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角角

我其實只懂聽著舊調
以為思念能重複
可是只有惶惑不安的重複的念
記當天,瑣事一則
我在直線條紋的壁橫畫上
於是英倫的格子變得規矩
且密佈,更甚
就連窗框,也濾去
全部視野。便推開
那天才察覺,人都撐起傘子抵抗天空
雨水一直在下
好像再沒止住的跡象
橫亙河水的橋變得低矮
接著,也是雨天
好像圍困
我們在網紋與線條下馴服
在傘下的我們對於
越過去一道無形圍欄便得以重生
不以為然
不過只是觀念構成我們存在的形式
好像無理且不明不白的雨季
構成我們的日子
沒疑惑也不慮,也無止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