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灰

角角

天又藍
在灰灰的天之後
在想到放下是自在
的時候。我依樣在從事那項工作
只是一直,待在展覽場以外指示,人潮的方向
其實人,從不需要指示
他們在走
他在走、於是你在走
離職以後,你於是
順著人群前進去
只是你從不對我分享去向,
只是胡亂應對,留下一句
你保重。無法再見
那一夜,天是灰黑(若你看見
我獨個,在黑暗裡兜圈)
你在走、於是我在走
刊登一篇訃文,悼念
早已失去的靈魂
「天灰灰。是早已失去的信念」
接續的。天又藍。
在我面前,是如你面臨的世界
美好
只是你已無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