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澳三章

秀實

[橋]

走過的那度橋在陰霾底下,如孤懸在俗世外的
時光。我是與所有的時光脫鉤了
在風中茫然,存在,如節後的芒草

有時在前有時在後,妳即所有的時光
橋外的那個城市愈繁華我愈落拓
只餘一物,冬日,如在飄搖中

我們站在橋的最高處,看城外風景的
整幅黯淡。城裡城外都與我無關
歲暮在降臨,沒了,我已不相信那岸

[左耳]

有一種耳語是沉默的卻讓妳疼痛
附在妳的鬢髮間,隱藏如一只有螫的跳蚤

渦輪般的形狀是聲音的迷宮
泯滅了所有的痛感與快感

渴望安靜,渴望市廛或者天籟
空氣中塗拭有著薄荷味的香草蜜

左耳是性感的當妳躺下來
因它能喚回那陌生了的右側睡姿

[囲巾]

用絲縷編織的歲月終於成形為一襲囲巾
它纏繞著以後那個屬於妳的冬日
不管灰雲間有沒有光芒,都有
一個瞭望塔在石灘上給妳照亮

漫空大雪,它覆蓋在一雙瘦削的肩胛峰上
我卻衣衫襤褸,寄居在一間破落的寺廟裡
挑燈不寐,讀經寫策,收割最後的荸薺
天明妳策馬起行,我卻仍在夢裡瑟縮

妳常說生命的疲累
但生命的疲累會是一種愛,或被愛
如一襲囲巾,總是簡單而耀眼的
在季節的樽頸中,馱伏著,等待著

2015年12月29號,凌晨二時十五分。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