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洞盒子

秀實

己老了。搬移不動陽臺上的植物
它們的枝條便交纏著如日子的臉容
顛倒晝與夜,白天我浮蕩在柔軟的床上
像秋空的一片雲。活著不比蟬聲更重
窗外是一個大城市,話語和空氣
都混濁成一個蒸氣鍋爐
而妳卻愈長愈年輕,讓人擔心
瘦削的肢體總讓我想及
一束沒勇氣燃燒的火柴

若等待。則我必得長壽
詩與肉身誰腐朽誰不朽
世相不過是庸人與俗人們在述說
詩人總不能如我,感覺生命是
窮的絕境和冷的絕域
美是因為思想與夢中都有了妳
擁有一個版圖無窮擴張
陰晴之外,靠邊靜靜等待著的磷片
是一個盒子,若妳燃燒,我即空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