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什麼存在感的新家人小忍

雪里

小忍今天依然安靜的在陽台一隅,陪著程玄佐跟賢墜名。

程玄佐當天在一日結束之時抱著流淚的賢墜名,心中所想的都是要想辦法讓她的心情好起來,為此,他可以做什麼呢?還可以做些什麼呢?

他只是不斷地撫摸著她的短髮。

那日的來臨, 所幸是個晴天。程玄佐忍不住臉上的笑意,在墜名出門前跟她說,「今天回家,會有驚喜。」墜名半信半疑地回說,「玄佐你,我了解得幾近透徹,你真是一個藏不住秘密的人哪。」

「在妳還沒回家前,就會感到開心,那就是這些陰雨綿綿的日子以來,我所求的最大願望了。」程玄佐彷彿很有把握地露出他最開心的笑容,彷彿真的很開心似的,賢墜名面無表情,看起來根本不像是喜歡程玄佐的人,但是程玄佐對她滿滿的喜歡,還是觸及了她心中微微的希望之鄉、柔軟之處。

「我出門了,不要太想念我。」賢墜名害羞拋下很有她的風格的情話,快步走下樓梯下到一樓。心中生出對程玄佐的感激,不管玄佐他的努力,有可能不夠格,有可能力道不夠,但僅僅是這份心意,就足以令她溫暖起來。看呀,草木葉子上露水的生命由陽光主宰,淚水的記憶也將由對希望的期待感來封印。

徒步走過街區,賢墜名的靴子很有韻律感的踩出腳步聲,這是平常在雨天所沒辦法做到的事情,因為雨天路面會有水漬。賢墜名以各種方式認識到、接收到,夏天很快要來臨了,晴朗的天空將如明鏡無一絲雲,那就是,能使人因為陽光而熱切起來的季節。「戶外的音樂會,屆時一定要幫玄佐搶票。」不禁冒出了這樣的想法。

程玄佐的笑臉,她也許久沒有見到了。不知不覺思考著程玄佐呆萌的模樣,心裡還是感覺傷感。程玄佐的能力不夠,但什麼也都第一個想到她,她真的有那樣好嗎?值得這樣好的程玄佐,如此一心一意的保護嗎?

韌子覺得今天的程玄佐特別上心,他越來越幹練了。用飯的時候,程玄佐不等其他人來招呼他,走到韌子身旁坐在圍牆上,說,「韌子,我前一陣子沒什麼精神的時候,上頭有說什麼嗎?」

「我覺得你的沒有精神,或許只有幾個人看的出來,你總是很努力符合工作夥伴們對你的寄望與期待。」韌子轉頭看著高處的他,因著玄佐信賴他的發言,而感到了一點喜悅。

「我喜歡的人,無論在我的面前是如何脆弱的模樣,也一樣努力符合她的工作夥伴對她的期望。」玄佐看著遠方。「甚至,她有時候也不希望讓我看到她的脆弱,我……多希望她可以多信賴我。工作很辛苦,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事情,韌子,你也是個好人。」

「怎麼突然這麼肉麻兮兮?」

「哈哈哈,但我覺得仔細觀察過後,會發現你也不是討厭肉麻話的人嘛。」

「程玄佐你夠了喔。」韌子卻也看起來開心。兩個人埋頭吃飯。

賢墜名在今天出門前,看見了程玄佐的笑容。但當她在回想時,不知不覺夕陽已經把如明鏡般的天空,染成某種溫暖的霞紅色了。體貼的逢子一星期前在明白事理之後,幫忙讓學弟轉到另個部門了。墜名不想當壞人,但是因為自己冷漠以及些許無情的個人特質,她發現自己的溫柔,只有程玄佐及逢子明白。那名學弟的作法,明明也只是為了自己的媽媽著想,但她已無法如最初那樣,自然的跟學弟相處了。

想到這邊,考慮起這些話如果跟玄佐說,只是徒增他的心疼而已,那麼,她寧願只貪戀他的懷抱及撫觸。

抱著一個人,原來是這樣令人依戀的事情。

「哎呀,怎麼就掙脫了我的懷抱呢?」一句另個當下的話語,讓賢墜名回過神來,她抬起頭,望著聲音的主人,夕色下的側臉。

「雪兒、薩兒,我說你們怎麼都這麼耐不住性子。」程玄佐及賢墜名故鄉的朋友旅行者奶奶,看著一直幫忙照顧著的貓兒雪兒跟犬兒薩兒下驛站馬車、奔向牠們最喜歡的賢墜名。墜名呆呆地看著雪兒跟薩兒奔向她,心裡想的都是程玄佐。是程玄佐安排奶奶跟貓兒狗兒來見他們的,是他。

「賢墜名,好久不見。」舊旅行者奶奶親暱的呼喚著她的名字。「雪兒!」「薩兒!」「奶奶!」賢墜名露出好久沒有、幾乎已經被她忘記方式的笑容。她驚呼!逢子在一側看到墜名跟認識的親友家人重逢,也盈盈地笑著。

墜名的貓兒雪兒親暱的在她的腳邊磨蹭,玄佐的狗兒薩兒也開心地吠著,故鄉的舊旅行者奶奶,還是一樣神采奕奕,只是,似乎有些疲倦,作為旁觀者,逢子其實不知道他們趕了多遠的路程,不過鐵定不是短距離。

「要不要早退啊?」逢子開玩笑說。
「不,逢子,我有我的堅持,我是無論如何不會早退的人,縱使我很開心,高興到不行。我也不會拋棄我的工作的。但是,我的心中終於還是會有猶豫呀!」

逢子聽賢墜名話說得輕鬆起來,默默了然於心她真的很雀躍。墜名能放下剛強的一面,讓她明白她也有猶豫之時,也就是對她的信任。

「美人兒看向這邊,我好像拍下了不錯的照片哦。」程玄佐不知道什麼時候笑嘻嘻地冒出來,薩兒朝他吠吠叫,高興地撲到主人的身上。玄佐揉揉牠,「臭薩兒,有沒有每天想我啊!哈哈哈,你太熱情了啦!」

整個驛站充滿著溫馨的氛圍,逢子暗中幫忙把不相關的工作夥伴們支開了,然後讓程玄佐有辦法來到這個現場。

賢墜名好久沒有這麼快樂了,她有好多話想說,但是只帶著矜持說了一句,「怎麼每個人都這麼狡猾啊。」她的表情,既開心,又好像努力忍下不讓自己看起來太開心。

墜名的臉紅了,程玄佐走近,輕輕與她十指相扣,給了她一個深深的吻,依依不捨放開她之後說,「我們大家,全部都很喜歡妳喔,妳是被家人鍾愛之人。」

賢墜名沒有想到程玄佐已經在這些相處的日子裡,摸清楚她的脾氣,知道她需要什麼,想聽什麼樣的話,他跟以前不一樣了,「我……你……你變可靠了。」

「因為我是妳的家人,家人會想要保護家人。」程玄佐拍拍墜名,說,「我們待會一起回家吧。」

「奶奶,妳來的時候有經過弭村嗎?我跟妳說喔,那邊……」賢墜名專注地看著程玄佐跟奶奶聊天,覺得喜歡他們,覺得信賴他,她想了很多,還是回到辦公的位置想回到工作模式整理桌面,連東西放在平常不該放的位置,也都沒有察覺,就是默默帶著感情聽程玄佐的聲音,當然,墜名沒有發現自己更喜歡他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