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格

魏鵬展

暗室中傳來了鐵柵外的嗤笑聲
石床和鋼製的馬桶增加了冷寂
沖廁聲過後我聽到了你的笑聲
鐵欄桿外遞來一碟去骨的飯菜
無骨的雞翅膀又有謾罵的無味
石床不能使我入睡
鐵塔中又傳來一股惡臭
鋼條外的嘲笑聲過後才聽到沖水聲
身體的溫暖不能提升石床的溫度
我的耳中彷彿聽到你的溫柔
忘卻了石床的冷
又一陣沖水聲
暗室中又很冷
2010年2月14日 深夜

35 則留言

  1. 唉。我也不玩了,正經討論。部分詩句不合語法或者極其生硬 (而難自辯為有意造之),例如是「增加了冷寂」、「提升石床的溫度」這些。再來就是選字的貧乏,這首詩不長,卻不斷重奏「鋼、鐵、石」這三個字。我明白你想營造那種監倉生活 (或某種借喻的場景) 的單調和重複,但技法是重要的,不是說一直舊調重彈就能造得好,事實上我讀下來只是一直「傳來了、增加了、聽到了、傳來、聽到、聽到、忘卻了」,結果就是疲勞轟炸,卻炸不出什麼感覺。我有時想,你是自知這樣寫「還不夠好」呢?還是一直感覺良好,因為據我觀察,你倒是不多回應別人對你詩作的評語,也不見有改變寫法。其實我也差不多應該放棄窮追你的詩了,雖說也是讓我反思「如何寫新詩」,但如此發展下去也沒意思。

    1. 熒兄大概不明白甚麼是詩的意象,也不明白甚麼是深化主題,文章有所謂基調,明白這些,明白文學的本質,你就對這詩有更深的理解﹗

          1. 情人的溫柔對照囚室的冷,其中溫柔和冷都是抽象的詞語, 以虛寫虛, 很難令人真切感受到情之深, 這是一種最低層次的抒情吧。

    2. 據作者說,這首詩是因陳振聰事件而寫的。生活環境惡劣和思念情人這主題當然不難讀出,問題是語言僵化硬直,枯燥乏味,詩意又未經提煉而顯得浮淺,說服力薄弱。
      另,好心提醒,詩人還是別大刺刺地說自己是人類靈魂工程師了,這個詞語沿自史太林,不是什麼值得冠在自己頭上的稱呼,老師就老師吧。

      1. 我不清楚詩人是否寫陳振聰。但以詩論詩,詩人以臭格的冷深化思念之情是很成功的,又以冷的基調對比情人的笑,就使主題更深刻。我很能感受詩人詩中表逹的深情。

  2. 「增加了冷寂」、「提升石床的溫度」
    是兩句動賓結構的句子, 在語法上並無不妥當
    反而, 詩意浮淺是它的致命傷
    延伸閱讀: 王丹
    你就可以讀到一個人在失去自由的情況下, 內心的糾結和掙扎
    和這一首小學雞一樣膚淺的詩相比, 實有天壤之別
    看來魏博士還得在新詩的領域中好好深造一番

        1. 新詩應重言外之音,我覺得這首詩字面以外,又以另一層意思,意在言外,耐人尋味。文字表面淺白,但要多讀幾遍,又有新感受。

    1. 王丹不是詩人,寫成這樣的詩也是有原因。有很多很好的詩可以讀,米米何必多看這類詩呢﹗多讀讀余光中等名家的詩對你有更好的啟發,也可提高你的鑑賞力,少點上大笪地,少點插人,多點內在積厚,你的詩和賞詩的能力才會提高﹗

  3. 這兩句應是「極其生硬」的典範。「提升溫度」這樣的寫法好笨拙,就算不用「暖」(作動詞用),也至少能寫「升溫」吧。「增加冷寂」這樣的配搭更是難看。
    另,應眾人皆知王丹是詩人吧?

  4. 陌生化已是新詩的語言運用中的慣常技法
    問題在於它成功還是不成功
    魏先生這句:
    無骨的雞翅膀又有謾罵的無味

    無非是想帶出那些矛盾的況味
    但無奈, 在我比較少讀余光中等名家的前提下, 我只能讀到騎呢味

    1. 這裏太熱鬧了﹗米米似乎與魏兄有很大仇恨。心平氣和發表自己的意見好了,何必動氣。有品既人係對事唔對人。你似乎對新詩很有信心,不如貼出你的大作,說明一下甚麼是成功的陌生化?

  5. 大家各執己見。其實文學觀點是很主觀的。有人重視文字是否華美,有人重視內容感情是否表達的好;這正如畫畫,有人重形似,有人重神似。米兄和熒兄應屬形式主義,強週文字的華麗,兩人所謂的詩意其實就是文字的感覺,而魏兄則重主題思想的傳意效果,如果用畫畫的概念,前者重形似,後者重神似。

  6. 就說這首詩的神吧。「我的耳中彷彿聽到你的溫柔
    忘卻了石床的冷」是直抒空臆, 抒情忌直接, 直接就少了黄衫君提出的「意在意之外」的美感。這首詩的基調是冷的,但暖的情不夠暖,對比不夠鮮明的情況下,作者期望對比所發揮的作用基本也未能有效地呈現出來,愛人的一個笑容或一個身影或者一個撥動髮絲的動作就足以表達一種溫柔, 但作者並未加入這樣的細節(舉例而已), 以「溫柔」一詞道出溫柔, 寫來就是一點泛泛的抒情, 泛泛之情何來神似呢?

    1. 詩不是散文,太多枝節,太多零碎,韻味就失去了。反而我覺得詩人鋼鐵石的重複出現,傳意效果已達到,再生橫枝,主榦就被遮去。

  7. 討論致此, 我知道大家的詩觀是如此不同, 對一首好詩的定義也是如此不同, 那我以後就不再參與新詩.com 的討論了, 祝各文友詩安。

  8. 大家就《什麼是好詩?》這個題目,各賜四五百字的短文,讓我「置頂」展示如何?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的,除了魏鵬展,沒人受惠呢。

  9. 並實米米不必要倒氣, 戳破魏生自戀的氣球的不止你一個, 而這裏的支持者都不過是他自己一個人變出來的。當然你行文間的語氣也要注意一下, 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接受尖銳的批評, 尤其是讀過幾錢書的人。

  10. 文人相輕,自古有之。兩個人在泥漿摔交,贏的輸的都一身泥,觀者大笑,不見得誰人得益。文學的東西都是要時間證明,不是說好說差就可以了。踏踏實實寫好詩,謙虛地欣賞別人的詩。爭論不會有結果,只有寫出好作品,由作品去證明,也有時間去證明。

  11. 太晚了!不知是否還趕得上討論的尾班車.且讓小弟在發發空言吧!翻看了各位的詩評, 小弟覺得大家都各持其故, 亦都言之有理,.其實,小弟認為各位所評並無矛盾處.
    就詩本身而言, 作者的確是以冷和熱作了對比, 藉此突出主題和思念情人的感情, 單就詩意而言, 這是成功而毋庸懷疑的.
    只是就作法和意境而言, 這又出現同樣的缺憾-顯淺, 難以深刻, 可見作者的確是有能力駕馭和運用技法, 只是尚須磨練.
    以詩的冷熱對比為例, 整首詩明顯用了對比, 因為句子和情感都顯白外露, 對初學者而言,是好的, 但對米米兄和熒惑兄則必是顯得幼嫩了.在此,作者不妨多作鋪排, 先獨立刻畫冷和熱的程度和意象, 然後再兩相對比, 在深刻的背景配合下,將更能顯現兩者的落差和深厚的感情. 雖然作者已嘗試以石床和鐵窗等營造冷的感覺, 但畢竟太薄弱了.
    另外, 小弟頗欣賞「無骨的雞翅膀又有謾罵的無味」,它能透過無骨的翅膀襯托和深化主角心中不屈的無奈, 並藉這種無奈再加深對情人的思念. 但這是單就這句而言, 若放於全詩便頓覺突兀, 而這種突兀又正好加深了全詩意象的零碎感覺, 因此這句既是關鍵亦是敗筆.
    最後, 就作者而言, 小弟絕不否認作者的努力和投入,這正如作者在大笪地的個人標記般, 十足一個勤奮, 充滿熱誠的人, 但僅此而已, 絲毫不見大將之風和光采. 無可否認, 作者的御文能力有一定水平, 但從作品上看, 卻太駁雜, 精純不足. 若作者能深化此點,定有大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