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角

時間緩過身體成海岸線
很多時候,就像這樣的躺在沙礫的弧線上
任得身子的屈曲、陷落
重量無法負重,也毫不沉重
或它們異常粗糙
疲累讓得人無法移離痛覺
但月光溫柔
它總是,而它總是
施予包容,撫慰
讓我們忘卻軀體上,那些微細破損
它映照孱弱的視覺
虛線是光
很誠實地折射一具灰色的輪廓的
所有傷患,與卸下疲乏的妝容的
微曲的海岸
時代就在映照中緩至,褪去
月光也一如以往的
修補一切缺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