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敗之美》、《致瑰頭飾》

秀實

《破敗之美》

我喜欢破败因为那才是真实的世相
譬如败絮般的爱,我也喜欢,因为那个女子的爱
也必定同样是真实的

真实的不会恆久,它沒山盟海誓的虛假陈述
但虛假的可能终老一生。而真实的
在一个诗人手中,会成为一场永不息止的雨水

如流的岁月中,那个女子静静地往复著
她以外,一切都是那么的堆砌为完美的段落
讲究起承转合,并擅用修辞与冗長的述说

如戴上帽子般,那是一种寓言体具有
纯真与教诲,而智慧的人会悟到
爱即慾,真实而短暂,破败而至美

《致瑰頭飾》

兩朵红玫瑰诠释了一种美。它生長在妳如流的
发河之岸

相遇的那天,這个新兴的城下著细如丝氈的
黃昏之雨

读到汤玛斯的话语,人类的思维,天使的翅膀
与乎我对妳那种扫瞄的目光

夜天使点亮了所有的螢火,让我看到黑暗里
所有的默不作声

而那确实存在著的赤裸,并沒有刺与泥土
只有露水的光华

仅仅是兩朵的依靠,即便拥有完整的花圃
拥有各在一方的完整的天涯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