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子

過去這點重量
怎會變成現在樣子?
是期待交織音符心
或是讓音樂流傳下去夢
過去和現在又相遇

不停延伸分枝,不斷伸長身軀
是想接觸藍色天空
或是為了黑暗細喃故事
沿着光緩緩
一點點與未來接觸

仍沒有成形旋律
被光滑、脆弱布幕包裹着
等待着登場驚艷
如果綻放時間到
會吸引它带來怎樣,遠方的旋律
未來又會是甚麼色彩?

兩份只有一半五線譜
融合
重新排序
會譜出怎樣歌曲
那未知結果
那首古老童謠又會怎樣變化
現在,沉睡吧

「我會否有足够能力? 」
反覆地問着自己
凋謝的它
對沉睡的新人說着那故事
因為種子,無限可能性。
在適合那天,將其唱下去。

種子和大樹故事

可否灑一點陽光
喚醒那沉睡的種子
讓那棵樹再度擁抱
細談四季
這樣故事,我不明白

在無盡的迷宮
如果那人在迷失
我會怎樣呢
抑或視若無睹
或是蕨類一樣;輕輕抱着樹

強行加速世界
戀情、街道、大廈;
只要不願注射進化的基因
時光又連根拔起
你願意在原地等我嗎
像那一棵大樹

小時候明白
施予,接受真正意義
由幾時開始忘記、害怕
是怕我這附生植物太沉重
抑或是怕回頭你己不在

成長留下傷痕,躲藏高塔太久
這屬於你我的病症
如果像老人貢獻一切送那天使
伸出雙手,
抑或像被婦人愛着那一對孤女
把手疊上去。
或許我就明白種子同大樹故事

人類 ,蟬。

人類和蟬誰更明白生命?
推開窗傳來夏天讚歌
共鳴聲音
到底那個是答案?
人類,真是脆弱

我現在就站在你面前
為甚麼要祈禱明天的我
為何明知季節限定
仍發出嘹亮的歌聲
所以
在過期之前;請一直陪着我
欣賞最後盛放。

太陽不再刺熱;歌曲斷斷續續
現在是幾號?為何不願告訴我
現在我仍存在呀
一直成長、脱變只為登埸自由
直到無力歌唱;靜靜躺下
你的一切、我的一切
就會切斷。
其實,好害怕
但我仍笑着
希望你不會討厭這段時間

以鬆快的旋律講述悲傷的我
抑或
邊哭邊笑的你
誰是笨蛋?
那麼,再見。

暢銷書的主人公自白

在空白就啟動編輯計劃
現在這是那一個版次
突然出現枝節
就用紅筆刪去
為了登上榮獲榜
就添加無盡技能 讓我在時間拼命
喜悦 接受大家在追捧的你

不停運作機械聲、投入白紙
在書桌編寫下一個 我的任務
打開錄音機
享受如雷灌耳嫉妒掌聲
所以
你眼中的我 是由甚麼組成?
碳粉,或是……

戴上你為我製造的眼鏡
曾與船長共舞書桌
浮現出多角度音符
現在只有死寂和你的眼
由銷量統領世界
那片藍天會不會一刺就破?
原本五層階梯
為甚麼我只能在最低兩層排徊?

想將你所認為的我書籍
用火柴燒掉
讓這冰冷文字明白甚麼温暖
但,我怕你傷心
但,再繼續下去
我快和那把錨一樣
被鏽化。

那位曾打開藍天門的英雄
到底去那裏
朦朧的海面
好像
有一隻小船遠遠飄來
喃喃地說為了自由

我拾起那頭綫,你拾這頭綫
緊緊繫在雙方的手
喃喃地像許下神聖諾言
相信我們不會分散
不會像那隻飄浮在空中的氣球

命運輪盤輪呀、輪呀輪
被劃分吸着不同百份比氫氣
上升速度、高度再不是同步
就算努力拉緊、繫上各種結
依靠着回憶相連,忘了現在牽涉
相互牽連不斷削弱

舉高手看着纏繞綫
被風吹起
所有諾言比不上時間雕刻
那幾根淚和汗浸過牽絆,以為會成佳酿
舉杯時發覺只剩茶香的淡茶
如手深紅下陷處最後回憶
在那充滿炭酸夏天。

放下頭腦跟着人潮去
以為不會迷失
不協調雙腿又錯過節奏
海浪 將我捲走
又回到歧路面前

走遠路、走近路
吵鬧聲音在耳朵不停振動
如所羅門王的審判,身體分為兩半
只好站在濃霧中,揮別好友
又再徘徊

人生地圖如能提早展出
就如飛行棋地圖早知全貌
沿着點數走的我
就會找到燈塔?
自欺欺人白日夢鎖着雙腿
又睡過去

夢中海味道、空中煙火、八月星空
揉合成一盞燈引誘我飛近
背負現實過於沉重,又再次倒下
就算不停重復
我都想有一次飛蛾撲火結果
被一直渴望包圍。

霧化世界被這刻決心吹散
踏上被禁止路 再續夢後續
握着最後一縷火花
再堅持下去
就算被人指責錯誤選擇
我也 笑着走下去

再次成為追夢者

我所害怕,期待的敲門聲
在破爛的紅色房子一直響着
自欺欺人摀住耳朵
沿着習慣軌跡又再行駛

一直被切割的膽
連拿走泛黃畫框能力也沒有
只是望藍玖瑰的美麗困着囹圄
習慣的安全、熟悉的味道
誘惑我將獅子之心收藏
就這樣不要變
在界線之前又折返

在定型生活另闢新地
是否是很不自量力?
在空中飛舞木棉純白希望
有多少的棉絮能迎風飛佔領新地
抑或只是滾入溝渠
就如我手中那發脹的棉花

再現那身破爛的盔甲
依附傷痕質問我為甚麼放棄
突然襲來寂寞,停止大腦重新運作
我不要這樣下去
相隔的門消失了
孩童的我笑着說:我在等你
手牽手缺失情感都回來
連勇氣

界線之外是未知算式,隨便假設是甚麼
震耳欲聾的王之歸來;
以幻想進行末來,日子要終結
那棵被嘲笑木棉樹遍滿世界的夢
就算仍末成功,仍然準備下一次風起
那纏繞身體不要改變咒語
被沖出畫框的藍玖瑰化解

我所拋棄的你,一直門外等待
小心保存那時與夢相遇;
搖滾激昂的心情,炙熱的味道
「我們重新開始」
再度融合
再次成為追夢者。

來至某人告白

由筆尖幻化人生
被賜下生命
沿着你的残缺夢
踮起腳跳起最完美的圓舞曲。

過去放手夢、被禁言的說話
在文字魔法,化成一場七彩雷陣雨
填滿這個虛擬世界
撐起傘感受次元不同的你
併發思念融在七彩雨中。

不論如何修改或揭翻起舊一章
倒帶生活誰也發現不了
這個「真實」世界又再重來
閉上雙眼放棄紅色主人公-反抗特權
沿着過去情節再跳一次;
再感受你那刻心情。

你的化身所有痛苦
希望不再老馬識途再湧現你身邊
傾刻的安慰的對白、動作
能奇蹟般轉折能降臨你身上
從紙屏風傳來筆尖的哭泣
那株向日葵不再甘心望着虛假太陽。
我能够擁有昙花時間擁抱你
有多好呢?

我手中束藍色康乃馨花香
提醒着我被創造生命;
最終迎來最終日。
在真正休止符來臨時
請不要哭
殘酷的夢己經由你手中獏吞噬
那最美謝幕己發生
請笑,我最愛的人。

夜鷹

想共游於音樂海中
想唱出自己被認同
如夢幻和諧合唱童話
只屬於夢限定。

惡言纏繞的舞台
那聲音刺耳醜陋的夜鷹身影
與我不停交疊
不停地找屬於自己夢棲身地
希望能得誰一聲讚美
不想孑然一身
猶如撈到水中月夢中夢。

世界閉上雙眼流出嘲笑聲
變成巨大旋渦快將我溺死
如果放手,不再歌唱
刺死那個夢,塗抹過去自己
我就能得到肯定,那刺耳就消失?
那嘶吼夜鷹之聲耳邊響起
如果這樣正確,那才真正死亡。
拼命擁抱將溶於水夢
生存下去。

在廣袤無邊黑夜拼命飛翔
用盡全力掙脱引力
就算被燃燒、痛苦不堪
那以夢譜出閃燿之光
不為點亮你的眼睛
不為摘下那刻板眼鏡
我為了肯定自己。
就像夜鷹之星唱出他生命之歌,
那般肯定、和諧。

掩蓋的心情


 
那種心情,這種心情
在塗改液下消失
心中歎息
竟飄散空中
 
華麗文字,服人例子;
刪去,白色草稿紙
簡樸的文字
就像
簡單旋律比不起
複雜美麗的旋律
引不注意
 
這一支筆,刪去、填補
那躍然的字
那一顆心,它怎明白
無生命,物質
能寫,出他的心?
 
筆尖寫文化公式
誰能判斷好或壞
也好
大家也參與在内
誰想離開唯一方舟
 
討厭說謊者
自己卻是說謊者
掩蓋那心意,隱藏文字
在分數中交出最美真實。
 
一直指責甚麼
卻又身陷其中
明白路不只一條
只獨獨取它
改變,轉換它
在現實碾碎了。

你,知道

羊不喜歡離群
不是愚蠢,是寂寞
過熱檸檬茶味道
像隱藏在舌尖話語
不完美人的工廠
怎會達到無異

為何,你還在沉睡
仍在繪畫無異和諧畫
壓縮,抹去自己
那才是人生?
你知道世上所有道理
你知道世界所有規則
但你還沉睡在
那,一成不變地方

卻忘記了
維持,不會有嶄新世界
破壞,不會全是惡之果
生命,有重來。

夢的大榕樹

神默許的夢
一份為承諾的夢
被褪色的說話
今日仍在夢中尋

斷句殘言,朦朧不清
不能停留場境和人物
夢,法則。
為甚麼這夢顛倒一切
老人仍在大榕樹下歌唱
守護大榕樹的向日葵

老人弄虛作假的話語
重疊啍出不知旋律
自動接下陌生的動作
不停連接巧合
這是錯覺?

随波讚同,迎合情緒
假裝與世界連結
在溫暖的夢裏
將不能世界傾訴説話
全流進調皮的老人耳朵

今晚仍彈着不知名歌老人
仍不知他名字
禁忌,話語
消音的名字
就算不知他是誰
就這樣一起,
到夢盡頭

「我會化成大榕樹」
突現浮現
陌生,温暖説話
像是乾涸某處引水
慢慢,凝聚
那枯萎勿忘我
再度蘇醒
再度染上顏色
缺失的句子
回到原本位置

説出冰封己久兩字
老人,笑了
氣根藏着思念
不停湧入
那一株向日葵
「不要再忘記」
大榕樹慢慢透明
如發現仙鶴報恩;
傻子結局
夢,完結。

今曰我仍唱那首歌
連結與你曰子
沒有保護向日葵
等待再次相遇
不是夢,
是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