睡的種子
讓那棵樹再度擁抱
細談四季
這樣故事,我不明白

在無盡的迷宮
如果那人在迷失
我會怎樣呢
抑或視若無睹
或是蕨類一樣;輕輕抱着樹

強行加速世界
戀情、街道、大廈;
只要不願注射進化的基因
時光又連根拔起
你願意在原地等我嗎
像那一棵大樹

小時候明白
施予,接受真正意義
由幾時開始忘記、害怕
是怕我這附生植物太沉重
抑或是怕回頭你己不在

成長留下傷痕,躲藏高塔太久
這屬於你我的病症
如果像老人貢獻一切送那天使
伸出雙手,
抑或像被婦人愛着那一對孤女
把手疊上去。
或許我就明白種子同大樹故事

人類 ,蟬。

人類和蟬誰更明白生命?
推開窗傳來夏天讚歌
共鳴聲音
到底那個是答案?
人類,真是脆弱

我現在就站在你面前
為甚麼要祈禱明天的我
為何明知季節限定
仍發出嘹亮的歌聲
所以
在過期之前;請一直陪着我
欣賞最後盛放。

太陽不再刺熱;歌曲斷斷續續
現在是幾號?為何不願告訴我
現在我仍存在呀
一直成長、脱變只為登埸自由
直到無力歌唱;靜靜躺下
你的一切、我的一切
就會切斷。
其實,好害怕
但我仍笑着
希望你不會討厭這段時間

以鬆快的旋律講述悲傷的我
抑或
邊哭邊笑的你
誰是笨蛋?
那麼,再見。

暢銷書的主人公自白

在空白就啟動編輯計劃
現在這是那一個版次
突然出現枝節
就用紅筆刪去
為了登上榮獲榜
就添加無盡技能 讓我在時間拼命
喜悦 接受大家在追捧的你

不停運作機械聲、投入白紙
在書桌編寫下一個 我的任務
打開錄音機
享受如雷灌耳嫉妒掌聲
所以
你眼中的我 是由甚麼組成?
碳粉,或是……

戴上你為我製造的眼鏡
曾與船長共舞書桌
浮現出多角度音符
現在只有死寂和你的眼
由銷量統領世界
那片藍天會不會一刺就破?
原本五層階梯
為甚麼我只能在最低兩層排徊?

想將你所認為的我書籍
用火柴燒掉
讓這冰冷文字明白甚麼温暖
但,我怕你傷心
但,再繼續下去
我快和那把錨一樣
被鏽化。

那位曾打開藍天門的英雄
到底去那裏
朦朧的海面
好像
有一隻小船遠遠飄來
喃喃地說為了自由

我拾起那頭綫,你拾這頭綫
緊緊繫在雙方的手
喃喃地像許下神聖諾言
相信我們不會分散
不會像那隻飄浮在空中的氣球

命運輪盤輪呀、輪呀輪
被劃分吸着不同百份比氫氣
上升速度、高度再不是同步
就算努力拉緊、繫上各種結
依靠着回憶相連,忘了現在牽涉
相互牽連不斷削弱

舉高手看着纏繞綫
被風吹起
所有諾言比不上時間雕刻
那幾根淚和汗浸過牽絆,以為會成佳酿
舉杯時發覺只剩茶香的淡茶
如手深紅下陷處最後回憶
在那充滿炭酸夏天。

放下頭腦跟着人潮去
以為不會迷失
不協調雙腿又錯過節奏
海浪 將我捲走
又回到歧路面前

走遠路、走近路
吵鬧聲音在耳朵不停振動
如所羅門王的審判,身體分為兩半
只好站在濃霧中,揮別好友
又再徘徊

人生地圖如能提早展出
就如飛行棋地圖早知全貌
沿着點數走的我
就會找到燈塔?
自欺欺人白日夢鎖着雙腿
又睡過去

夢中海味道、空中煙火、八月星空
揉合成一盞燈引誘我飛近
背負現實過於沉重,又再次倒下
就算不停重復
我都想有一次飛蛾撲火結果
被一直渴望包圍。

霧化世界被這刻決心吹散
踏上被禁止路 再續夢後續
握着最後一縷火花
再堅持下去
就算被人指責錯誤選擇
我也 笑着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