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角

你的雲自漫遠的破曉移近了
我的窗前便留下遷徙的記認
光復現,門卻關成暗室
無法消化,滑落的光線
你在暗地寫生,一具瞽說的肢體
它不言說,只是恆在
你不說任何,對於現況
按捺,復抽一口
充斥是生命裡一種若失的隱喻
你回轉,卻持續不斷的朅來
何人何事,與曾湮沒的
一再應驗,以此你哺育
自身的靈性,輕言完滿
當點燃,當殆盡
掉落,成灰飛的籤詩
往事是煙
是纏上了,於是味蕾
只可品嘗含蓄的痛覺
我已是我出走的暗室,你是煙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