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惡法歪風!」

秀實

  「詩歌語言」被認為是最高級的語言藝術,有別於「生活語言」與「學術語言」。這三種語言,雖則功能性質有異,但同樣以精粗來分優劣。詩歌語言,容不下卑俗,自是毋庸爭議。在悠長的詩歌發展中,相隔一段時間,總有人提倡以市井之語入詩,但那恐怕只是某些平庸的詩人不甘寂寞,爭那一時之快,朝夕之樂吧!就以「打油詩」為例,良好的作品都因語言的優秀而堪與正統詩詞相捋,打油只是詩人一種創作態度,並非表示一昧粗製濫造。郭建勛的「中年光景午時茶,拔掉蟲牙長火牙。清波一釣魚知我,賣些文字買黃瓜」,這種打油,讀者不會一笑而過,因其語言可堪玩味再三。
  
  詩歌語言是甚麼?很不好說。依個人看法,詩歌語言沒有指向性,它以語言本身為終點,把事物呈現出來。詩歌語言既不帶指向性和目的,所以本身便超越了作為工具的作用,而為構成藝術的元素。所以詩歌語言常尋求語言最大的力量,好的詩歌語言都是有質感的,是「實」的,並相互間產生碰撞,形成張力。它以語法為前進軌跡,卻又不必遵循其通往每個月台的路徑。評論家說,詩歌語言是「隱喻」語。意思是那並非直白,是經由一種築構於事物之上而作。
  
  詩歌語言的獲得,是本乎詩人對語言的修為與感覺。培養對語言的感覺,是經由閱讀優秀的文學作品而來。偉大詩人的必要三項是:發現世相、感覺語言、忠誠本我,那本體、媒介和客體便沒有了距離,渾然一物,成了絕對的藝術。
  
  多讀好詩,久而久之便有了對語言的感覺。對語言產生感覺,便能適當的運用。古人說,讀書不求甚解。詩書的內容可以不解,但詩書的語言卻起了潛移默化!所以讀好詩也能提升對語言的品味,有了品味,則生活語言也帶連改良。故此,良好的詩歌語言雖則常有違反語法的情況,打破了尋常慣用,卻能達到「保育中文,抵抗邪風」的果效。
  
  只是,坊間太多偽詩了。那幫平庸或偏狹的詩人,懷著滿腔酸腐,打著詩歌的幌子,招搖撞騙,驅趕文字,遊戲語言,恣意妄為以掩飾其蒼白無墨,口中唸唸「詩無定法」。詩確無定法,但也拒絕惡法和歪風。要知龍翱翔於天而蛇匍匐於地,萬物存乎一心,沒本心與喪天良的詩人,可以休矣!

《保育中文,抵抗邪風!》系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