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路

角角

你來了,是以
我不疑這並不是你的來路
稍稍,沿了延宕的行樹道
是你自很遠的憧憬
前來了,洎今
不復問:所待,為何?

「已是永恆
在你存在與抵至,之間」

是我們的遇合,恰到好處
頃間,葉片翻開自己
離開一棵挽留的樹
其時末梢,妄動地,挪移
把那些執意留下的風
勾勒成掌紋

欲執手,日照從當下轉移
不踅回
轉身,便是回眸
蹭了一身是嵌落的影
那些葉片曾是被風高舉,現在
「一再留下的只是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