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鼓灘

角角

夕照篩下,攤開深邃的海
風唿唿地,忽揚起
指紋復是沾上乾燥的海風
搊起,你卻瞢然,瞟向無岸之處
叩問,何以

儘是一泓無法止息的起伏
倒置,的倒置是否凝固,拍岸依然
默不作聲,此間
浪是時間的呼嚕,酣眠
於湉湉的海
它們只是指涉憂傷

「它們,不過指涉憂傷,
成份是海水」
我們處在夜的甲板
拋卻了錨,沾滿失足的海浪聲
一切的念困於窅冥
你正在水裡呼吸,適應缺氧

鐘擺渡,遠航是時間
漸行漸遠,夕照只是留下
餘溫,躺於岸旁
成為我們無法瀝乾的耳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