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角

天空側睡
瓶子喝光自己
我們沉溺而熟練地走進泡沫
讓它親吻,以為完滿
包裹,卻一泓世故的海水
攤開步履,乾涸的
足印移動海水,以為
水分就移印到後來;後來
風淹浸了
微涼的我以為不曾經歷夏季
其實已互相錯過
被蒼涼帶走,遠方配水庫
海水躺臥,微張的
掌紋悄然無語,每當
不可言喻,左手
於是長出石塊讓右手墜落
憂傷藏匿的草坪
總是,被飽和的憂患絆倒
痛覺在睡的最終嘎然而止
悒悒的,你處在巨大島嶼之中
你捻聚起來的
海水無法呈現
你說,你也是來自一個繃緊的夢
鬆開便成為島嶼
「你的身前和身後都是海」我總結最後
不如,就此喝光
以此印證海水,我站住
給更多的未遂預留位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