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風

角角

迎面而來的魚
長成耳窩裡的風聲
懸念滋長,它們迂迴而行
盜聽,不間斷的
同一個記憶

把眼睛貼窗,窺覷摩擦時候
冰涼的膚色
每個轉身滲雜痛覺
手揉開,划行至稍遠的片刻
光絮變得湍急

逆溯,到時光以外的房子
脊骨架起了整個衰老的皮囊
於是更多,根節的疼痛
得以治療,除了腳踝
和無名指尖

在頃刻而過的生命面前
來得及抓起每尾不期而遇
打開,只剩傘骨
刺向脆弱的耳廓
世界烏有,空氣碎成琉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