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

秀實

夢中,簾子是垂下的隔閡著一個甦醒的城市
那裡有耀目的高樓和彎曲的巷道,也有數算不盡的有情眾生
那些花被告以不能凋萎,叫永恆的季節,叫等待果陀

頭頂上的盡皆雪域,可以遼闊為廢墟,為異域
旅館內的方桌狹窄得僅容下流離失所的羸弱燈火
形骸已然僵化了,背後的翅膀仍有飛翔的慾望

我的情人哩,在一條不知名的河流對岸
她有時安靜,有時放蕩,常把我失卻了的慾望勾引回來
她是全然的裸裎著,並以此為愛與不愛的語言

孤寂的是日子和整座旅舍,還有那些熟稔的店鋪
我愛著,在翻讀一些詩,紀錄著那條暗巷子和那張空椅子
情人們聆聽著悅耳的歌聲,忘卻了空洞的眼眸,都說

這便是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