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角

是山嶺長出的陌生的蒼涼
凋敝是影子的述說
像一切天氣,全部的情緒
若有所失。
踏上昏色,路上
你折下,最後一株淡泊
讓它遷徙,讓它流浪
帶它遠去了荒蕪,甚至
未央的夜。
只是再不能回到盛開的時節
你於是帶它回家
栽到窗前悉心照料
低垂的頭,
它代替記憶
訴說了全部故事
凋零,和相遇的
晃晃,甚至告訴季風
關於來年的約定
故地重臨之時,它便漾開
金黃的芒絮
在重逢的時候
把自己摘下來,送給他

2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