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經

角角

【舌】
然後說白者開始說話;聆聽者依樣聆聽,接收無話。我注意著他的一舉一動。由最初的熱衷以至冷感,對說話失去了興趣,徹底地;可是,他無法徹底拋棄這習性,依樣張著,說話。無色無味無嗅。為了健康理由,他煮的食物開始不下調味;但雞此刻,再沒雞的味,菜也沒菜的味,甚至於魚。就連基本的食物也令他失去了信心。但他沒說些什麼,只是默默在吃著無味,他餓了。

【耳】
它在聽的無話此刻變得愈來愈有趣,說白的一反常態,瘋狂且不斷的;聆聽的,亦瘋狂且不斷的,接收著。冷笑話。所有的溫柔此刻都,一反常態。而我卻開始吃不消,叫停,可不可以,但不,不要突如其來的。不。

【鼻】
世間靜止了,寧靜得,異常。空氣很美,只因不再嘈雜,笑話不好笑,容我說一句「笑話」然後嗤之以鼻。突然想吃一塊口香糖,噬出可口的無味。笑話並不好笑,我只是冷。

【眼】
蓋上眼睛取暖,它們交談然後開始動氣,眼不見為,左目單起,然後右目。然後它們聽見鼻子的咀嚼,耳朵的嘆息,嘴巴的沉默。它們因咒罵而感到痕癢;眼瞼上的騷動,並沒休止跡象。它們不顧,而它們。張開,支配風景。

【身】
他總沒過分的不安,反正塵歸於塵。是的,僅剩得如此的一身,有意識,在默唸,念念不住。一切一切。

【意】
你不用猜想我的什麼,在有意無意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