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八分

丁智逸

輾過銀光閃閃的高速公路
一片翠綠的田野
盡入眼簾
微黃的薄霧下
恬靜得令人羨慕
旅遊巴的玻璃窗外
看見的
就只有世外桃源

然而,又誰會知道
仙境外的厚門
十年、一百年、一千年……以來
從來沒有人碰過一下

只因
那道世代相傳的護身符
早已牢牢的烙在村民的額角上
他們手牽著手、彼此作揖鞠躬
在溫暖的微笑中
互相打量著對方的腳尖

透明的繩索下
一對對嬌小的三寸金蓮
被「村八分」的刑部綑綁著
日與夜
由老到幼
必需時刻警醒
觀察著空氣
務必傾盡全力跟別人一樣
拼成一條直線

一雙雙化膿的小腿
縱使不斷地顫抖
也要忘記自我
努力地拼成一條直線

就算化為塵土
也要捨去靈魂
拼命的站成一條直線
因為誰也知道
只要稍一分心
「村八分」的代表
隨時會為你、家人、朋友、後代……
送上一個鮮紅的蘋果

機械人

丁智逸

歡迎來到資源中心
你好
我是一個機械人「六六」
為使用者提供服務

請輸入指令
「夢想」
關於這個指令……
對不起,輸入錯誤
電腦系統裏面沒有這個程式
請再一次輸入指令
「希望」
對不起,這不在既定程序裏面
請重新輸入

跟據開發者的資料顯示
我的中央處理器
只能識別「有用」或「沒用」的編碼
請再次作出指示
「有用」?「沒用」?

對不起
已過了輸入期限
機械人「六六」已作廢
使用者可在資源中心
自行挑選
另一個機械人

東島

丁智逸

晨光下的小島,
單車及行人的腳步聲,
正在守護著那群黃帽子們,
步入校門。
對面的街燈,
映照著一個個疲累的身軀,
日復日、年復年。
縱然生活簡單,
但仍然活得自在。

突然,
一群提著背包的人們,
卻在遠方高歌。
他們高舉旗桿,
拉起手推車,
向著島民推撞。
他們說著似懂非懂的言語,
邊打量著島民的衣著,
邊說要見識一下小島的風釆。

那尖銳的歌聲,
令島民只好走到神廟,
求問蒼天……
這時,
他們回頭一看,
提著背包的人們,
卻早已提著祭品,
向著神廟進發,
向左、向右、向前、向後……

在千利休與佛利民之中,
你會怎樣作出決擇?
島民無言以對,
只好蹲在路邊的一角,
一邊呼著煙圈,
一邊提起杯麵及冰水,
向著無情的北風吐心聲。

雪化粧

丁智逸

十二月的淡雪
將昏黃的街燈
鋪成一張綿軟的彈床
烏鴉穿上白色的皮裘
蹦蹦跳跳
咕咕地唱著喜悅的新歌

牠俯瞰著
行人路上的黑套裝人們
回眸一笑
為他們預備著一份又一份驚喜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