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与诗

秀实

很多亊物现在我已经不甚理解
譬如寿。寿也有其终点,而我希望看到
八十三年后在北纬三十七度上空掠过的一场流星雨
那时我在一个古老的城市,那里都是战火的痕跡
天台的风很紧,她把一条驼羊囲巾搭在我肩上

又譬如缠绕我一生的诗。它等同于语言吗
或者说是独特而活著的稀有物种,而非养殖之物
我不间断地书写,较之案头的一场灯火更为持久
寿终正寢与油尽灯枯,那个词更为贴合
未来的结局。或有人说那是相同的
抬头时,我便看到這个伪诗人身后的万物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