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原

角角

我們應當
在止行的曠野裡歌
縱然一無所獲當我們捕捉
但我們應當持之
並試以一雙找出並不存的界限(除此以外)
然後行走,在止行之後
(時間給予的界限,不住遺忘
也不住記得。)
以我們那一無所獲的雙手
盡情模糊那些凝滯的表情
直到再也不見的指紋。便是界限之具體說明
生仍在
重覆風的獨白;也許
無所獲的。終究
但為何我們總在把自己塑成某個面貌,善良的道德的,而
我們將看不見彼此
彼此的面目,在夜深裡
於是歌聲自曠野落下成果
於是張開,並任由張開而得著得糖份,填充
舌尖。與所有盲點
我將看不見只看見歌聲的嘹亮
一雙透明的臂
摘下並承接,愁的滋味
苦而甘,在所在與所在的時
吃下。我想念在你的遺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