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之三

子衿

少年停下來,
快要把肉身
鑲嵌在提款機裡。

當喉管溢出彩虹、
吊機舉起陽光,
一個個腦袋
原地踏步
或闖進
沒有貨車、
沒有飛逝
的自由
日子裡,

司機手上的
雲霧如地殼板塊
沉沒了、
沉沒了。

抬頭又見吊機,
東廊風景多好,
郵輪碼頭
卻如少年的神經活動
乃一場錯誤

彩虹裙帶的
小濤拍岸,
在阿公岩思潮如箭,
少年低頭
已不復見滄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