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終

秀實

掛在天空的星子說明了我滅亡後歸去的距離
那時沒有一個熟悉的臉孔在身邊
窗外的夜色很沉靜,咒罵聲隱沒在泥土底下
我感覺到,給捧著的花香和
遙遠山外傳來的微弱鐘鳴
我知道,一切的榮枯與愛憎都
隨最後的閉目而寂滅
當日我的書寫將存留下來
並引證我的真實與罪咎

遠方開始有蝗蟲如黑雲結集
稻杆上的穗粒下垂
無悲無喜的那個稻草人
正在凶年裏,傾斜著身軀
麻雀群來了,飽食遠颺
連呼息也如此軟弱無力的大地
輕輕的,便把成熟的季節埋葬了
有人站在高崗上,讓黑髮飛揚
而我,成了一個流傳的名字
叫,愛或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