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時代

角角

以為,只是月光篩落的金光溫柔
而北方是悲涼的
穿透的鑰匙你緊緊
握著,風無法拐彎
進入;或是離去

一幀風景疏遠了,它過去
曾經,親切地
在你面前綻開自己
初春,風微涼,你的無束
日子得以生活
沒有憂慮,「此刻。」

「我知道
日後,必然是不會快樂」
邇時,你說,並以每根拭出火光
煙霧重複流亡
重複結痂,那是於園子的蕾
得開的,還得開
沒有誰,把誰說服

光無聲,邁進窄巷
捯回時光的線索
門縫揢住
是依稀的前生
那前方,通往情緒
一直倒退,至於面目模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