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死亡

語凡(台灣)

原以為
粉碎性骨折和顱內出血
可以自領死亡
沒想到兩位穿制服的女生
(女警及女護士)
猛喚醒 且要我報上名字

圍觀中
年紀讓人聯想危急
加護病房緊縮在安全的一側
重複答覆「你叫什麼名字」
心想是閻王問,還是上帝問
有夠Low連景陽崗英雄都沒見識過

醒來
單手曲起拇指劃過鼻樑
細細問過 阿彌陀佛及阿門
一個無神論者遞出虔誠的心
等待充斥盲者的城市擲出骰子

獨自入夜的手掌
終於被緊緊握著,我的血液
告訴我:那是可以信賴的溫度
於是,安然與夜一起走出死亡

PS.3/4日夜騎機車遭沒剎車的轎車猛吻,以為完了,結果搖晃及高分貝的問話將我喚醒。今天是拆線的紀念日,再寫一首〈逃出死亡〉聊慰慶幸。

1 則留言

  1. 蔡大哥:
    我是張老師,我們一群山友都在詢問你的消息,意外在網路上看到這則新詩,方便請用email 跟我聯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