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

子衿


住在十三號:
瘋人院、懺悔所抑或
監獄,
那是別人的稱頌。

我如常讀報、
如常飽睡、
如常
把捲煙彈得一地琉璃;
三分鐘前,
我在窮巷反芻年少的美夢。
在葡萄鄉
取下了一串風信子,
嫁衣,明明死在如夢的囚獄。

今天,
一切如常。
一個粗鄙的代號,
正等待下輪召喚
漫遊那
或者喚作杜拜的地方。

但今天,
一切如常。
在這城市,
只有一首殘缺的華爾滋,
鐵窗外,三個影,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那瘋人走了。

而它走過政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