繞天涯

子衿

動車到了。

我放下提包
守候那
沒有署名
嚴苛的約會。

憶起二三子在車上連夜陳述
那歲之悠長、
那悵然晚鐘:
「打開河洛圖沒有
打開三世書沒有
打開耶和華沒有
打開靜夜思沒有
打開玲瓏影沒有
打開半殘燈沒有
打開有木有」

季節小字夜來封。
這幕
是秋颯,
沒於隆冬亦隱於夏。

動車到了。

車長打開、
沒打開、
打開、
沒打開,
就到了。
梨花出雲惹晨露
無關早前陳述。

動車到了。

繞天涯,
人命如車,
一次分娩,
陣痛歡愉,
原來苦難,
如此早來,
如此新奇,
也如此中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