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袖子

魏鵬展

亨利的愛情沒有貞潔
接納與世俗已不是主調
豎琴聲的重量
沉下
又沉下
誰說書中有黃金屋?
八股文不是已被打破嗎?
不同的地方有相同的人
相同的人有相同的重複
豎琴重複後
又是重複的長笛
這不是悠揚的樂聲嗎?
台上蒙矓的時針
豎琴的突兀無聲
可能又是明年的重複

2011年5月22日 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