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多尼斯(Adonis) 短詩試譯

蒹葭

〈滄華〉

你我之間無處相隔
愛樹如塵
長夜如車
靜隨碎步荒城
遠遁心湖

你我之間無處相隔
歲月赤身祼體
而我隕落, 一如羽織

乃有
沙之承繼者
環佩黑石以求生
烈陽於彼,如水如蔭

Prodigal

No horizon between us–
the trees of love were dust
and night was a carriage ferrying my steps
ferrying the desert toward itself.

No horizon between us–
the hour was nakedness
and my death was cloth:
Inheritor of sand
carrying black stones for bread,
the sun is his water and his shade.

按:兩年前談Thmas Transtromer, 詩人的一句小詩 “The train is entirely motionless; 2 o’clock, strong moonlight, few stars,” 胡國賢先生在《世界現代詩粹》譯為「火車全然不動。二時:月極明,星稀」。這句譯作真可謂神來之筆。一直也想譯出這樣的韻律, 今晚讀Adonis, 恰好找到這首小詩。桃花流水,一見不疑; 華枝春滿,天心月圓。

3 則留言

  1. 這樣是譯過頭了,有些位置也不準確
    本來由英譯本再譯已經失諸準繩,連行數、段落數、節奏都大幅改動了,這肯定是不行的

  2. 舉例,「and my death was cloth:」,譯成「而我的死亡是布︰」就好了,唯一弊處是過去式必須借助其他地方暗示。
    假設英譯本是準確的,而你是參考英譯本,那譯成「隕落」、「羽織」,就是錯誤的。後面用「乃有」代替「︰」也是多餘的。

  3. 謝謝回響! 譯詩有直譯有意譯。意譯本身是一種再創造的過程,難言對錯。我翻譯的對象是英譯本的阿多尼斯,要以原意為準繩,也是針對英譯本而言。「而我的死亡是布︰」,準確是準確了,然而缺乏詩意。以「乃有」代替「:」是廢名寫詩的一種習慣,我挪來用在這裡的翻譯上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