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灣

秀實

那是南方的漁網繫在午後的桅杆上
我站在海的邊緣, 看不到那些無憂的陰影
而我知道背後悠然自得的城堡已在
一場夾雜著長戟短劍的戰爭中塌毀
披戴著硬殼或揮舞著利刃的都已過去
如今擠在穹蒼底下默然相對
柔軟或者再柔軟, 成了一種存在的方式
漸漸感覺到黑暗海面上羸弱漁火的強大力量

我相信浮蕩的生命, 和擺渡
窗欄外的星子是一幅古舊的地圖
記載了一個王朝的殞落, 和遠去
那是詩歌的語言, 如同泡沫的冷暖

今夜紅海灣的潮水漲而復退
我永恆的呼息聲縈迴在悠長黑夜裏
抱著自己的體溫如一具蠟燭慢慢燃燒
天明了, 昨夜都成了枕邊的夢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