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山城

角角

與你逛過,那一段旅程
於安達魯西亞之Casares,
於,那幻境
太虛,並沒多於一的設想:
那白是重覆、不透明
堆疊山城,此與彼沒異
卡撒雷斯之頂教堂詩篇重唱
禱文如常,前往如常
常是:每日如常又不覺其重覆

白色墓園:每座白磚碑齊一朝向十架
,逐層逐層
也如,每個白房子,朝向最高處
,何嘗不
逐層逐層,至於岸

臨太陽河岸那日照常傾注
那,山城足以消化飽和
純白的光,即下落不明,
而山城自這頭至那頭
抑或自那頭此,白房子褐瓦旁是
白房子褐瓦旁也是

於是我們的迷城
尋路,只有門牌可以區分:
13-14-005,再看又成500-41-31
於是我們來到一個房子前
進了,上鎖。
光淡白,單純得一無所剩
於是我們迷途。
自鏡面世界走進鏡面
白牆之隙縫上白牆一道
我們重重覆覆,又散失。

重覆是一種堅持
屋子立著的重量
可能如墓的重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