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掌

角角

它們早已把傷害
退化成刺
扎進自己,為了不再傷害
為自己解渴,於是蒸發
甚至連渴望的
雨水,全部話語也在當下
消散一點不剩

穿透,此時此地
此間的乾涸
你說,這是以山鷹落點築成的城
城以內,乾旱是充足的
甚至飽滿

我知道,只管伸手
扎進,自身的土壤
便生長疼痛
而我們只是掌管
自己的掌紋;自己的
虛空。而纏繞的蛇
遽然滑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