冧酒提子

角角

於我,是僅有記得的味覺
除卻受困的鐵罐子,糖蔥餅
自煙囪消失的也許不是味道,
許是當時的老伯伯
他在那角落裡,擺放,
與釋出的不嘗變

還有那,被海水淹沒在天星碼頭的燴番薯
由於再沒出現的緣故
很多於我,我不確定它們的存在
只剩下一點
感覺。像真度不高,我猜想:
記憶可以受困。等同記住

記住了在那九五年的盛夏,我就處身
沙田八佰伴底層、美食廣場中央
、雪糕櫃正前方,也正
踮著地,升高著
視覺便斑駁在:純白
四方紙帽子上藍色英文商標
店員哥哥的圍裙是淺藍
淡白的直條

打開透明玻璃傳來一陣
,堆積眼前
我開始理解雪是香的。我不懂文字
我只記得曾踮起的足
我揀選。並每個色調也細心
看過去──

然後一雙淺藍淡白把雪糕球遞到
,接在掌中
是記憶它第一次掌握的味道
從此記得,一抹
酒香與清甜

被甜酒迅地,迷惑,於是輪迴
到那一刻,那一口
我隨即背離,
身後淺藍淡白,關上
挾一口香甜繼而溜進
輕地,朝
擺放食玩的方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