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桌詩刊》(下)

第三十四期(下)dec 2011

獨特的星象圖
探索秀實詩歌的〝論述說〞哲學觀及其精神世界

倩心

  都說當代漢語新詩被邊緣化的現象到了不容忽視的程度,但整體來講,詩歌仍
是與時代不可割離並與之共進的,為此香港許多詩人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我想到
了著名詩人秀實,他寫詩從1976年算來至今已逾35年之久,本著對詩的嚴謹態度,
孜孜不倦地在詩壇耕耘著,各個時期的詩作都頗具香港本土的代表性,這棵屹立於
詩壇的常青樹,無疑是為大家所敬重及矚目的。除了詩人前期的詩作,我主要將焦
點集中在《昭陽殿記事》這本詩集上,它收納了詩人2002年至2005年的50首作品,
跨度長達四年。我細細品讀之後仍愛不釋手,不由得任思緒沉迷不願抽離,陷入了
對生命之真義的深遠思索,其中的情詩仿若情人的耳語,令人怦然心動。
  無論詩壇風潮歷經何等嬗變,秀實另辟蹊徑,他的詩甚具獨創性,構思精巧,
文采絢麗,詩歌中常出現的元素如:城市、情緣、體溫、星子等,作為專有的繽紛
意象在看似信手拈來的詞藻中,時而如飄飛的雪花般唯美俊逸,時而如初冬的陽光
播灑著滿湖粼光時閃爍的冷峻,時而如戰亂的宮殿般極致渲染的奢靡,時而如末世
的情懷給人無比的震撼,傳達了一股強大的對生活的冥思與追求。象徵性的直觀畫
面讓人領略著意境的超羣脫俗之美,將讀者引入情景交匯的最佳境界,並與詩人同
步體驗著情景的互通互融。詩人被強烈的孤獨感折磨著,彷彿末世來臨引起讀者深
深的共鳴,詩人的無奈且孤立無援 ——進而被逼至絕境——被迫出走作無言反抗,
都極具感染力。
  中式的語素點綴於西式的冗長句式裏,恰如其分地匯融了中西文化,體現了交
融滲透的關係,是絕妙的組合,較長的句子可以有25字左右。句式整飭,變換不
需要多,卻因而自成一體,筆觸細膩入微,情景俱出,文字之間揚溢著沉篤淡定與
從容不迫,這與詩人飽經生活歷練是密不可分。繁複的長句表達了他複雜豊實的深
刻思想,如同歲月的漫漫遷流。這又讓我想起小時候魔術師玩戲法時,揭開一個盒
子,內裏藏著另一個盒子,而這個盒子下永遠還有一個更小的盒子,永在眾目睽睽
之下帶給我們無窮的驚嘆,詩人給我們演繹的正是這種駕馭文字遊戲的純熟演技,
展示了豐厚的文學功底及涵養。
  在我看來,詩人的每首詩都是一張獨特的星象圖,每個文字就彷如每顆星子般
懸浮於〝幽暗之地〞——這塊深邃天幕的大背景,有的淡隱,有的燦麗,有的迷
濛,有的晦暗…… 每顆星都各有其態,各據其位,且靜中有動,都在作搖搖欲墜般
的微顫。隨意排列顯示出的不規則象徵著生命的奇異佈局,如密碼般的棋局,看似
無序實則互為關聯,正像鍾嶸在《詩品‧序》中提出的〝人際感蕩〞,指出詩歌的
創作主要來源於生活。滲透出智者般思想的每張星象圖都有一個生活的原型作為參
照,是忠於生活本質的情感反饋,以吐露真言為基礎抒發內心的真實情感,甚至不
作討好於現實的加工篩選或修飾,坦誠地呈現在讀者眼前,這是撥動讀者心弦的震
顫,也是我最為欣賞他的地方。流瀉的星光在或明或晦的交織中,表述著蒼茫歲月
中冥冥注定的宿命緣分,以及探尋於前世、今生、來生間的暫時避世之感,是一種
尋找仍是虛無狀態的希望時湧流出的與現實決裂的力量。
在中央圖書館的演講廳,聽到秀實的〝論述說〞,他解釋〝萬物都是一種論
述〞,對現實世界的秩序我們多數無能為力,但在詩歌世界卻能自己給詩重新設置
規則,重新安排一個合理的秩序,任何事物都可以用一種〝論述〞來找到它們的關
聯。初時聽到不以為然,但是當我真正領教了此種論述的魅力時,我才驚嘆它的奇
妙!不能不說這是一种飛躍性的思維,超現實主義的觀念,是思想在現實的基礎上
作最深遂的穿透,是一種超智慧的詮釋,用感覺的敏銳觸角,巧妙地將兩种事物維
繫在一起。原來風馬牛不相及的兩樣事物其中都有聯係或相似點,只是我們未發現
其中的奧妙罷了。詩人將這種獨創的〝論述說〞運用到詩中,突破了傳統論述的局
限,不僅開拓了詩的想像空間,增大了詩的寄寓容量,也加強了詩歌的力度,更發
掘了詩學理論中一個頗為值得探討的空間,這正符合了梁啟超在《中國韻文裏頭所
表現的情感》中提到的,〝情感的性質是本能的,但他的力量,能引人到超本能的境
界;情感的性質是現在的,但他的力量,能引人到超現在的境界。〞,向讀者敞露
了詩人淩駕於萬物之上的獨特哲學觀感,開創了一種新的哲學思辨,也揭示了詩歌
創作立足於社會現實的特殊的藝術魅力及傾向性。
例如《三顆梨子》中,〝我的思緒鬆散成為這個房子〞這種驚人之句就給我強烈
震撼與思索。〝思緒〞與〝房子〞看似毫無瓜葛的兩件事物,詩人順手用〝鬆散〞
就將二者連為一體,體現語言的張力,而且給讀者無窮的想象空間,可見詩藝之高
妙讓人歎為觀止,可謂獨樹一幟。在《城市》中,〝城市是一種變幻的時間終會在
我們相遇後漂流成不滅的空間〞,一個長句中間用了一個動詞〝漂流〞就將〝時
間〞論述成〝空間〞,打破了時空界限,真的令人拍案叫絕了,能這樣寫的詩人香
港目前也只有秀實一個吧!類似的句子還有:〝那些透進來的城市燈火訴予我光暗
相間的生命〞(《圖書館》),〝無人的旋轉木馬在轉動燈火流成漩渦〞(《玩樂
場》),〝我從商場的燈飾間走過 / 把時間平鋪成地毯〞(《十一月的地方》)等
等,不勝枚舉,更顯詩人語言之錘煉。〝前不見古
人后不見來者〞的孤獨感及體驗到的巨大痛苦,使
得思想的觸角顯得超常靈敏,並深入到心靈的最細
微處,連角度也是異於常人的,看似毫無關聯的事
物他都能找到聯係,並且自圓其說!為何詩人會有
如此異於常人的思維方式,是否現實生活對他有著
特殊的影響呢,我們不妨釐清詩人的文筆思緒,研
究盛載於文本中的涵義,從詩中探尋出隱秘內心世
界的些許端睨吧。
  在詩裏常有些情境的描寫,最突出的莫過於漂
泊無依的轉徙 、逃難的情節, 因為〝感到生命的
淒然無奈〞,心裏的悲傷鬱積到一定程度的自我保
護,然後作條件反射似的逃離。這時,我便在猜
測,〝生命的淒然無奈〞在現實中具體是指什麽,
為何讓詩人如此懼怕,為何現實令詩人感覺毫無留
戀,甚而到逼迫他必須離開?我無法想象情感該如
何繞開現實的羈絆糾纏最終卻沉溺,無法想象在現
實的重錘之下會走進一個什麽樣的思想極端,更加
無法想象星體在何種情況下才可逆轉,才可接收到
異度空間思潮的震波。在詩人筆下的文本多處隱約
可見一位孤獨的詩人對城市的避走及女性的模糊影
子。詩歌的本體是情感,也許就像劉彥和在《文
心雕龍‧明詩》中所言:〝詩者,持也,持人情
性〞吧。以下所列舉的詩句都表明了此番心志與心
境——情感的突圍奔瀉:〝舉手投降請給我一張賬
單 /今夜我將往南逃亡,在雨中〞(《石牌咖啡店門
外》);〝我懼怕城市的燈火 / 常獨自游走在另一
個空間〞(《刺蝟》);〝我決然把整個世界交託
於一首詩中 / 然後推門遠走〞(《追記》);〝離
開了所有的言說我遁逃到另一個城市〞(《昭陽殿
記事》)等等。
作為心靈受創的詩人,當身處殘酷與尖銳的現實
矛盾中得不到慰藉時,詩是一种壓力的舒緩宣洩、
最有效的療傷,好像定期的物理治療,當投入了精力進去,便欲罷不能,對它產生
一定的依賴性。在虛構的世界中對生命的質詢、懷疑、反思、妥協,在詩中尋找寄
託與答案,這種對城市的避走不像唐代詩人所描繪的那般憤世嫉俗,詩中從沒有出
現正面交鋒的場景,由於詩人的性格使然,當情緒悲傷到無以復加時,他沒有激昂
的辯駁怒斥,只是保持緘默垂首遠走,看似妥協卻是一种無言的反抗。 但是這種
反抗也許是無人可以明了,所以沒有盟友能與之共同上路,也表達了心境的荒涼。
這與陶淵明的消極隱匿桃花源又不同,它不代表軟弱,仍是需要一種不容妥協的堅
持,如《漂徙之國》中的,〝為了拯救一個天使而發動一場永恒的戰爭 / 我疏遠那些
諫臣把舊愛放逐 / 不喜歡民主並堅持為禍國的人立傳〞;《昭陽殿紀事》中,〝從
此沒有所謂聚散也沒有所謂傷心 / 如浮塵子般僅守候一個夜晚的永恒〞;《一個房
子》中,〝思想更脆弱如落果隨雨漂流受熱腐朽 / 如一種簡單的信仰堅守著每個悠
長夜間〞;《聽游鴻明》中,〝我歇坐於空洞的夜間拒絕燈火的燃燒〞等等。明末
清初陳子龍主張〝情以獨至為真〞,提倡〝慨時託志〞, 這種尋覓生命真諦的積極追
求,是需要慘重的代價來換取的,而詩人是無悔於此種結局的,甚至於已預知了此
番堅持的結局。例如〝醒來時窗外是轉換了的朝代,我已沒有了故土 / 起動的心搏
僅僅是一個年號,象徵我的利慾〞(《昭陽殿記事》)。在《漂徙之國》中就更將
此番堅持表露得淋漓盡致,縱然國都淪陷都在所不惜:〝在破落的窗前我吃著一盤
酸溜白菜 / 無人記載,那是我等待滅亡的光景〞。雖然落魄,但詩人仍作智性的選擇
表明自己的立場,依舊是理性十足地抵禦所有誘惑,並非來者不拒式的同流合污或
苟合。如《燕子樓》中〝我是奢靡的,我是華麗的,拒絕了你的恩寵也拒絕了你的
薄倖〞,〝奢靡〞表示精神狀態的過度萎糜不振,〝華麗〞表示精神中的閃光點。
〝我不回來了 / 像擱淺的船回到深海 / 甚至於沉溺也不想到靠岸〞(《冬天令人感到
脆弱》), 表達了即使犧牲生命也絕不屈服的執著。
詩中構架的虛空王國,也代表了詩人至高無上的尊嚴。如:〝保持一种傲慢的姿
勢等待枯萎〞(《枯萎》),他用筆在詩中構建著屬於自己的王國或城堡,儼然一
國之君,以君王自居。 〝離開了所有的言說〞,〝遁逃到另一個城市〞,他暫避了
現實中的喧囂與紛爭,但是,無可幸免地仍是逃離不了由君王成為階下囚的命運。
如: 〝我開始靜默,在氤氳瀰漫的城市裏禁錮自己 / 為一個國度的滅亡書寫歷史〞
(《隸書》) 。由此可見,詩中君王亡國的歷程也暗示了現實的攻擊對詩人極具殺
傷力,它是無可避免的,甚至達到毀滅的地步。
詩中常有預言或警語,是對生存律動的預測,如同古希臘式預言的一語成讖,
從某種程度上可以說詩中的角色是另一個自我的重塑,是詩人本身對命運態度的試
探,是實際生活的多次預演,凡此種種不祥徵兆也間接消耗了生命的熱度如同詩人
耗損著自己的〝體溫〞一樣,讓他越發感到〝冬天的永遠〞了。表現此意義的詩句
有:〝生命帶著艷麗的色澤走向不測的危難〞(《觀魚》);〝我已遠颺,最後的
一聲嘆息如 / 嘲弄它們的愚昧 / 然後隨著這個世紀一同斷氣〞(《上吊》)等。
詩人擅長利用語言對立性功能,竭力展示了諸如〝冷〞與〝暖〞、 〝變〞與〝不
變〞、〝靜〞 與〝 動〞、〝 存在〞與〝消失〞、〝實〞與〝虛〞 的辯證關係,在
現實基礎上延伸並與精神作超現實的出軌,凸顯意境上的反差變化 ,看似衝突的意
象紛呈互疊,彷彿西方油畫色彩濃厚,造成極大的視覺衝擊,給人以美感,並且傳
達給讀者來自生命的感召引致的一波波心靈的震顫,這就是投射於詩世界的詩人真
實情感世界的縮影,是真摯情感的藝術性渲染。例如:〝大地從不移動但色彩在滾
燙力量在起伏〞;〝永恒的玩樂場從不關閉,人潮來了又去 / 不同的貪嗔痴的面譜背
後是相同的黑夜 / 消失了,旋轉木馬和摩天輪,和白天〞(《玩樂場》)。而且詩人
慣於從俯視的角度來敍述,常常是一語多關,有著超常的智性,同時揭示了深刻的
哲理性。梵樂希說:〝思想藏於詩中,如營養價值之藏於果實中。〞詩人因著深刻
的思想,挖掘出了隱藏於潛意識的對生命的憂患及對生存的探究,突顯超世之心。
例如:〝終於明白了滅亡僅僅是沒有被展示出來的生存的一面〞(《追記》);
〝看不見的東西比看得見的更可靠 / 是千真萬確的〞(《手語》)。
情詩展示了詩人最重要的一個精神層面,也是詩人最擅長的表現主題,情詩中
常寄寓著對一段渺不可及情緣的尋繹,對冷卻情緣的渴望復燃,是對情感的深層挖
掘,揭示了愛之本性,情真語摯,是詩人對愛情澄澈參悟的內心寫照,同時展示了
詩人鮮明的藝術個性 。以《歸途》為例,〝橙色月亮是一個溫暖的火盤使我想到 /
來生或有一個星體沒有冬季只有動人的體溫 / 此時若有一個內心寂寞的人在 / 另一個
海隅的樓頭也看著橙色的月亮 / 她會想到一段情緣逐漸變冷〞。詩章中讓人感受到有
股情緣潛流的湧動貫穿首尾,為讀者輕輕拉開華麗詩境的帷幕,帶讀者進入詩畫統
一相融的意境,以情動人,蘊涵深遠,用飽含浪漫主義的筆調抒發了對愛的無限憧
憬,寥寥數筆就勾勒出微妙的詩情所體現的困境中落寞不歡的心態,呼應著冥冥中
的神秘心靈的回響,憂鬱卻不悲觀,巧妙的時空轉化隱喻了超脫於現實外所期含的
希望,詩中潛蘊著對真愛的重新禪釋與歸結,啓迪人們去發掘愛情的高尚價值,給
讀者以心靈的激烈衝撞。
香港的夜空可以看見星子的機率幾乎小得可憐,雖如此,閱讀秀實的詩作時,我
仍是會習慣性地仰望夜空,希望能在穹蒼的角落尋到那顆〝恆常不變的星子〞,希
望能沐著它那份〝微弱的光芒〞,領略到那份對生命執著的冥思苦索及至死不渝的
追求。
2011/1/19

翦莠錄
鍾偉民

1. 壞品味和邪惡一樣,會紅極一時;除了希望二時快到,我們還可以把遲緩的,反
常的分針摘下,當那是鋼筆,是伺機鋤奸的匕首。
2. 讀詩,最好先捂住作者的名字;捂不住,也盡可能不要記住;不然,一首庸詩,
或者歪詩,會因為作者是一條著名的河豚,而變成佳構;如果這條河豚,不幸
地,還是某大報編輯,某文學獎評判,你就會覺得:庸和歪,甚至粗與陋,是必
須的藝術手段;詩詞之美,全深藏在這一堆刻意經營的膏淺和冗贅之中。慕虛
名,沒有平常心,讀詩則誤己,評詩則誤人。
3. 創作上的心術不正,就是:以欺詐為創新。譬如說,跛足,是不幸;然而,三腳
貓把「與別不同」的腳印,稱為創新,就是欺詐;頭足類學者把這些腳印,推崇
為創新,是更不可饒恕的欺詐。
4. 四大文類:寫詩,是游蝶泳;蝶式,看着美,但游長途,易累;力弱,即變浮
詩,或浮屍。散文,是蛙式;蛙式易學,卻難游得好看。戲劇,只能說,是背
泳;泳者身逐波瀾,心在雲外,雖然背靠文字海洋,着眼點,卻是聚光燈照亮的
佈景天空。小說,最像以自由泳為主的「混合式」,不妨說,是一種以散文筆調
撰寫、富有戲劇性、能包容詩情的文體。「混合式」要游得好,基本要求是:
蝶泳、蛙泳、背泳、自由泳,同樣游得好。不過,要在文字的海洋暢泳,最好還
是穩紮根基,渾忘定義,讓自己變成一條魚;魚,從來不考慮用什麼「泳式」游
泳。
5. 創作,最好渾忘定義,在文字的海洋游成一尾魚;但渾忘定義,不等於渾忘繩
墨,渾忘法度;甚或,無恥地大呼:「文無高低,詩無好壞!」無好壞,無高
低,也就無文學,無藝術;這樣,你只會淪為河豚,淪為糞水裡的雞泡魚;雞泡
魚遇上一眼針,會炸開來,結束自我膨脹的一生。
6. 一塊磚頭,就像一個中文字。有人很會垛磚,有人不那麼會垛磚;如果你只能運
用五百塊磚頭,擺在面前的問題,只是:「五百塊磚頭,可以『做』什麼?」
五百塊磚頭,當然,最適宜砌一間狗屋。嫌狗屋侷促,你可以請頭足類學者撰文
「導讀」你的狗屋,大家讀完了,頭昏腦脹,就會以為那是一座文學聖殿。
7. 十萬字的文學評論,就像十萬塊磚頭蓋的屋;如果這屋沒有門窗,「實用面積」
不過四五呎,那麼,這無基無礎,而且無法無天的「屋」,就只是砌磚者度身自
造的墳,只適宜安厝他自己,或者同黨的棺木。
8. 沒有「壞分子」攙雜的文章,就是順當的文章。要找出「壞分子」,宜從最細
微、最基本的地方着手,例如:字和句。壞句子,統稱病句,由不確當的字詞堆
疊而成;其病,在於強行撮合,貌合神離;寫病句的人,表面上,未必有發燒、
嘔奶、屙血等徵象;然而,句子經過檢驗,就會揭發生產者在智能上,有更嚴重
的殘障。
9. 腦殘的文字生產者,頭足類學者用獨有的慧眼,視為「文學奇才」;「文學奇
才」寫的書,明白人不看,看的人不明白;然而,買了擱在家裡,感覺很好,好
得像陪着學者嚼蠟,成了同具慧眼的「奇才食家」。
10. 「創新」和「創新的假象」是兩回事;不承而傳,無根柢的創新,就像無根柢的
大樹,那只是「創新的假象」;乍看,枝繁葉茂;細審,百菌叢生;病榦上,全
是偽學者「到此一遊」留下的真糞溺;枯椏上,黏黏搭搭,盡是假創新揩過文學
獎的舊廁紙。
11. 強調「文章比文字重要」,等同強調「油畫比油彩重要」;畫家,調不出蔥翠的
顏色,怎畫得出蔥翠的原野?作家,造不出語意清晰的句子,怎寫得出思路清晰
的書?可悲的是:「思路不清晰的書」夠厚,厚得成為「巨著」,無知者就會膜
拜,像原始人膜拜山妖和水怪一樣;膜拜妖怪,不是妖怪夠儒雅,是夠含糊;如
果不含糊,能說人話,你就會發現他只是一隻妖怪,會一怒用沸油澆他,用殺蟲
劑噴他。
12. 「創新的假象」只是一種因為讀者年幼,缺乏思考能力,或者,自甘受愚而存在
的「創新」;「創新假象」是「欺詐真相」的孿生兄弟,同穿一條褲子,同娶一
個老婆,浮腫的「文學結晶」要出來,還是頭足類學者撲過去接生的。
13. 不能放過病句,因為病句會勾結病句,串連成一本病書,病書病得夠深,就會腫
脹成「巨著」;而結出這種文字巨瘤的病貓,就會因為惡疾,因為蹩腳而成為
「奇才」。當文字巨瘤為患,廣受病友推許,正與邪,美與醜,就會顛倒;語意
清晰、陳義明確的文字作品,反而會因為「太過正常」,身負莫須有罪名而備受
冷落。
14. 句子,可以長,可以長得像一抹水袖;但別忘了,水袖要舞得好看,得講功夫;
畢竟,講多錯多,句子一長,就容易橫生枝節,讓自己那一條長長的紮腳布纏住
咽喉。
15. 「是其是,非其非。」你讀了屁文,想發作,想罵作者是一條章魚,用頭來拉
屎;無奈章魚就在隔壁,是系主任;他出書,你知是非,同時也識時務,於是,
援筆直頌:「煌堭巨構,舉世無儔!」不必愧恧,吃痂吮痔,從來「高回報」。
16. 不會,就老實說不會好了,不要把「不會」說成是「風格」;如果「不會」或者
「無能」也算是一種風格,你到大學去開一門課,教學生研習「不會」好了。
17. 「文學」是什麼?人言人殊。然而,說成是「運用文字之學」,大概錯不了。這
等於說「繪畫」是「運用顏色之學」,「音樂」是「運用聲音之學」一樣,不是
創見,而是常識。學音樂,不能不辨「聲音」的優劣;學繪畫,不能不辨「顏
色」的優劣;學文學,不能不辨「文字」的優劣……這都是常識。為什麼要辨優
劣?因為:如果滿足於「我手寫我口」,那麼,貓學會一個「喵」字,喵兩三
聲,就變成詩貓;連「喵」十萬聲,就是一隻小說貓了。
18. 文字,是思考的工具;工具鈍拙,殘缺,甚至發霉長蟲,用起來,就不會稱心,
不能應手,就會鬧出笑話。一個人,只知道「聰明」這個詞,卻不明白「靈
慧」、「圓通」、「睿智」、「慧黠」、「機巧」、「刁鑽」、「油滑」、「狡
獪」、「詭詐」、「奸猾」、「鬼蜮」等詞的含意,就不可能精確地,判別其中
的層次和分野;一旦視「奸詐」為「聰明」,馬上嘗到「思考」而無精細「工
具」帶來的苦果。
19. 不會編故事,佯稱:「我顛覆了故事。」不會用標點,佯稱:「我顛覆了標
點。」不會造句,佯稱:「我顛覆了句子。」不會謀篇,佯稱:「我顛覆了內容
的完整。」骨質疏鬆,倒地粉碎,佯稱:「我顛覆了結構。」一路「顛覆」下
去,最終,會「顛覆」了自己的腦袋,用臀部思考而廣受稻草人尊敬。
20. 歷史上,從沒出現過「故事」被完全「顛覆」殆盡的「無故事小說」,就像從沒
出現過魚肉被「顛覆」殆盡的「無魚肉罐頭」一樣;三腳貓使詐,把無能和積弱
稱為「顛覆」,只會生產出「爛故事小說」。
21. 「我累贅,我拼貼,我文字粗糙,我語意不清,我這是為了營造『童稚』的語調
和風格,小娃兒說話,是不會像成年人那樣精確的。」遇上雞皮鶴髮的「小作
家」這麼說,你最好追問:「除了『童稚』,你還有別的選擇麼?」一隻老掉牙
的三腳貓,下筆仍舊「童稚」;而且,只能「童稚」;那就像一隻雞,咕咕咕地
告訴老鷹:「我啄地,是因為不想高飛;我咕咕咕……是我營造的語調,不想高
飛,是我獨有,是你學不來的風格。」
22. 美,有好多面貌;香,有好多變化;但別忘了,冥冥中,有些規律,有個譜。學
者嗜糞,是可以的;然而,拿三腳貓的大便補完自家破壁,再在講壇上,在電視
上,宣揚:「這是貓文學的代表作!」那就不僅侮辱了貓,還污衊了文學。
23. 寫作,跟赴約一樣,得看場合,正常人,不會穿一套禮服去游泳;唯有三腳貓,
才會無恥地,偷了人家的胸罩去跳傘;而且,在墮落的時候,殺豬般大叫:「我
是一個自創降落傘的傘兵!」因應場合穿衣,是穿衣之道;因應內容,制定形式
和結構,是寫作之道。
24. 一個人妖,趁月黑,穿了老婆的裙子,直奔文學聖殿,高呼:「寫作,要用女性
主義!」除了用「女性主義」寫書,他還糾集頭足類學者,貶抑,排斥沒有用
「女性主義」寫的書;他定義的「女性主義」,說到底,是:老婆褪下的裙子。
寫作,不能受「主義」規範;人妖老婆的裙子,從來不是你應該穿的裙子。
25. 曲高,一定和寡;然而,得一知音,總好過招來九十九隻嗡嗡伴唱的蒼蠅;別忘
了,追隨蒼蠅的品味,終有一天,你是會愛上吃屎的。
26. 「寫作,是寂寞的事。」說這種話的人,如果認為寂寞是苦事,每逢寫作,僱
一支殯儀大樂隊 伴奏,就熱鬧了;寂寞,是尋常事,寂寞地寫了一本書,這本
書,緩解了千萬人的寂寞,那卻是天大的好事。
27. 讀書,我一直認為,是為了「明理」;天地間,有好多的「理」待「明」;讀
書,是為了「 明」;讀得多,讀得少,不是衡量得失的標準。可惜,不知道什
麼時候開始,讀書,竟跟那些變態的「暴食比賽」一樣,五分鐘能塞下五十隻熱
狗,就是一項成就,值得眾生尊敬。當「讀得多」變成一種榮耀,所謂的「讀書
人」,根本就是讓漢堡包撐得變形的異獸,最值得「驕傲」的,原來是那一聲沉
濁的飽嗝!
28. 語言粗陋,必然導致思考粗陋;文筆粗陋,生產出來的粗貨,必然,也只能夠負
載粗陋的思考;粗陋的思考,就是「差不多先生的思考」;差不多先生不辨妍
媸,不知善惡;甚至,以妍為媸,以善為惡。推崇差不多先生,就是替愚民者鋪
路,為殘民者驅車,向雙手染血的專制者,奉上清潔液和潤膚膏。
29. 欺詐,是最壞的品味;出版商把文字粗貨「包裝」成文學精品,這種「精品」,
壓根兒,就是贋品;贋品,由虛偽與貪婪催生,永遠跟品味絕緣。
30. 歪曲美醜,就是歪曲是非,歪曲善惡;指鹿為馬,指冗贅為精細,指臃腫為豐
潤,不是創意,是積弱,是潰壞;就像三腳貓生產攙水文學,把簡單的「微笑」
灌成「嘴角不自覺地勾起愉悅的形狀」一樣,不是創意,是積弱,是潰壞。當
心,拿兌水假貨進補,漚糊了腦袋,是一樣會淪為弱智大頭嬰的。
31. 三腳貓自我充氣,自我膨脹,最終,「到了一個除自我之外並無外部真實的地
步,也因而沒有他人的存在」;簡單說,就是目中無人,心中無人;他只有他自
己,只有他自己「創造」的「文學世界」;這個「文學世界」,是一個把三腳貓
載上高天的氣球;對待氣球,一支紅筆,或者,一眼針就夠了。
32. 未學造句,先寫「巨著」,就如文盲學寫字,一開始,就學狂草;這種無根柢的
草,肯定很狂,很潦草。如果有一頭「學者」,把這一堆狂人種出來的亂草,先
誇成「某某某式書寫」,譬如「大蟑螂式書寫」,再譽為香港「另類奇觀」,繼
而唱頌:「香港的存在印證了虛構之必要、『大蟑螂們』之必要。」我們就應該
追問:
一、這種無根柢的「書寫」,有什麼「必要」?
二、無根柢的「書寫」,人人會做,人人不屑做,為什麼「大蟑螂」做了,會變
成一座城巿的「另類奇觀」?
三、什麼是「另類奇觀」?一個學者,一口氣吃十八碗飯,算「奇觀」;一頭學
者,一口氣吃十八坨屎,算不算「另類奇觀」?
四、「香港的存在印證了虛構之必要」跟「香港的存在印證了寫實之必要」有
什麼不同?如果「香港的存在」既「印證」了「虛構之必要」又「印證」了
「寫實之必要」;同時,還「印證」了蟑螂「放屁的必要」和學者「吃屎
的必要」,這種「印證」,除了印出來蒙人,印出來欺世,還有什麼「必
要」?
五、毫無必要的「必要」,為什麼最後「印證」了「『大蟑螂們』之必要」?
六、使用「大蟑螂式書寫」的「大蟑螂們」,不承而傳,以「另類奇觀」侮辱文
學,就像以「另類狂草」玷污書法,敢問這一頭學者:這,究竟有什麼「必
要」?
33. 用馬桶洗臉,拿夜壼盛飯,把玫瑰稱為豬……不是創新;常人不肯做,不屑做,
三腳貓做了,成為創作大師,得了創作大獎,這是壞品味的彰顯,是假學者勾結
真文醜合營的騙局,是無恥書商打着文學大纛愚民的惡行;濁水與瘴氣,總是在
邪惡大舉入侵前,先漫淹人間。
34. 當公義、平等、自由……這些人類應有的權利,相繼消失;邪惡的履帶,日頭
下,公然軋過你的床,碾糊一切美好的事物;能判別美醜的品味,能分辨黑白的
思考,是你最後能保有的,讓你免於淪喪的兩樣東西。
35. 不要告訴人你「在世界中寫作」,因為所有寫作的人,都是「在世界中寫作」或
者「在宇宙中寫作」的。廢話,有一個特色,就是:乍聽,很「大」,似乎有內
容,細想,卻沒有內容;似乎有意義,細想,卻沒有意義。如果覺得「在世界中
寫作」還不夠「大」,不妨續一句:「為世界而寫」或者「為宇宙而寫」;這就
夠大了,夠廢了。
36. 所有寫作的人,都是「為世界而寫」或者「為宇宙而寫」的;可惜,「世界」沒
有眼耳鼻舌身意,「世界」要讀明白三腳貓的文字,就得派出代表,譬如:我和
你,去讀。「為世界而寫」,說到底,就是「為讀這堆字的人而寫」,就是另一
個「似乎有內容,細想,卻沒有內容;似乎有意義,細想,卻沒有意義」的充氣
句子。
37. 「在世界中寫作」就是「在『大得幾乎沒有邊際的東西』中寫作」;「為世界而
寫」就是「為『大得幾乎沒有邊際的東西』而寫」。三腳貓,為什麼要為這個無
眼無耳的「大東西」寫作?因為:如果他為我寫作,我會看穿這文字騙局,會生
氣,會用藤條抽他,會要他為「世界」着想,重新回去上小學!
38. 文學,面對強權,面對暴政,有時需要隱晦,需要迂迴,甚至,需要變形和扭
曲;但含糊,冗贅,粗糙,不是文學的風格;就像三腳貓的腳印,不是貓科的風
格,是缺陷;缺陷,就是缺陷;把缺陷當成「風格」來推崇,再墊一個文學獎來
促銷,就是欺詐。
39. 真誠,就是老實面對自己的缺陷,面對自己的疏陋,面對自己的卑微;不然,你
就會為了掩飾這些缺陷,這些疏陋,這些卑微而膨脹,最終,脹成一尾河豚;大
海,不會記住一尾河豚,即使那是一尾被冠以「偉大」的河豚。
40. 巨石,有時候,會壓着種子,壓着好多好多的種子;然而,森林還在那裡;森
林,是種子最後也最動人的勝利。
41. 種子不反抗什麼,甚至,不反抗壓頂的頑石,他只是在石縫裡生長,他記得,也
知道自己是一棵榕樹;然後,有一天,因為根柢的強韌,頑石龜裂了,散碎了,
慢慢的,變回了泥巴;而種子,長成了樹,蔓成了林。
42. 推崇蛆蟲,把蛆蟲說成佳餚的人很壞,但壞得明白;更壞的,是把蛆蟲換上自創
的「學術名詞」,譬如,「後現代逆思考超文本條狀奇葩」,再導讀,再品評為
佳餚的人;如果這個人,這個奇葩的發掘者,還是個博士,是個教授,我們就會
因為「費解」而敬拜他,甚至有人會因為趕潮流,開始探挖箇中「奧義」;而最
荒唐的是,竟有撐傻了的,大呼:「這簡直是香港菜的代表!」
43. 不要認為「得獎就好」;辦獎,就得有評判;有評判,就一定出現以下情況:
三隻豬和兩個人同做評判,或者,兩隻豬和一個人同做評判,基於少數服從多
數,豬,一定會選出對豬胃口的東西;而這種東西,只能是豬潲。
兩隻豬和兩個人同做評判,或者,一隻豬和一個人同做評判,豬堅持要選心目中
的豬潲,人,不願傷和氣,一定會退讓,於是,又多了一桶獨領腥騷的得獎豬
潲。
44. 「如果十億人在同一個地方大便,那個地方就會多了一座高山。」這是「眾數」
的力量;「如果一粒榕樹籽落入一座高山,山再不毛,也會變得蒼翠。」這是
「品味」的力量。
45. 「目不識丁」是文盲,「文僅識丁」就是賽文盲;賽文盲,有時會成為學者,成
為文學奇才;然而,像賽螃蟹一樣,不是真貨,是一坨蛋白。
46. 一個字是字,兩個字是詞,三個字,可以是文章了;文章好壞,在於思慮的深
淺,在於駕馭文字能力的強弱;一隻只能駕馭三輪車的三腳貓,如果開了大卡
車,在曠野,在文化沙漠亂馳,別因為浮塵撲眼,就稱之為「風格」,視之為
「創新」;那其實是莽撞,是癲狂。
47. 一隻只會踏三輪車的三腳貓,發現「莽撞」能嚇唬人,就會用三輪車拖着卡車;
而且,裝扮成火車司機;其實,這只是一列欺詐的火車,由頭足類學者拽行,由
無知者的目光建構。
48. 三隻雞做評判,頒給蹩腳雞一個「高雞獎」,以為推雞上高台,就貶抑了鶴;但
鶴,依然傲立雞群;而掛着獎牌的雞,仍舊啄地。
49. 年來,常見騷人寫周夢蝶。周夢蝶寫詩,一邊寫,一邊在台北街頭賣雜誌,賣詩
集;該算是賣文字藝術品吧?騷人,光顧過,近觀過這小攤檔,就更像個騷人
了。想問:如果這夢蝶賣的,不是文字藝術,是石頭藝術,而且搬到樓上,開店
了;甚至,小康了,那會是怎麼樣的光景?騷人,還會說得那麼有滋味?憎人富
貴愛人貧。騷人,不僅騷,還臭得很。
50. 周夢蝶是詩人。但奇怪呢,我們的騷人,不能把詩的好壞說個清爽,就愛頌揚他
在台北街頭擺攤賣舊書,似乎這樣櫛風沐雨討生活,是他們遇上的天大的雅事。
好了,這事既然雅得可歌而且可泣,怎地卻不以夢蝶為師,為楷模,學習自力更
生?噢,對了,因為香港有「文委會」有待領的「文藝綜援」,撐飽了,拉出滿
坑騷屑,銜着草紙去參觀周夢蝶,雅人辦雅事,那才真夠爽利呢。

  
詩人鍾偉民創辦詩歌網站
〝新詩.com〞
內分「編者話」「阿民說」「詩園」「詩論」
「詩事」各欄,歡迎投稿。本詩刊電子版自34期
開始,附刊於此。敬請垂注。

《香港當代作家作品合集選‧詩歌卷》出版
本書黃燦然主編,厚400頁。收錄77家香港當代詩人作品。始於馬博良,而終於洛
謀。

《九月詩刊‧詩歌地理》第三輯推出「香港詩歌作品選」
由潮州韓山師範學院詩歌創作研究中心主辦的《九月詩刊》,其《中國詩歌地理》第三
輯於一一年九月出版。推出「香港詩歌作品選」。收錄路雅、陳慧雯、陳德錦、江濤、
君臨、鍾偉民、謝傲霜、鄭詠詩、蔡益懷、施友朋、魏鵬展、秀實共12位詩人作品。

《中華詩詞文庫‧香港卷》文稿徵集
「香港詩詞學會」將追隨「中華詩詞學會」之《中華詩詞文庫》建立計劃,進行
《香港卷》編製工作,徵集、篩選香港近代作家優秀作品,設立具規模及代表性之
文庫。余受該會委託,參與文稿徵集工作,故本刊現誠向各位吟客,收集作品,共
襄盛舉。
該會徵收凡例如下,敬望注意:
1. 徵稿種類:古近體詩、詞、曲〔限古典作品〕。
2. 徵集數量:最少5首,但不多於15首。作品交主辦單位評審委員會遴選、審定。
3. 用韻:請依《平水韻》、《詞韻》和《曲韻》等。
4. 作品必須依所屬韻文格律體例,如近體詩需遵近體詩平仄格律。而拗救規例,則
依古例為宜。
5. 排版形式:律詩、絕句兩句一行。古風和詞、曲,首句和上下闕之間空兩格。
6. 請投稿人同時附上「簡歷」及「正規獨照」作簡介之用。
7. 「簡歷」應包含姓名、字號、生卒年月、籍貫、性別(只標女)、民族(只標少
數民族)、原在職期間最高職務及主要著作。
有意參與義舉,望於本年底(2011年12月31日)前把尊作電郵至本刊郵箱:
artland_hk@yahoo.com.hk並請註明「《中華詩詞文庫.香港卷》文稿徵集」。謝謝。

《揚子江》詩刊徵稿徵訂

《女子十二詩坊》出版
本書由「詩歌與人」出版,黃禮孩主編。內收當代國內十二家女詩人作品。包括紅線
女、月牙兒、竹枝因、秋臨、今今、櫻海星夢、張潔、雨小朵、簡小莫、舍顰、子
桑、谷殼子等十二家。書前有黃禮孩《她們因此活得優秀一些》,書末有丁發星《詩
坊青花十二瓷》和《十二女子詩坊綜述》共三篇相關文章。2011年7月出版。

《圓桌詩刊》訂購表格
緊密 平等 開放
優質 量度 自由
訂購表格
《圓桌詩刊》是目前香港唯一的純詩歌刊物,零三年創刊,以季刊形式出版至第
三十二期,深獲香港文壇詩界好評。
《圓桌詩刊》與國內和台灣的詩壇保持良好的聯繫,國內南京《揚子江》、珠海
《情詩》、潮州《九月詩刊》、深圳《好漢坡》等詩刊,台灣的《創世紀》、《乾
坤》、《秋水》等詩刊,均與圓桌詩刊互換交流。
訂購下列四期《圓桌詩刊》,每期港幣35圓,折合140圓,優惠120圓並連陸路郵
資。請連同劃線支票(抬頭〝梁新榮〞)郵寄:香港中區郵政總局信箱13220號。
(請在空格內加上v號):
2010/03 2010/06 2010/09 2010/12
28期29期30期31期
□ □ □ □
2011/06 2011/09 2011/12 即將出版
32期33期34期35期
□ □ □ □
訂購者名稱  
電郵(可不填)
訂購者地址  
(寄刊用)

稿例
本詩刊各欄均歡迎賜稿,特別是有關本港的新詩評論,包括詩人論、作品論、現象
論等。 來稿請用word或純文字檔,標點符號全形,電郵至:
roundtable28@hotmail.com

psc518053@163.com
來稿請附個人聯絡地址,作品一經發刊,則奉寄乙冊。
投稿詩作不得超逾三首六十行,評論稿不得超逾五千字。因來稿眾多,請自覺遵守。
稿件文責自負,與本刊無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